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Legolas梦游仙境(四)下———天生一对番外

“作为一个国王我或许没理由让你就此给我一个解释,”尖锐的刀锋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响声,带着灰帽子的巫师默默往后退了一步,有人快步向他走来,然后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巨大的力道让Gandalf措手不及,他被迫使睁开眼,看着金发的国王,正如同一尊石雕般伫立着,他的右手被Imladris尊贵的领主抓住,闪着雪光的刀刃停在自己面前一小寸,一直被士兵押卸着的Radagast尖叫出声,“但作为一个父亲我真想送你下乌顿,维拉也无法阻止我”,The Elvenking手中的剑猛地停下来,像飘落的秋叶一样慢慢垂向地面,接踵而来的寂静中,人们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包括三个黑发的精灵孩子被侍女们拍着背带走,Gandalf对上了Thranduil极度愤怒的,冰蓝色的眼睛,他突然好奇这双眼睛是否曾有一刻能展现出温柔的神情,

“我想你以后最好不要在幽暗密林随意像个兽人那样鬼鬼祟祟的出现,”他的下颚绷成一条线,“不仅我,还有我的士兵,都讨厌那些自以为是的灰色,”
“我的儿子呢?我的继承人我的绿叶,你总不能再告诉我是什么骗子把戏把他变到了半身人的茅草屋里,”他的呼吸似乎变得有些急促,连口吻都染上了焦虑的情绪,身后的两位金发精灵缓步靠近一些,“听从他的,Mithrandir,体谅一位父亲焦急的心,”Gandalf看向Galadriel,黄金森林夫人缓慢地摇了摇头,

巫师挥动了一下那根衣袖里的木杖,国王也随后放开他退后一步,但他的眼睛依旧死死盯着巫师,Thranduil没带王冠,他身上还穿着宴会的礼服,流水般的金发蔓过刺绣的宽衣领流泻下来,他一听到Legolas消失的事情就赶来了,所以在国王迈进大厅,看着士兵押卸的两位巫师,又听到国境边缘巨大的声响一切就很清楚了,Thranduil对他独子的爱向来广为人知,他捧在手心的绿叶就此一下飘零消失几乎让他崩溃,

“但他绝不会就此消失,”Gandalf身后的褐袍巫师突然上前,他一改平时疯疯癫癫的口吻认真严肃地行了个礼,“您没发现那尔贝希尔最近提早盛开的花吗?您还记得树心之室吗?它重新出现了,您知道只有维拉命定的人才能进入那里,这比一切都好解释Legolas王子的消失,”国王的气焰一下子消下去了,他的口吻带上了怀疑和不可置信,“你是说…"他的话被闯进来的士兵打断了,
“My King,”精灵士兵的声音仿佛一道劈向他们的惊雷,“那尔贝希尔神树在变大,不停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sgard门外的彩虹门中不断有成队的仙宫士兵飞入,为首的将领挥舞着旗帜带着胜利的消息宣布了他们再一次击退了华纳海姆的叛乱,金宫在鲜花和欢呼声中洋溢着喜悦与快乐,金盾和金剑的光芒反射着太阳的热度,骤然间空气中一阵剧烈的电光火石的震动,随后是一艘巨大的黑船,在腾空而起的火海中飞现,数不清的,密密麻麻的黝黑的外星战士挤在船上挥舞他们手中的武器,随后在人群的尖叫下跳到彩虹桥上,挥舞着金剑的守门人狂奔着冲向他们加入战斗,

地牢似乎狠狠震动了一下,随后Legolas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看着对面监狱中一个不断变大的怪物在锤着自己嘶吼,随后一拳击破了金色的屏障,那怪物长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他一脚踢开了跑向自己的士兵,随后折断他们的枪就朝Legolas冲来,
“Locke!Locke!维拉在上这是什么!”小精灵尖叫地跑道房间的角落,他呼唤着隔壁那个对他相当友好昨天还唱摇篮曲给他听的精灵,一边伸手到腰间的口袋,寻找武器,他和咆哮冲来的怪物一起尖叫,小精灵颤抖地捂住眼,想象中的爆炸声似乎更遥远一下,他睁开眼,一个高挑的身影在一大团绿色和金色的火花中出现在他房间前,随后那个怪物朝后退了一大步,小精灵盯着那个身影看,救自己的人有一头鸦羽般的黑发,他转过身,那人有一张瘦削却和任何精灵一样美丽俊朗的的脸,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皮肤却又有一双闪亮的绿眼睛,漂亮的像有一团火在其中燃烧,他墨色的衣袍被火焰和气流吹起来,男人看到Legolas的一瞬间眼睛一下亮起来了,随着他动作华丽流畅的一挥,金色的屏障像是纸片一样被打破,他大步踏着玻璃碎片走进来,随后一把抱住了Legolas,
“诸神啊,你没事吧,”他小心又珍惜地捧着Legolas的脸查看,小精灵禁不住为他帅气潇洒的动作小声惊呼,随后他感觉自己的手被拉住了,一双比Ada的手冷上一些,却带着让人安心的感觉,他被男人护在身后,头角带着血粗声喘气的怪物正站在他们房间前,他感到男人手上的绿色闪光再次闪现,随后是一把不知道那里变出来的长剑,男人很高,Legolas甚至没能够得上他的大腿,他看着男人的侧脸,突然注意到那双和人类完全一样的耳朵,他的心漏跳了一拍,
“我想向你重新介绍下自己,”Legolas几乎被腾空抱起,他抓住男人的脖子害怕地把自己的脸低下,感觉到自己背后一只手保护地环着他,他坐在男人肩头,
“我不是精灵,但我能解释我为什么会辛达语,”
“我是金宫的火神,谎言之神和邪神,是Asgard的敌人,但…"怪兽的咆哮在他耳边划过,
“我是Mirkwood最忠实的守护者,亦是精灵永远的朋友,我许下诺言善待他们,我是北部森林之王的伴侣,虽然这是个糟糕的见面…"
“换句话说,我是你的nana,”Legolas抬起头,正好对上Loki笑着看他的眼,火光把他的半张脸映上红色,
“笔直往前跑,上右手边的楼梯经过那个大房间,会有一位高贵的女士愿意帮你,我会随后来找你的,”Legolas被猛地一推,他回过头看,一个身穿红披风的大块头一锤锤开了巨型怪物,随后站在他nana面前,他一头沙金短发带着炙热的温度,
“你放走了那个小囚犯!father说过他…"Thor激动不已的话被Loki一拳打断,Thor捂着脸惊讶地看着Loki拎住自己的领子,他许久不见的,有些憔悴苍白的兄弟突然眼中带着坚定明亮的光,几乎灼伤Thor,
“你别想过去,你必须放他离开,”Loki一字一字咬着牙说,他强调到,“你别想过,”手中刀刃的闪光快到Thor根本没看清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ll Father!”以太的红色光芒消失了一下,随后Odin回头顺着士兵手指动方向看过去,一只闪亮的,身穿着金甲的军队突然出现在彩虹桥上,连奇塔瑞人也惊讶地回头,“该死,这是什么?”为首的将领有一双湛蓝而冰冷的眼,阳光照耀下他宛如战神降临。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