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Legolas梦游仙境(四)上———天生一对番外

众所周知,在世界之树的顶端,弥漫在仙霞云雾和奇异苍穹之下的,诸神不朽永恒的金色国度中,深埋地下的灰暗阴涩之处就是Asgard的地牢,由最坚硬寒冷的刚石和施了魔法的金曜石打造的监狱,只关押九界最十恶不赦和最大恶极的犯人,所有神族孩童睡前父母故事中必提及的恶魔之地,迎来了一位新犯人———来自绿林王国的小王子,Legolas。

Legolas是秉承着一种完全不屑又莫名奇妙地态度走在队伍前面的,身后一长串身穿金色铠甲的士兵神情严肃地紧紧跟着他,像欢送什么大人物,这幅滑稽的景象引得屏障后那些高大的长着獠牙的外星怪物们兴奋地锤击墙面,Legolas是被着光怪陆离的囚犯们下了一跳,他小心翼翼地回头,迅速地瞟了一眼士兵们,随后极快地转过身来,他试图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像他威严的父王那样,像石头般冷酷,气度不凡,令人生畏,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他披下的长发都整齐地分毫不动,“我将自己进去,”小精灵可以压低嗓子,他抬高头背对着士兵们说,然后自说自话地走近那个金色的,巨大的囚室,“尽情关上门好了,我才不怕,一点也不!”他背对着屏障坐下,和怀里的小松鼠大眼瞪小眼地对视,士兵们保持缄默,利索的锁好了屏障,留下巡逻的人,随后离开了。

Legolas自从第一天被关在这里后,就不断被那位所谓的诸神之王,派人带来审问,他被那些士兵带走,前往金色的大厅,一路上小王子安安静静地观察着环境,他用力捏了一下桃子,那只据说Lerad最信任的信使,除了被狠狠咬了一口以外什么答复也没得到,他注视着那些高大威猛的士兵,看起来很像人类,带着羽饰高头盔,握着长矛,和Ada宫殿中那些用石头雕刻的,比划这刀的人类士兵栏杆一摸一样,他试图用这些熟悉的形象来安慰自己,自从他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除了第一天遇见的长得和自己一般无二的小树精外,他完全没遭遇过善意和友善对待,这不,他被带进长矛与金盾的宫殿了。

他沿着金色的,冰冷的长阶走了许久,一直到宫殿尽头原本只是一个小黑点的君王看的清晰,一直到靠近那几根几乎冲破云霄的,雕刻着各式符文的金色大柱就在他身旁,他站定,金色的王座有两排翼状扶手向外衍生,长长的带着流苏的帷幕垂下来,在金宫国王的两手边,长阶下密密麻麻站了许多人,年轻貌美的女神和孔猛威武的战士,还有一大群白发苍苍,披着绣金线的红色袍子的大臣们打量着他,他们都簇拥着自己的国王而立,右手边长阶上站着一位气质高贵的女人,她拥有一双银灰色的漂亮眼睛,在Legolas打量她的时候似乎她也随之露出一个微笑。国王一位年迈的老者了,只有一只眼,但透露出锋利尖锐的芒光,白发散乱披下,脸上的皱纹宛如刀割一般深,他的衣服像一袭斗篷,带着盔甲的光泽冷冷闪着,只有肩头唐突地站着两只乌鸦,一左一右呆楞地点一下头,Legolas一下子笑出来,

“放肆,来自异域的不速之客,谁允许你在诸神的宫殿嬉笑,谁允许你惊扰诸神之父的安宁?”远处一位长着金色头发的,面色苍白的青年这样问,他想必和国王的关系很近,因为他出声后那些啰嗦的老头们也此起彼伏地附声应和,就像从前精灵王责备他小儿子功课时那群管家大臣的表现一样,活像他们的舌头必须不停地应和别人,作为背景音乐一刻也不可以停止,国王抬手想制止他们,他肩头那两只乌鸦却一刻不停地,尖锐地叫,用沙哑破碎的声音说出Legolas的想法,所有的人又像受到极大冒犯那样嘶嘶低吼,国王更是愤怒地投来一瞥,用力掷一下他手中的银枪,Legolas怀疑他是不是他年迈了所以永远得慢这么一拍,这很好笑,因为他每次抬头是他头上那顶尖锐的,牛角王冠就会不停地反光,他身后一个棕发女人就总皱着眉头退到后面去一些,尖锐的王冠让他联想到Ada那顶树枝王冠,偶尔在枝叶中还夹杂着殷红的浆果,Legolas曾经拔下来过,在他嬉笑着躺在父亲怀里,那银色的丝绸的,像一个巨大的床单那样紧紧包裹着他,透露出令人安心的味道。他难过地想着,在三番五次的审问无果后,他们似乎泄气了,决定是否送他回那个冷冰冰的监狱,这时候宫殿外突然传来一阵闷雷,一个身穿红色披风的金发壮汉在电光中冲了进来,他手中握着一把粗鄙的锤子,
“Heimdallr告诉我了乌尔德之泉发生的震动,我从约顿海姆那群卑贱巨人那里赶回来了,All Father,我为你带来了胜利和和平的缔结和约,现在,我得知道这一切的缘由去脉!”
他说话也像打雷,Legolas总觉得从几米外就能闻到他身上的汗臭味,活像只兽人,在听着强壮战士和国王一洪亮,一苍老声音对吼许久,他得出结论,同时也是从长老们谄媚的态度和另一个金发男人不屑的眼神中得出的,这是国王的长子,雷神Thor,他刚带着捷报归来,

“我得先把他关到地牢去,那些不听话又卑鄙的家伙都聚集在呢,”Thor哼地瞪了Legolas一眼,他单膝下跪虔诚地轻吻了国王的手指,然后就抓住Legolas的衣领很快把他丢回了牢房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地牢里并不止Legolas一位王子,此时在Legolas隔壁,就住这Asgard最令人生畏的角色,Loki·Laufeyson,火神,邪神与谎言之神都是他的名号,或许一袭宝石花般翠绿长袍背影在火光冲天时乍现才令他如此被铭记,Loki曾经是Asgard的二王子,在他决心搅乱中庭的城市并打开仙宫的大门笑着迎接宿敌到来前,在他发现自己身世并点燃手中魔法挥向兄弟前,现在,他只是地牢里最平常也最特殊的一位囚犯,和那些低劣粗俗的囚犯一样,慢慢腐烂在冰冷的牢房里。
他不是没有努力过,有这么几回金宫的屏障是被炸开过的,就像有这么几回长老院愚腐不堪的老头们嚷嚷着要Odin把玄铁钉入邪神的身体,但哪怕是刺骨的疼痛冲刷着他,魔法如潮水般在指尖褪去,站在金阶上的囚犯人就肆意地扬起破了皮的嘴角对华袍的诸神不屑地挑起嘴,眼底的疯狂张扬带着几乎燃烧灵魂的热度,他一无所有,除了神后孜孜不倦,长年泛着泪意与心疼不断念叨的叮咛和没有温度的幻象。邪神是有这么个秘密的,支撑着他在守夜人微弱的灯光下听着翻动的书,以及对面永远没停下的,一声声敲在墙上的呐喊,那是得多深多重才能穿透那么远的魔法被他听到,可他从没有抬头看过,他用自己仅有的一点魔法变出幻象遮住,对面的火巨人和霜巨人每天都在削减,他一直都知道,就像士兵每天都会带来新的,战争就快开始了,诸神之父为他自己的苦心经营时至今日终得和各方势力见个分晓,包括邪神背后那些蓝皮肤的莽夫,包括冥界海姆不为人知的军队。

他每天躺在床上闭着眼盘算日子,用手一下下叩击桌面念叨着,他知道长老院留着他在盘算什么,也知道Odin在密涅尔上上下下漂浮的头颅那里反复叨念的诅咒后熬红的眼,反正他孑然一身,Frigga的安全也不必他操心,所谓的家人,最终只到这份地步。

家人,Loki一下睁开眼,亮堂的光线让草绿色的眼一下缩紧,家人,
他半弓起身做起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邪神还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这基于他那条灵活的银舌头和他坚冰树立的心,以及他再也回不去的美好时光,他几乎下意识地,在心中呼唤,和往常一样,没有回应。邪神的眼睛暗了暗,他重新倒回床上,
乌尔德之泉的尽头有棵枯死的小树,本来栽种在水晶宫的院子里,烧焦的树心室再也无法进入了…

最近一次和Frigga的会谈让他意识到自己隔壁多了个邻居,空了许久的囚房住进了一个怪异的家伙,Frigga是这么描述的,金发,小男孩,还有一双尖耳朵,像是亚尔福海姆叛军的孩子,神后风轻云淡的带过发生的混乱,这可以从他偶然撤掉幻象看到的来来回回跑动的士兵得出结论,他向来威武的高贵的哥哥,神王的长子居然踏足这里,Thor带着满脸的汗水和愤怒从另一个房间出来进过Loki,他身后拖着一大串奇怪的彩虹人,还有几个蹦跶的石子,
“把我放回原处,我的小主人那里!你着粗鲁的家伙,我们的歌还没唱完!”那跳动的石子皱着脸吼,
Loki很少再有好奇心和闲暇的精神顾及附近发生了什么,他只需要一遍遍推算必然的结果并等着那个日子的来临,一切都会结束,无论好的坏的,然后烂了心的树会重新生长再开花结果,现在发生的事情基本等同于丢到大海里的石子,除了被命运的潮水吞灭很难会发生什么改变了,
但总有例外,

“Lala…Poli…er cene”
Loki是第三次听到模糊的,若隐若现的歌声,要知道,在战争的白热化阶段,连神后都明白了她的苦口相劝再改变不了君王和长老院铁了心的决议,越发死寂的房间突然冒出这么几声歌声,模糊得很,但带着一种转瞬即逝的美好,美好地让邪神的心猛地一跳,他望了望自己苍白的手和淡绿色的魔法,又望了望雪白的墙,身差鬼使的,他站起身走向墙,

或者让他闭嘴,安静地让我度过最后的时间,或者…他烦躁的地想法被他自己的举动打断了,这不是难事,对于九界第一的魔法师来讲,仅仅需要开出一个再小不过的空间缝隙让他们彼此听见对方的声音,
他胆敢反抗的话,我…歌声突然再度传来,这一次,是完整的曲子,
“A linn' o laiss, o laiss dhennin,
pen-gwanod carallaiss caedar.
A ceno yrn, i velegyrn
gelin: peleth a gurth dîn lint. 
Bronatha cuil, egor fern pân”
那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年轻的小男孩,熟悉又陌生的古老语言像是一把钥匙般解开Loki心中紧闭密室的大门,他几乎站不住,用手抵住墙支撑着自己,辛达文?只应该出现在古老神奇大陆上的,应该在森林间精灵空中低声呢喃的,金发精灵国王支着脑袋看向自己,笑着的薄唇这样说…
怎么会出现在Asgard?!难道,他的手指死死扣着墙,指节因用力而泛白,难道是树心室再度连接?!
他顾不得思考,巨大的狂喜和变动砸向这个可怜人让他不敢置信,骤然的转变居然出现在这决定他生死的日子前,他慌张得打量了下窗外,巡视的士兵正好换班离开,结结巴巴地开口,他甚至快无法流利地说出那个简单的问候,
“你…你好,阁下.”
Legolas一下站起来头撞到了柜子,他惊讶地环顾四周,没有人,
“你是谁?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你!”他害怕又期待地问道,怀里的两只小松鼠爬出来四处张望,
“我在你隔壁,我们之间隔了很厚的一堵墙,我们无法见面,但我能让你听见我的声音,”他人在片刻之后再度开口,声音温文尔雅而沉静,好像轻碰的竖琴一样带着让人安心的魔力,”
“请别害怕,我不会消失,也不会伤害你,”
Legolas距离认识那个不知名的,和他一样流落到这个稀奇古怪世界的精灵已经半天了,他肯定对方是个精灵,从他一口流利又措辞优雅的辛达语听得出来,从开始的不信任到现在满怀欣喜地,仿佛已经见到对方那样的滔滔不绝交代自己也只花了半天时间,在这个最寒冷最陌生的国度听见自己熟悉的语言让小王子高兴的几乎跳起来,对方自称叫Locke,是个Imladris的流亡精灵,似乎被某种奇异的力量吸到这里,
“那你一定听说过我Ada,The Elvenking Thranduil!北部森林的主人,我肯定你听说过,”男孩兴奋地说道,他骄傲地自我介绍,
“I'm Legolas ! Son of Thranduil.”

Thranduil!熟悉的名字瞬间抓住Loki的心,他感觉到一阵细微的绞痛像电流般触动了自己,像是被解开了那个开关,但随后的名字让Loki的耳朵被震得发聋,Legolas,他太熟悉那个名字,Legolas,包含着春天的生机,无限美好的名字,宛如树叶枝头那一抹刚蹿出芽的新叶,托着清晨的露珠。

雪白的墙与单调的房间似乎一下变了色,Loki直愣愣站在那里,龙卷风般信息冲击着他,保护,计划改变,小精灵,脆弱,生命,幽暗密林,陪伴,精灵王…
他的男孩…
无数个词语集中了他,那种血脉之间的深远缔结的信号冲破了一切的情感理智,他瞬间感觉到手足无措和害怕,维拉,诸神哪这一切居然这么发生,他的儿子,一滴雨水般坠落平静的湖面掀起巨大的波澜,
Legolas.

“Locke,Locke,你还在吗?”Legolas等了很久也没听到回答,他摆弄着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绿宝石吊坠,一片绿叶在光芒折射下发出灿烂的光芒。

🌹这周小长假会二更啦啦啦,谢谢之前冒泡的妹子阅读😊,这章终于让绿叶基妹见面啦终于故事开始快进走向高潮,一句话,小绿叶大冒险开始!
🌹大王和基妹之间的心灵连接还有人记得吗?嗯哼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