穆瑱

I can't be a guardian right now because of reasons

哈哈哈哈哈哈!和我爱的小姐姐第一篇产出,几个月没消息我其实是爬坑了(不是)请小伙伴们支持!!

牧牛机动队:

首先放上授权和链接:


授权:


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84918?show_comments=true&view_adult=true&view_full_work=true#comments


以下声明:


这是AO3上一篇超超甜的文,之前有太太推过,但是因为我们俩是第一次合作&翻译所以有任何希望大家多多包容>< 好啦 请小伙伴们看文啦!


———————————————————————————————




作者:Darkanny


译者:牧牛机动队


概述:“嘿,我是Jack Frost, 我不能接受这份工作,因为如果我现在,立刻,不能回家照顾某人的话,我的男友一定会杀了我!请在‘哔’声后给我留言.”*Beep*


第一章:


 


所有的动静都停下后,Jack从麻袋缝里偷看,直到他眼睛里的怒火吓走那些围着他打转的圣诞精灵。然后他听见有人喊安静,并且看见了那些人,那些他认为最不可能绑架他的人,正站在自己面前。


“他来啦!”Santa——或者曾经是被怎么称呼的,North?——宣布道,并张开双臂以示欢迎,【虽然Jack并不吃这套】Jack Frost!”


Jack成功爬出了粗麻袋一半,他盯着面前的矮个沙人,以及North身边闪烁的,朝自己回头看的牙仙。当两个小雪人抓住他的手臂并试图把他举起来,好让Jack完全从麻袋脱离,并且重新站起来时,Jack大喊,毫不理睬其中一个小雪人轻拍他的背,“你们在逗我呢?”


“我希望小雪人们让你觉得宾至如归,”North说,尽管这听起来像是个问题。


Jack带着一种阴沉的怒气笑起来,“是啊,”他用脚把自己的魔杖钩回手中,并向前一步,把它置于肩前:


“我很喜欢被塞进一个大麻袋,接着被扔进传送门里!”他说完后对着这个络腮胡男人又皱眉又瞪眼。Jack现在还有其他事情急需去做,如果他再浪费一秒钟就等着被干掉吧。


North只是大笑着继续介绍,复活节兔子Bunny—他看起来关心自己的爪子胜过客人,沙人和牙仙。在成功把牙仙的手指和小牙仙们都从自己嘴里赶出去后,Jack举手试图安静一会儿,好从守护者们给他的“恰到好处”的惊喜中缓过神来,因为他们本着Jack会让他们聊个痛快的精神,譬如他清楚现在的情况吗?


“啊是的,这次聚会好极了,但是,”他挥着手想找到合适的词,“…好吧,实话是,我完全没有头绪你们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


“我们也在怀疑这个问题呢,”Bunny咕哝着,仍然把关注放在他的爪子上,像周围的东西都不存在似的。


“—我只是希望你知道,”冰人继续说道,在盯着兔子时极力控制措辞,“那就是我真的需要离开这里,立刻马上现在,”他环顾其他守护者,试图让大家明白这一点,“好吗?所以,如果你们中有任何人能向我指明最近的窗户,那真是谢天谢地。”


Sandy高兴地点点头并飘起来,但被North一把按住了。小个子只好气喘吁吁地去追逐离他最近的扛着一盆彩蛋的雪人。


 “Jack,你应该多待一会儿,”牙仙按着自己的胸脯,绕着青年疾飞,“我们真的很需要你,”围绕在她四周的牙仙宝宝们点头,叽叽喳喳地朝着它们的女王叫。


“而原因是,你是被选中的,”North吼道,令人不安地挪动着他纹了纹身的手臂,


“什么——选中干什么?”Jack完全迷惑了,他之前一直安静地在Burgess附近漫步,没有打扰到任何人,随后一些噪音引起了他的注意而他发现自己被袋鼠①赶进一条小巷,还没来得及让他为自己开脱就被小雪人们抓住,并且用他三百年内见过最粗糙的绳子捆住他。他有其他的地方要去如果不是被带到这里…


“我的朋友,”那个愉快的人说,以一种严肃又带着奇怪的自豪的声音,“你被月中人亲自选中!你, Jack Frost,现在是一名守护者!”他大声地宣布完这件事后,成千上万的小精灵从不知道什么Jack不想去了解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些拿着喇叭演奏,伴随着小雪人用指挥棒随意挥动开始了一场明显是有预谋的方阵,而甚至一些牙仙宝宝也以Jack从未见过的最古怪的仪仗架势参与进来。


Jack试图避开任何靠近他的人,同时留意那些试图给他穿上一双可笑的蓝色鞋子的小精灵,当他往后退,为了避开小精灵们捧来的夏威夷项链时,一群雪人抓住了他但是被他甩开了。然后他看见另一个雪人拿着一本厚厚的书朝North走去,他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


当North准备开始有关成为一个守护者意味着什么的演说时,jack把他的木杖举到空中然后用它猛击地面。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听,谢谢。


小精灵在地面结冰时滑散开来,在飓风的呼啸中守护者们和雪人们失去平衡,惊讶地看着他。


“是什么让你们觉得我想成为一位守护者的?”Jack问道,因为没人询问他对此的意见而生气。


Santa睁大眼睛笑着看着他,他笑得太大声以至于Bunny也被传染的笑了,在想起面前是谁后立刻停下笑声,换上惯常的不屑一顾的表情。“你当然愿意。”Santa轻快地说,“音乐起!”


“音乐停!”Jack赶在小精灵再一次演奏前命令道。这让他们中的一个把乐器丢掉,生气地开始跺脚了。“听着伙计们,我真的非常感谢这个机会,但…事实是,我不想成为一名守护者,我不是干这个的料。”


“这正是我所说的!”Bunny说,一边有意指地肘击North。


“除此以外,”Jack补充道,老天啊这毛球永远说个不停,“我一个小时前就该走了,所以如果你们可以靠边站——”


“但Jack,这是非常重要的事!”牙仙喊道,在他走到那个在房间中间缓缓旋转的巨大的地球前飞近他。此时球上的闪烁的光线落在每一块大陆上。哦,先前Jack倒没看见这玩意儿。“你看,每一个光点都是一个孩子。”牙仙说道。


“每一个相信我们的孩子,”North补充道,这一次他的表情变得完全的严肃,声音缓慢而柔和,“而作为守护者,我们的任务是去保护他们。一个新的威胁已经出现了,而且似乎Manny认为你是最适合这份工作的人。”


Jack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深深地叹了口气,将一只手搭在脸上,看上去一下子疲倦了许多,“我知道,我知道,但是就像我说的,我真的不认为我适合这份工作,而且我必须现在就离开了不然——”


“或者会如何,伙计,是什么事情这么重要让你必须要离开,”兔子气愤得说,他跳跃着靠近冰人,“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在我允许你走之前我们不能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你身上却一无所获,我认为你无论需要做什么都可以再等待一会儿——”他的话被打断了,在房间的中间,Jack的正前方,一个小火球从不知什么地方冒出来,出其不意地抓住了所有人的关注——除了Jack,他只是畏惧地退后了一步。


火球慢慢展开,从中出现了一只绿色的,有着弯曲的角和巨大的,扇动的翅膀的蜥蜴——不,是一条龙。


它四处搜寻直到找到Jack,然后用某些想必Jack能理解意义的尖叫和咆哮来回应Jack的点头和回答。


“我知道,我只是——听着我不是故意的,我发誓,只是这群绑架我的…什么?不!当然不是,我从不会故意不做….好吧,去告诉他我会尽快赶到,”他挥舞着送龙离开,但它却开玩笑似的和他的手指玩,随后变成一团火消失。


Jack叹了口气,揉了揉前额,看着那些目瞪口呆的守护者们。


牙仙已经停止飞行并且把脑袋歪来歪去,Sandy已经在一分钟内打了许多手势,而North甚至没注意到书已经掉在了自己脚边。Bunny,前一刻还曾在Jack面前,已经跳到房间的另外一边蹲伏着炸毛了。


如果他不是已经如此倒霉的话,Jack会笑出声的。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如你们所见,我回家后已经是一团糟了,而我不想让这变的更糟糕。”他嘟哝这,没精打采地依靠着他的木杖,而四个守护者正在走回他们原来的位子。


Sandy耸耸肩,他并不介意会议推迟一会儿, 牙仙对此有些顾虑,但Bunny再次小心翼翼地走回了龙出现前他所处的位置,好像怕它会再次出现,并且烧焦他的胡须。


“听着孩子,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如果你认为一个小把戏能让你脱身,那么我——”牙仙倒吸一口冷气打断了Bunny的话。Bunny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戳他的后背,而Jack瞪大眼睛,脸色更加惨白的瞪着那里。他跳了出去,转过身去看那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那个“玩意儿”原来是个男孩,一个看起来没比Jack大多少,只是稍微矮些的男孩。他脸上满是雀斑,红褐色的头发勉强盖住他不悦的眼睛。他似乎穿着一件由落叶以及绿色和棕色的布料做成的衣服,胸前挂了个鼓囊囊的口袋。而且…他有一条金属腿?


“抱歉,”他说道,并瞥了一眼Bunny,然后走到Jack面前,瞧,这个男孩甚至让冰人后退了几步。“你还在这里干什么?我让Sharpshot来找你,然后它回来了并告诉我什么?你正和一伙人呆在一块儿不准备回来?”


“嘿!我从没这么说!”他看着面前狂怒的人,然后转向在沉默中惊讶交谈的守护者们,“他们可以告诉你我正要离开,我发誓!”深褐头发的男孩一踏上Jack周围冻结的地面,冰就随即消融。


“拜托了你……”


“嘘——”Hiccup说,他竖起手指。只花了几秒钟时间他就从愤怒调整为笑面相迎几位守护者。


“非常抱歉闯入你们的家,我的名字是Hiccup,我是秋天的主神②这个白痴(“嘿!”Jack抗议了)必须现在回家一会儿,我只是捉他回家。”


North眨了眨眼,然后突然鼓起掌来,嘴里爆发出笑声:“我明白了,既然这都是误会,你看,我的朋友,我们这里正在举办一场非常重要的会议,而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就——”


“我不愿意。”


有那么一会儿,大家一片沉默,只有Jack非常轻的哼声传出来。


“抱歉?”North缓慢地问,他看着秋之神,还没有理解状况。


“我说不,”Hiccup轻快地重复了一遍,牙仙正要说些什么,但她随后注意到Jack缓慢地摇着他的头,试着传递出一个字也别问的信号“我在南半球非常忙碌,而我需要Jack照看家里的事情。“


“听着孩子,我知道现在的重点是什么,”Bunny说,他试着从他对秋天的理解来明白秋之神。“但即使我不同意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冰人现在也需要呆在这里,甚至在接下来的几天,直到——”


一阵沙沙声打断了他,Jack和Hiccup立刻把注意力转移到正挂在Hiccup胸前的口袋里,一声啼哭穿过空气。


“噢 不,”头发颜色深的那个说,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袋子并朝最近的椅子走去,Jack紧挨着站在他身后,看着袋子,挤出一个小小的微笑。“不不不,嘘,没事的,无牙仔!”他朝着Jack刚打开的窗户喊,


 在一个黑色的大家伙,企图用它的爪子抓着外墙,爬上旁边的建筑物的东西进入房间前,它就用刺啦声宣告了自己的存在。那头龙把它身上的雪晃掉,就匆忙地到Jack和Hiccup身边,温驯地在Hiccup身边躺下。它允许Jack蹲在旁边寻找它背上的马鞍袋子里的东西。


守护者们决定站在一定距离外,好奇地看着hiccup把手伸进袋子掏出一个小小的襁褓。他用臂弯护着这团蠕动哭泣的小东西,但被轻轻摇晃时,它哭的更厉害了。


Jack拿出奶瓶后拍拍无牙仔的脑袋,站起来把它递给Hiccup,后者则立刻把奶瓶放在怀里的孩子手中,然后四周就只剩下了吮吸的声音。


仿佛注意到了突然的沉默,Jack抬起头,对守护者们眨了眨眼,他们已经悄悄朝Jack靠近,几乎出神地看着孩子安静地躺在冰人的怀里吮吸乳汁。


牙仙对宝宝温柔地说话,她把手放在脸颊边似乎试着一直对宝宝笑,Sandy做出一个又一个小沙人,North正尝试着平静地搞清楚情况,而Bunny…


Bunny在….微笑?他看着这个孩子,仿佛他所经历的无数年里看到的所有奇迹都无法与宝宝安静地吮吸瓶子的场景相比,Jack笑了笑,他把目光投向了Hiccup,后者正忙着照顾宝宝以至于无法注意其他任何事情。




——————————————————————————————






 “所以你必须离开,是因为你男朋友需要工作而你需要照顾你们的孩子,对吧?”Bunny问了他毛茸茸的胳膊中抱着的小男孩五次,同时小心地摇晃着它。


“是呀,你在Burgess开展整件追捕事件的时候我正准备离开的。一场明目张胆的绑架显然不在我的夜晚活动之内。”Jack说话时正坐在椅子上,而坐在他大腿上的Hiccup正像一只鹰一样盯着Bunny,看这个鬼精灵如何照顾他们的儿子。


小Eril吃完东西平静下来后,就对周边的新人和新事物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他用自己胖乎乎的手摸了摸羽毛,拔了拔胡子,打散沙人,最后贪婪地攥住那只像家里的某个玩具一样的大兔子。


Bunny完全不是被迫,而是很高兴地抱着小婴儿,他摩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在整个地方回荡,宝宝玩着他胸前的回旋镖皮带,安静了下来。


同时,Jack则必须解释这个小奇迹是如何发生的;他们与阴影女巫的一些过节是如何以一个他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的诅咒结束的,当Hiccup莫名其妙有了一个孩子后,女巫的诅咒就消失了。


事实证明,Jack作为冰的化身,但“死去的灵魂”不代表他会畏惧一个新的生命的到来,尤其是那来自于他和他的爱人。


事已至此,女巫大发雷霆,逃到连Bunny的隧道也找不到的地底,虽然这事实上也算一种解脱。


Eril咯咯地笑着,晃着他的手。在hiccup站起来之前,Bunny就让自己的一只耳朵落在宝宝面前,让它小小的手去试着抓住耳朵。Hiccup叹了口气,笑了笑,并在Jack亲吻他的太阳穴让他平静下来时,握住对方的手。


“放松,他在这里很安全,”Jack在他耳边呢喃,他眼里充斥着满满的暖意,Hiccup则轻哼并靠着他的肩膀。


“我知道,只是不让他在我怀里实在太困难了,”他说道,并注意到他的儿子在被小心翼翼缩回爪子的毛茸茸兔爪包裹住拇指后露出一个粘人的微笑。“无牙仔不想和我去巡视,除非你回来照顾他。”


龙抬起原本放在爪子上的头,懒洋洋地盯着它的骑手和他的伴侣。然后它打着哈欠,摇摇晃晃站起来走向点燃的壁炉,挪到里面燃烧的火焰和木头上,Jack笑着搂住了自己的男朋友,微微摇晃。


“你想现在离开吗?我认为你已经很成功地推迟了这场会议。”他看着伴侣的绿色眼睛正望着自己,思考着这件事。


“让我们…再呆几分钟吧。至少等到Eril累了,不会在回去的路上有小情绪。你应付不了这个的。”


“嘿,我非常能掌握我儿子的脾气,谢谢你。”


Hiccup“哈”了一声,怀疑地挑起眉毛。Jack撅着嘴回应他而Hiccup则笑了起来。他转了转眼睛,拍拍Jack的手臂以获得自由重新站起来,Jack也立马跟着他。Jack一站起来,Hiccup就搂住他的脖子把他再次拉坐下,并轻轻地吻了他一下,然后转身朝Bunny走去,小心翼翼地把宝宝抱在怀里。Bunny似乎对让他走很不情愿,而Jack永远不会承认这一幕有多可爱。


“好吧,我想是时候走了,”他说道,一边拿起他的木杖,摸摸Eril只有稀疏的棕色头发,几乎是光头的小脑袋,“那么,如果你们还想让我加入,给我寄一封信,好吗?我接下来几个月会非常忙。”


 “我可以帮忙照顾宝宝,”Bunny脱口而出,在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一秒,他的热情就立刻退缩了。


 Hiccup笑着拍拍他的胳膊,“谢谢你,Aster,但Jack现在可以掌握一切了。”好像在证明他的话,Eril抓住了Jack的连帽衫,把自己拉到他安全的怀抱里,冰人用鼻子蹭了蹭他,并亲了亲他的小脑袋,“但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Bunny看上去有些垂头丧气,但他还是点了点头,跳远走开留给他们更多空间,而现在无牙仔也从火焰里出来,等待着它的主人跳上去一起回家。


 他这样做了。当宝宝被送回到口袋里并准备好离开时,Jack站在他们身边准备和他们一起飞,龙跑向窗户关掉它以免冷到宝宝,然后它等着Jack在告别后重新打开它,也等待着Hiccup完成他自己的告别然后跳出窗户进入夜幕。


 Jack留了下来,和守护者们至少在欢乐的气氛下结束了这次会议/绑架,而,嘿,Bunny看起来甚至比Jack更高兴,他甚至和Jack握手言和,喔,孩子的力量。


 在最后一次挥手后,Jack跟着他伴侣的脚步飞离窗口,他的影子正对月亮而落。


 North关掉窗,开怀地大笑,“哈,我们可以等一等,谁猜得到呢?我们最后可以赚到至少一个连的盟友.”他大声地对身后的守护者说。


 Aster咳了咳,他搔搔脖子,“你认为那个小男孩也会来?”


 爱开玩笑的那人大笑起来,“老伙计,这一切都结束后我们可能要给你找个自己的孩子了。”


 Bunny气愤地深呼吸,交叉双臂,但最后还是喜笑颜开。


 


——END


 


注解:


① 关于袋鼠:大家都记得守护者联盟中Bunny被戏称成袋鼠吧,没错就是这个梗。


② 秋天的主神:原文是the Chief Spirit of Autumn,并不知道为什会有这个设定,求小伙伴们告知


 


碎碎念: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以及再次说明这是我们两第一次试翻~如有问题请轻拍,第二章也会尽快奉上,如果大家吃好喝好喜欢的话,请给我们小红心小蓝手鼓励(^U^)ノ









评论

热度(45)

  1. 穆瑱牧牛机动队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和我爱的小姐姐第一篇产出,几个月没消息我其实是爬坑了(不是)请小伙伴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