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Legolas梦游仙境(三)——天生一对番外

龙啸声伴随着地动山摇的震动让整个世界为之颤抖,远处一个金发的小精灵慌里慌张地迅速跑来,肩头紧紧抓着主人头发衣服的两只松鼠随着他大幅度的运动上下一颠一颠,Legolas才飞一般地跑了几里路身后就窜来炙热鲜红的火舌,火光掩映下黑龙张开蔽天的大翼发出咆哮,

“Mithrandir,Mithrandir,这次你要害死绿叶了!”小王子一边跑一边匆匆忙忙地把手伸进腰间那个不起眼的灰色袋子,那是个空间压缩袋,鬼知道里面装了Gandalf多少稀奇古怪的救命宝贝,但此时此刻,Legolas手边摸到的净是些叮当作响的小药瓶,他一边发出一声哀嚎一边抓出一大把魔粉向后一丢,七彩斑斓的烟雾瞬间在巨龙面前散开,随着周围火星噼里啪啦炸开,随后黑龙又是恼羞成怒地大吼一声,这一次巨大的飞龙展翅直接翱翔上天,还没等Legolas看清楚那带着寒光反射的冰冷黑鳞甲,火龙炙热的鼻息已经把他冲到地上,死命睁开眼,就是一双金黄色的蛇瞳,Legolas没来得及顾虑手上蹭破的伤口连忙往后退了几步,他眼睁睁看着黑龙一点点逼近,感觉到自己打颤的牙齿,
完了,他想,这个臭奥克一样蠢的生日礼物可以直接送我回蒙福之地了。

黑龙果然随之张开大口,Legolas哭喊着捂住眼,他手心上鲜红的血落到身下的土壤,渗透进一旁浅细的水流沟渠,再慢慢汇总到黑龙身后的参天大树,树顶的树叶随之颤了颤。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取而代之的是身边类似丝绸般顺滑的布料抚过他的手,然后是龙平静下去的低吼和陌生的女声,伴随着耳边金器碰撞的铃铛轻响,

“瞧瞧,Skuld,我们多久没见到客人,这个可人的小可爱被吓到了,”Legolas右手露出一条缝让他偷瞄一眼,却被一个姜红长发的年轻女人握住了手,她看起来不高,右手端着具金色的摇晃天秤,有一枚和她发色同样的鲜红珠子在天秤上来回飞旋,她穿了一袭绯紫色长裙,雪白的皮肤上带了一串金臂环,此刻正温柔地蹲下身和Legolas打招呼,“没有什么比陌生的旅客更能让Nidhogg兴奋了,但它的礼仪实在欠佳,”女人的声音缓慢而温婉,Legolas注意到她有一双蜜色的漂亮眼睛,“我能请问你来自哪里吗?距离我们上一位客人来到———Asgard的君王牵着他两个年轻孩子来窥探未来,已经过去几百年了,”

这不是很难的事,拥有一副漂亮面孔和温柔声音就让小精灵心生亲切放松下来,他刚要开口却被一下打断,火一般的蓬松卷发用金丝绑着,一张带着雀斑的年轻少女面孔一下映入眼帘,Legolas吓了一跳,他哆嗦了一下往后一步抱住两只松鼠,

“有客人!我太兴奋了!Verdandi,这亲亲小宝贝可真可爱,我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小孩子,在几千年前开始我们就总接待那些吸着鼻涕傻里傻气的小贵族和他们肚子像城堡一样大的父亲们,“身穿短裙的少女面颊带着绯红,她兴致勃勃地一下蹲下来像把Legolas揽到怀里,Legolas吓得哇地钻到长发女神身后,那个红发少女手里也有一具更小更迅速运作的天秤,但唯一不同的是上面旋转的是一枚蓝色的珠子,恰似少女的眼睛,她语速像蹦石子一样快,“别害怕,小可爱,我是Skuld,快到我怀里来让我帮你算算看,哦,诸神瞧他那双尖尖的小耳朵,估计是亚尔福海姆的小王子掉到这里了,真可怜,告诉我你和你父母的名字我就送你回家,不过Verdandi,为什么我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精灵,我是说我们不应该在他们刚出生都见过吗?Verdandi我亲爱的姐姐,你快来猜猜这是谁的小宝贝,”她说罢伸出一只手去勾Legolas,却被一阵苍老而缓慢女声打断了,

“慢些,Skuld我的小妹妹,我想我们并没有见过他,”缓慢的步履声伴随着一位弯腰的,瘦小的短发女人出现在Legolas面前,她看起来比刚刚那两个女人老上很多,头发也是不那么明媚的红褐色,可她有一双明亮的眼,与她布满皱纹的脸截然不同的翠绿眼睛,布满智慧和无法窥探的深意,她伸出一只褶皱而干瘪的手握住Legolas的,女神走上前几步,Legolas这才注意到她们三个人每人的指尖都闪着银光,一路交织延绵到远处的世界之树上,在路上织满繁复神秘的花纹,此时正闪闪发光,而延绵不绝有清澈的水流也在她们脚下停止,

“这真奇怪,我许久没遇见过你这样的孩子了,”她的语调缓而长,活像老去的树皮在摩擦,“你似乎不认识我们,就像我对你的过去也一无所知,纯白的水晶宫一样,却写满了我也不熟悉的文字,”老妪弯下腰看他,“我是Urd,司掌‘过去’,而人们称我为高贵的夫人,”她抬抬小巧的下巴,“这是我的妹妹Verdandi,司掌‘现在’,亦被称为同样高贵之人,”那长发的贵妇微微抿唇而笑,“这是我们最小的妹妹Skuld,司掌‘未来’,作为第三高贵之人她的行为还很欠妥当,”那少女不屑地撇撇嘴,随后一下子扑上去抱住小小的精灵王子,她在接触到Legolas的瞬间似乎愣愣下,然后不可思议地松开,
“这将是Noms(诺伦女神)见过最神奇的孩子了,你踩着星空而来,却为何我无法向眨眼的星星们听到一丝窃窃私语,你挽着晚香兰,月桂,与铃兰而来,但没有过虔诚的仆从为我带来命运的弥香,我看得见水晶宫和金盾地下你跑过的身影,但我只知道星空载着的旅人不久后就要归家,而后我只看得见一片灰暗,”她的语气一下子变得轻柔而正经,上一步细细打量Legolas,“告诉我,森林的孩子为何踏入星空?”

Legolas听着安静的世界中,女神的声音来回传荡,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跳声无比清晰,而他听见自己稚嫩的童声在冷冽的风中振振,“我来找我的nana,Gandalf,我的国度里最厉害的法师和他的朋友送我来这里,我想我总会找到!”男孩手握成拳,他凝视少女蓝色的眼,肩头的小松鼠发出赞同的吱吱声,

诺伦女神沉默着,她们用一种死寂的眼光扫视着幼小的精灵,小王子有一双明亮的蓝色眼睛,有高挑的鼻梁和细长的眉毛,金色的头发像阳光一样闪耀,带着一种不太真实的灿烂光芒,良久,她们蜻蜓点水一般地对视下,然后年迈的过去女神才抬起手,

“过去没有告诉我任何答案,但未来已经展现出它最初的模样,诺伦很少对别人给予援手,但你将会是个特例,”Legolas感觉到自己被托起来并飞升,他惊呼,随后克服不适睁开眼,两只毛乎乎的小松鼠在他怀里打滚,他正抱紧一只巨大的海鸥的脖子,Legolas穿过海鸥雪白羽翼向下看,诺伦三女神正在向他挥手,整个大地上布满银线的编织和清澈的溪流密集交汇,和背后那棵直通云霄的参天大树一样一目了然,
“去世界顶端的国度,精灵,在最牢固最无法穿透的密室里就有你想找到的,”

海鸥在云间穿梭地很快,Legolas身边都是纯白色的云雾,他看见远处若影若现的那点绿色树叶很快被云盖住了,一行人在云间穿梭,透过云层可以看见波光粼粼,蔚蓝色的海,银色的沙滩和灰色的礁石仿佛被齐刀切下紧紧贴着白色的浪花,有空灵的歌声在海面传唱,小精灵小心地抱住海鸥的脖子,他忍住尖叫声坐在海鸥的背上翻了几次,

“对不起,”他细声细气地问,“你能飞的慢一些吗,我感觉我要吐了,”他面带菜色地说,海鸥似乎听明白了他的请求,转而变为更流畅顺利的滑行飞过天际,俯视地面翠绿的草地和田舍,Legolas享受般地闭上眼,他感受着心中膨胀开的暖意,此时此刻在还算舒适的羽毛上他总算放开思绪胡思乱想起来,他开始接受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了,所发生的一切变成一连串画面在他脑海里再度一一呈现,
我会找到nana的,

突然身下的海鸥不安地晃动起来,伴随着怀抱里松鼠的尖叫,Legolas睁开眼,看见一只只灰黑色的物体在云层中靠近,再以仔细看,许多又长又毛茸茸的长足跨过云,有时碰在一起发出响声,几十只大蜘蛛张开巨大的钳牙快速逼近,头顶的红色的眼睛泛着光,还有几许银丝细线在它们口中进进出出,Legolas很快尖叫起来,他再度拍那只海鸥,海鸥急速回旋着向下飞,蜘蛛也迅速聚拢而来,小王子在腰间别着的袋子里再度翻腾,一些鲜艳透明的糖果随着他大幅度的动作从袋子里掉了出来,然后落在棉花一样的云上,瞬间炸开,变大数十倍并开始移动,那些熊人糖和人偶糖都像得到生命一样活动起来,十余个糖果士兵在云间一字排开站好,向即将飞远的Legolas弯腰行礼,然后冲向袭来的蜘蛛们,Legolas在惊愕和惊吓中死死抱紧海鸥的脖子,他感觉到他们迅速穿出云层,其间几只大蜘蛛从云上掉下来,Legolas的视线跟着往下落,发现这块土地格外干涸,红褐色裸露的土地和些许石块构成了大地的全貌,海鸥急速下降,随后把他重重甩在地上,Legolas脸上到处都是尘土,他龇牙拍拍灰忍者全身的痛站起身,却看见天际边白色的伙伴已经消失,

“嘿!——!”小人气的在地上大喊,
脚下的地面在轻微地震动,正当Legolas以为是龙或者其他怪兽出现时,他看见远处一棵枯树旁树洞钻出来的几个黑乎乎的身影在蠕动,
“地底的宝石亮又多哟,矮人的铁锤快又勤呦,
壁炉的火焰高又暖呦,墙上的蜂蜜饼真真甜,
谁是哪天底最巧的工匠,谁把那宝贝往兜藏,
谁安宝石在君王的冠上,谁让诸神直望穿肠,”
一连串土头土脸,蓬头垢面绪着浓密胡子矮人们扛着锄头和各式铁器哼着歌走来,他们跺着脚粗声粗气地吹胡子,Legolas从前只在小精灵的睡前故事里听过这种ada口中丑陋的生物,此刻更是好奇地蹲下腰去看,他伸出手点点,正好十三个矮人,为首那个把自己的胡子扎成几个辫子,还有几个特别胖的矮人,脑后的辫子活像几个鸡腿,他们视若无睹地绕开Legolas后往前继续走,然后领头的矮人发出一声低吼,
“有小偷!是精灵来了,”他们又气喘吁吁地扛着榔头跑过来把Legolas围成一个圈,
“是个小精灵!”Legolas到现在已经不那么害怕了,他和比他矮一个半头的矮人头领对视下,涨红脸 然后小精灵壮着胆子问,
“我是幽暗密林的王子,才不是什么小偷!”

矮人们发出哧哧的笑,一边粗鲁地瞪他,“小骗子才会跑到矮人的国度去,这里的地下埋藏着矮人的宝贝,而你觊觎它们,”Legolas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快,他和他肩头的小松鼠一起嘶嘶地尖叫,被侮辱的愤怒让他感到羞耻又懊恼,他正要发泄下时,一只松鼠拍了拍他,Legolas回头看右肩上的松鼠,鼓着腮帮子的小动物嗅嗅他,Legolas想起那个年轻的树精
“我会看着你的,我的仆人会一直注视着你,”
他环视附近干枯的土地,没一丝绿意的土地炎热而死气沉沉,
“我想和你们做个交易,”他壮大胆子,把手搭上矮人一直贪婪看着的灰袋子,
“我要去顶层的王国,我需要向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在灰袋子里翻出了几块宝石,红色的玛瑙用绸面黑袋子装着塞到矮人手里,这是他们商讨很久的结果,一路上捂着口袋小心提防的Legolas跟着矮人一起钻进了地洞,一路上他忍受着闷热的空气和矮人大声粗鄙的玩笑,一前一后两只松鼠此时跳下来守护着他和宝石,那只本来属于Lerad的松鼠格外迅速地跑在Legolas前面,而他自己的那只,叫桃子的小松鼠咬退了一次矮人试图偷走袋子的手,那个尖下巴的矮人现在还龇牙咧嘴地喊疼,他们过了很久才抵达下一个目的地,亚尔福海姆,精灵的国度,

矮人一落地就溜走了,似乎一点也不愿意和精灵共享同一块土地和空气,这点倒是和幽暗密林的精灵以及矮人一样,Legolas朝矮人吐吐舌做了个鬼脸就跑进了精灵的城市,他仔细观察着这里的精灵,他陌生的同族,除了长了双尖耳朵和他从前溜到河谷镇看见的人类一摸一样,既没有幽暗密林的精灵高大矫健,也没有罗斯瑞恩的精灵高贵优雅,和伊姆拉崔精灵博学儒雅的样子完全搭不上一点边,他懊恼地嘟着嘴的时候,就有士兵把精灵王带来看他,原来在Legolas没在意的时候,他那头一般无二的白金色头发已经引起所有亚尔福海姆精灵的注意,

这并非是结束,在他还没和精灵王阐明清楚来由时,一道巨大的蓝光照在地面上,所有的精灵都虔诚而畏惧地低头弯腰致敬,几个身穿金色铠甲的士兵从光环中跑出来,一言不发地抓住挣扎的Legolas就往回拖,精灵王眼巴巴看着没阻止,Legolas在亚尔福海姆的最后一眼,就是这些胆小精灵头顶的发旋和辫子,

于是 ,在大半天的冒险重重中,他终于来到了世界之树顶端的国家———Asgard,
Legolas从光圈中被押出来时是在一个金灿灿的球形房间内,随后他走到晶莹剔透的彩虹桥上,在那里,他看到了整个Asgard国度的全貌,数不清树立的金色宫殿连绵成一片,半海而居的堤岸旁是操练的士兵,天空中不时有驾着白马带着银色头盔的女神路过,她手中的神杖露出冰一般冷冽的银色,在天际的另一边,暗黑色的霜马并架而驰地拖着战士们飞过,

他震惊地看着这一切,随后被士兵推搡着走入彩虹桥,在彩虹桥的源头伫立着一位金色的士兵,他头上的头盔弯曲成奇艺的形状,士兵手持一把巨剑,一动不动雕像般站立着,他听着Legolas和士兵们的脚步声缓缓回头,Legolas注意到他的皮肤很黑,但眼睛是金色的,可却不带一丝感情和温度,守门士兵冷冷地扫视了他一眼,嘴唇微动后又紧紧绷成一条线,他漠视地收回视线,

“国王的旨意,带他去瓦尔哈拉(Valhalla 英灵殿),”他的声音仿佛伫立在雪地里的铁剑,
他们穿过一大片耸立着高大树木的林子,奇怪的是那些树大多没叶子,但躯干笔直成一种黄金的色泽,看起来奢华又冰冷,最终他们来到一座巨大的宫殿前,
宫殿和幽暗密林的王宫差不多大,但是由金块堆砌而成,数不清的门旁伫立着士兵,正门上方都摆放着一个死去的鹰头,Legolas经过时居然转了一下,他害怕地大声询问押送自己的士兵,却没有得到回答,他被拉进了一个喧哗的宫殿,

宫殿内很宽敞,宫殿的四壁是由擦得极亮的长矛排成,光明耀眼地照在擦的一尘不染的金色台阶上,宫殿的顶是由金盾铺成的,宫内的座椅都覆盖上了精美的铠甲,两排长的没有尽头的宫廷大桌旁摆满了座位,上面坐满了人,各色各样喧哗嘻笑的神族们都大声取消捉弄这个奇特的精灵王子,庭宴上摆满了叠得和山高的野猪肉和羊奶蜜酒,金杯被打翻的到处都是,金黄色的佳酿洒在台阶上,在宫殿末端的一个黄金座椅上,坐着一位苍老的独裁者,一个独眼的国王,正用锐利的眼神注视着Legolas,他身边坐满了各式横得东倒西歪的,喝醉的神族们,他们纷纷伸出手咯咯笑着指指点点,
王座上的国王眼神不明,他突然用手中的金色权棒重重敲击地面,巨大的气流冲向整个奢靡懒散的宫殿,随后把神族们震醒,不少人一下跌倒在地,宫殿内再度发出一阵阵此起彼伏的窃笑声,
“肃静!”国王苍老的声音从王国深处传来,他抬起右手,随后宫殿渐渐安静下来。
国王随之放下手,他与宫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宫殿中央的小王子身上,
你来自何处?又为何来到诸神的国度打扰勇士归来的盛筵?”他这样发问,
Legolas一言不发地挣开士兵的钳制,他深吸一口气,拍拍衣角挺直腰板,小王子高高抬起头环视在座的神族们,他心里一阵担心,袖子里握成拳的手心里渗出汗,
“我是北部森林之王Thranduil之子Legolas,来自Woodland精灵国度,在不久之前中州的一位巫师在我生日之前把我送到这里,他告诉我我能够找到我的nana,”小王子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
国王的眼神暗了暗,他抬手制止身边的神族窃窃私语的讨论,
“你又如何证明你的话,保证你不是溜进诸神国度的骗子。”
精灵吞吞口水,他看着肩头两只小松鼠,然后再度抬起头,
“我无法证明,这来自另一个星域,而只有等你相信,”
这下宫殿里彻底布满了格式反对和强烈反响,诸神笑着拍着桌子戏弄,他们一边大声喧哗着布满并看向他们的国王,
这一次国王没隔多久,他挥手,发表了一串讲话就让士兵把Legolas带了下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精灵被重重甩在白色的监狱内,对面的外星囚犯兴奋地拍着面前的金色屏障,Legolas咬咬牙做起来看着士兵把屏障封印后离开,他沮丧地靠着墙叹气,
他不知道的事,在墙那一边的监狱内,另一名犯人睁开眼,他拥有一双翠色的眼睛。
ETC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