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cp】Legolas梦游仙境(二)———天生一对番外

借梗说明表示大王基妹心灵相通梗是很久以前在AO3上看到的,感觉特别棒但实在不记得是哪篇了,这里借用一下
这一章有很多暗示啦,小天狼出来打了个酱油很快会让基妹出现的,嗷嗷嗷没人回复我好寂寞呀qwqwq
下面正文
荒凉的平原似乎没有尽头,阴暗而灰黑的天空充满死寂的气息,唯有远处一棵参天大树伫立着,粗壮的枝叶几乎遮蔽天日,隐约看到金色或银色的树脉在树叶中闪动,树根盘踞在艰涩的硬土之中,然而几许清水从地底下漫出,并且细细密密汇集贯穿,最后形成一条通向世界另一端的清泉,远处地面微微颤动,并不时发出慢而模糊的摩擦声。世界仿佛静止了,直到世界之树顶上的树叶丛发出沙沙的轻响,然后一个金色的小脑袋冒了出来,随后是一双白白净净的小手,一个小精灵疲惫地喘着气,他将双手搭在树洞上,一只拥有双色眼睛的棕色小松鼠从他背后爬到他肩上,随后发出吱吱的叫声,Legolas这才抬起头端详自己面前的一切,
“———维拉在上!不是吧!”他目瞪口呆地注视着面前陌生的世界
把思绪倒回一些,更早些时候,在绿林王国即将迎来欢庆的前一晚,在精灵王子带领他的好朋友溜出晚会的那一晚,在魔法男孩遇见年迈巫师的那一刻,Legolas有史以来最不平凡的一个生日就拉开帷幕了,他不太想回忆自己是怎么和林谷双子一起兴奋地听Mithrandir,他ada空中的灰帽骗子怎么在烧的旺盛的蜡烛旁为他们讲述一个个魔法故事,烛光照在男孩们因好奇兴奋而瞪大双眼的脸上,巫师循循诱导地告诉他们一整个未知的(精灵王和领主夫人们禁止的)世界,他讲述给他们一个又一个神奇或勇敢的魔法师,表演给他们精彩的烟圈表演同时和他们讲讲主掌火与热之神的故事,在男孩们的好奇心爆发到极点后,他骤然声称,精灵王子不知名的母亲,那个杳无音讯的王后,就是这样生来富有极大天分的人,同样这继承在Legolas身上,
“这就解释了你身上发生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是什么啦!”Elladan看起来想要扑倒Legolas,他兴奋地扯着哥哥的袖子吼道,“这真不敢相信,我是说我一直在和一个维拉交朋友!真正的,来自蒙福之地的小王子,”Gandalf在一旁只是眯着眼笑笑,
“你为什么不试试呢?想我说的那样,集中你的注意让蜡烛上的火变出些花头来,”他布满皱纹的眼角微微上扬,Legolas兴致勃勃地凑到桌面前,林谷双子主动让开道,三个小精灵紧紧盯着桌面上的蜡烛,Legolas在他们闪亮的眼神中闭上眼,他脑海中似乎隐约出现这么一团火,在可以感受到的地方传来的热,我可以控制它,莫名其妙地他就突然那么想,随后他睁开眼,
在精灵们和两个巫师的屏息中,烛光暗了下,随后烛火似乎张大了些,一个跳舞的小小火人,或者类似的东西爬下蜡烛,它愉快地在桌面上转了一圈,身上的火花飘着,随后他轻轻弯下腰夸张地向Legolas的方向举了一躬,就消失了,
“是Bilbo!”男孩们认出了那个身影,他们没注意到身后的Gandalf和Radagast对视了下,同时藏好袖管里的魔杖。自然而然的,在发现Legolas非常了不起的天分后他们的话题也就绕回到那位消失的神秘王后身上去,刚才火焰把戏的成功似乎让Legolas对nana的好奇和执着达到一个空前绝后的高度,要知道,在他有生以来的一百年里,nana的形象一直是ada避而不谈的叹息或愠色,或者是已经被风化的,树立在林地王国入口那尊看不清面孔的雕像,从没有此刻nana给他的温暖更亲近过,透过自己的手,透过那个跳动的小火人,流在同样血脉中的魔法像一个突如其来的盛大礼物那样摆在他面前,从心底而生的温暖与骄傲几乎淹没了他,伴随着同样疯涨的思念,
他迫不及待地想了解他的母亲,哪怕是从陌生人口中蹦出的只言片语。
望着Legolas闪闪发光的眼睛,Gandalf沉默了片刻,但很快他回过神,并望着桌上的烛火缓缓道来,
这是一段渺为人知的故事,有这样一对特殊的伴侣,他们身处在两个世界,彼时还年轻而孤独的两人同为那两个世界各自最尊贵的王储,他们透过两棵同样伫立世间的圣树,来讲述自己不为人知或难以开口的喜怒哀乐,其中一个是神诋的孩子,心疼他的母亲,另一个世界的神后对她的孩子许下一个祝福,世间将会有这么一个和他灵魂完全契合的人,他能倾听他内心的一切,亦能敞开心扉让他走进自己的心底,他们将会以一种最紧密的关系连在一起,
祝福的福光消失了很久后,直到有那么一天,那尔贝希尔树下走来精灵王Oropher年轻英勇的独子,林地王国的王子Thranduil,他踢着石子走到了那棵要十人合抱的参天大树下,仰着头,又身手敏捷地爬上红火之树最高的树枝,年轻气盛的王子满怀怨念地对着飒飒风声诉说自己的不满,却意外栽进从未打开的树心之室,在狭小的空间里他爬起身懊恼地拍拍身上的灰,却突然听到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声音,
Who are you…那清亮而腼腆的声音无端在他心中响起,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巫师们被吵着闹着的精灵们要求带去树底下看看那个神奇的树洞,把脸埋进灰袍巫师帽子里的小精灵却听到对方重现开始那个故事,他们离前面的褐袍巫师和两个叽叽喳喳的林谷双子很远,
“但树心之室不是对谁都开放的,有史以来只有King Thranduil一个人踏进了那个维拉所说,“能够窥探世界”的地方,而他在不久以后也再进不去,也找不到原来的地方了,
“你ada有太多原因没法告诉你整个故事的原因,我也同样有一个理由,我们的时间不够了,树心之室只在特定的时间会出现,如果没算错的话下次至少是三四百年后了,我来不及向你父亲说明缘由就先带你到这里了,我有一个大袋子要给你,里面装满了所有你可能需要和我想得到的东西了,Legolas殿下,我想你不得不踏上这趟旅行了,”Legolas一下子警觉起来,他看着巫师身下的地面,他们已经在树中间一半了,
“这或许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你nana可不来自蒙福之地,他来自另一个世界里神诋的国度,他就是火神与魔法之神,而你现在需要去带他回来,我们所有人都这样认为,你是最有希望的了,”老人的声音被耳边一段段风声打得断断续续,
“什么?!我们!”“所有白道巫师会,中州的智者们,你父母的朋友们,”Legolas惊讶地看着自己杯放在树枝上,然后腰间系了一个小袋子,他身后时双子吵闹的声音,“我们也就知道那么多,你父亲的能力很可能随着年龄已经消失了,你母亲的也是,我们甚至不知道你母亲在哪里,到我总觉得你会成功的,”他狠狠吸了口烟,然后揪住Legolas的领子,Legolas感觉自己被拎离地面,他看见底下几米迅速赶来的双子和Radagast,“你要出发了,时间不够了,准备好了吗?”“什么?只有我吗?”Gandalf最后一次平视着他,浓密的雪白的胡子和眉毛随着他说话一动一动,
“是的,Legolas,这条路只有你能找到并进入,”然后,他像丢一片叶子或别的什么小东西那样,把Legolas丢向大树,Legolas耳边分明传来了风声和Elrohir尖锐的叫声,“啊!维拉……Legolas小心!”预料之中背部受到撞击的感觉似乎没有传来,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跌落到一大簇树叶里,然后居然掉进了一个不算大的树洞,还没来得及抓紧树躯就迅速掉落下去了,像一片羽毛那样轻柔的,耳边传来头顶巫师的哼声,
“家园已在身后…世界尽在眼前…"“Legolas!你这个坏巫师!”然后他感觉自己在黑暗中持续坠落了一会儿,并且听到自己断断续续的叫喊声,精灵王子很狼狈地着落了,他重重跌落在…一团柔软的绒叶中。
他睁开眼,看见头顶几尺出穿透进来的光,没搞懂自己是怎么回事,直到肩膀上钻出来的小动物吱吱地叫了一声提醒他,Legolas发现自己的生日礼物也被一块丢进来了,他没怎么考路就爬进那个光源,随着满手黏糊糊的青苔,没过多久就到了,他趴在树洞看整个陌生的世界,
“我到底在哪里啊!?”
头顶突然落下一个苹果,Legolas吃痛地叫出声,他的视线顺着苹果一路落下,发现那居然是个金苹果,掉在地上就碎了,他抬起头,看见头顶茂密的树枝上轻飘飘地坐着个小精灵,正悠哉悠哉地翘着腿,那人一头长长的金发也整整齐齐地编在脑后,被风吹起的长发像流水一样泛着淡淡银光,一个和他一样大,长得一摸一样的小精灵翘着腿看他,漂亮的绿眼睛带着苔色的翠意,
“嘿,再叫你就会把远处正在睡觉的那头大黑龙和那三个臭女人叫来了,”绿眼睛男孩一开口就粗俗又直白,Legolas忍不住伸手去抓他摇晃的小腿,却抓了个空,他看着金色的光芒从自己指缝里穿梭而过,少年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地打招呼,
“我是Lerad,Yggdrasil(世界之树)顶上最高的树叶,世间一切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哪怕是金宫里的独眼Odin都妄想窃取我的眼睛,”他一手拍掉身边飞来的老鹰,并伸出一只手一把把Legolas拉上来坐在自己边上,神奇的是这一次Legolas真的被握住了,“这是Vedfolnir,我的仆人,啰嗦的老家伙负责为我侦查周围的变化,”他又从身后变出一只蓝眼睛和红眼睛的松树,“这是Ratatosk,我的传话人,”他一边阻止松鼠和老鹰打架一边把它塞到Legolas怀里,Legolas肩头那只松鼠,他此刻决定取名叫桃子,探下头友好地和自己的伙伴打招呼,“我有什么话都会告诉他来帮助你,”
“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吗?你又为什么要帮助我?还有,为什么我们长得一摸一样!”Legolas经过刚才不算久的恍惚已经明白过来一些,他紧紧握着小精灵,或者叫小树精的手像连珠炮般问他,“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他忍不住放大嗓音,
男孩没有急着回答他却狠狠敲了他的脑袋一下,“我们长得可不一样,”他骄傲地哼哼,“看看我的绿眼睛再看看你的,还有你那双显眼的耳朵,精灵先生降落世界吗?”他换一条腿翘着继续说,“我爱帮谁就帮谁,我说了,Lerad王子可以看见世间的一切,包括固执的守门人看不见的我也可以,所以我就会帮你,”他说完一阵猛烈的摇晃撼动着大地,Legolas几乎要掉下去却被Lerad抓住,他瞪大眼睛,看见一个黑色的大家伙,一条布满坚硬鳞片的大黑龙慢条斯理地转着身,从树底下彻底钻出来,发出一声沉重如闷雷般的嘶吼,然后抬起一双血红的眼看着他们,
“瞧,这家伙的性子和你一样急躁,我还有它没介绍,Nidhogg,阿斯加德人和华纳人最怕的老家伙,专门啃世界之树的树根,世界之树就是我们现在坐的这个,一条根通往阿斯加德,一条通往约顿海姆,一条通往尼福尔海姆,等他咬断这棵树,诸神的黄昏(Ragnarok)就会来临,它干的可卖力了,”
话音刚落黑龙就咆哮着朝他们探头,Legolas和他肩头的两只小松鼠一起尖叫哭喊,大黑龙也随之张嘴,然后碰触火焰,“啊ada呀!快来救救我!”Legolas的声音飙高了好几个调,同样尖叫的还有Lerad,“快用你的魔法控制火焰呀笨蛋!你不能让他伤害我烧到我,否则我绝对把你一脚踢下去!”
Legolas这才回神,他害怕地朝着黑龙大叫,然后火焰依旧没有变化地朝他冲来,耳边Lerad已经咒骂着准备把身边可以砸向龙的东西统统丢下去,火焰急速上升,热流滚滚而来,在一切即将化成灰烬的前一秒,Legolas额上汗水落下,他感受到心底一晃而过的力量,随后火势奇迹般地转了个头,冲向黑龙自己,它显然没意料到这些哇哇大吼起来,Legolas疲惫得瘫坐在地上,他不敢置信地看着一切,“我成功了,”他喃喃到…
一只手揪住了他的后领,再一次的,Legolas被丢下了树,伴随着Lerad头顶传来的不真实的声音,
“骑在那头笨龙背上去找烦人三婆,然后顺着每一个渠道往上前去阿斯加德,在那里,在最深的牢房和最严密的囚禁里,你就会找到你心中的那个人,祝你好运!”
年轻精灵的声音随着黑龙振翅飞离地面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