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Legolas梦游仙境(五)——天生一对番外

巨大的撞击声让Legolas直接摔倒在地上,些许沙粒掉在他头上,抬头看到蔓延出裂缝的金色穹顶,Legolas害怕地站起来退后一步,不知所措地打量这水晶雕磨的宫殿,
“到这里来,男孩,到这里来,精灵的孩子,”宫殿某个角落传来一阵唐突的声音,沙哑地仿佛老去的树皮,Legolas睁开眼睛仔细寻找了下,整个宫殿除了气势恢宏的金宫王座和王座上一大块蓝色水晶雕刻的盒匣就只剩下四周镶嵌宝石鲜花与其中的雕像了,有四道参天高的大拱门通向各个方向,他沉思了片刻,决定向其中一扇跑去,

“错了,错了,那扇门只能待你走向火炉,走你正前方那扇,它将指引你去寻找你的兄弟,你的姐妹,你的启明星,”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次Legolas回头,他看见自己身边王座上的水晶盒子里,一个泛着蓝光,起起伏伏上下的,狰狞的头颅望着自己,那是一个蓄胡子的,年迈的老人,他朝Legolas咧开嘴,“哈,别怕我,我是智慧的Monoir,是贪婪的Asgardian把我锁在这里,但我愿意帮助所有与他们敌对的人,”他快活地在盒子里游了一圈,不顾身边落下的金屑,Legolas看见一道翻起肉的,丑陋的疤横在他脑后,小精灵极力忍住想吐出来的心情,但他有些可怜这个家伙,
“我就知道,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你是邪神的孩子,哦,神奇的Loki,好吧,看在他是金宫唯一会和我讲笑话并开那些蠢货玩笑的份上,快离开这里前进吧!”

金宫的美丽辉煌在战火中更显示它惊人的美,粗壮的黑曜石石柱雕刻着精美的纹路毅立在宫殿中,年轻的精灵王子快速跑过走廊,男孩眨巴着蓝色的眼打量金粉描绘的如尼文字,随着他金色的发在黑暗的宫殿中划过一抹亮色,他脚底坚硬乌黑的地面到了尽头,换上了透明的而金黄的水晶,宛如精灵杯中清澈澄黄的蜂蜜酒,他来到了一座宝石宫殿里,

还没来得及思考自己是否走错,他就感觉到怀中那两只一只吓的一动不敢动的松树躁动起来,随着不顾Legolas的阻拦跳下地,跑到另一只精致的靴子底下,Lerad,那个漂亮的小树精,正翘着腿坐在一张宫廷长桌上,他身后是几面巨大的镜子,男孩坐在花卉中央朝Legolas招招手,

“你真够慢的,”他托着腮帮子说,飘逸的金发一缕缕散开,没等Legolas回答,他就敲敲背后的几面光滑的镜子,“我等你了痕迹你才像个小姑娘一样磨磨蹭蹭到了这里,”Legolas很生气,这一路的困难绝不是面前的树精想得到的,而且这个信口开河的男孩还说会帮助自己,却一路上消失的干干净净,他走上前想要反驳,却看到镜子中一只纤细洁白的手握住了Lerad,随后是一个高挑年轻的少女,乌木般漆黑的卷发被金线绕成了漂亮的辫子垂在肩头,湛蓝色裙摆宛如裁剪下的无云晴空,女孩有一双翠蓝色的眼,明亮的仿佛南天的星穹,她勾起浅瑰色薄唇,提裙从镜子中走出,仿佛从童话传说中走出的仙女,

“这是我们的兄弟吗?哥哥,您总该对他更耐心些,”她的声音像清脆的夜莺般婉转动听,宫殿中的回声向有无数玉珠落入银盘,Legolas愣住了,他看着Lerad和少女亲昵的动作,
“我是Alcarinquë,请允许我先向您自我介绍下,”女孩朝他微笑,“是The King Thranduil和Lord Loki的第三个孩子,你未出生的姊妹,”她说,不顾及Legolas因震惊而长大的嘴,“什么意思?!我并没有其他兄弟姐妹,还有你叫他!不会吧你是说!”Lerad对此只是挑挑眉,
“迟钝而愚笨,真不愿承认你和我们的关系,你远不如我或者Elerriel这样的聪慧,是的,是的,如你所想,我是你的兄弟,同样还未出生,不过可别指望我恭敬地叫你哥哥!瞧你那样子!”他不屑地说,一边搂住少女的腰,Legolas这才注意到,Lerad,也就是那张和自己一样的脸,还有Alcarinquë,眉眼间的相似,

他突然想到一路上发生的种种,这个突然出现的,帮助自己的善良男孩,在危机边缘拉自己一把的人,还有遇见的,自己从没谋面却一直期待的nana,所有的血脉亲人,那些只出现在梦境中模糊的面孔突然清晰,他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感动和亲切感,胸膛里跳动的声音和血脉里流动的相同的血,让他兴奋地上前想拥住他们,直到另一个女子的手横在他面前,一个女人,站在Alcarinquë身边亲昵地搂着她,
“你许久没有那么高兴了,我的妹妹,从未在你平日和我的相处中看见你这样明媚的微笑过,”她绕着Alcarinquë的黑发,和自己深棕色的发缠在一起,低声在对方耳畔说,Legolas看着她,女人回过头对视,除了同样漂亮的五官还有…半张骸骨森森,丑陋腐烂的脸,像死去的皮一样依附在女人脸上,衍生下去的一半身体皆是这样,和她另外半张美丽洁白的面孔截然不同,Legolas从没有讲过这么可怕的景象,他面色苍白地捂住嘴让自己不失礼地叫出声,可他害怕的眼神已经暴露了他的想法,
Alcarinquë似乎对此无动于衷,她只是轻轻拨开女人的手,“你这样突然的出现吓到他了,Hel,”她身上紧靠着她的那柔若无骨的女人笑了一声,随后像直起的藤蔓那样站好,她的眼神来回在Lerad,和同样沉默的Alcarinquë之间打量,一声仓促的笑从她形状优美的唇里发出来,
“我们之间的隔阂真叫我难过,”她转过脸,正对着Legolas的半张脸端庄而美丽,眉眼间美艳的模样和Alcarinquë有些像,有有些差别,这令Legolas心口一震,但不同于Alcarinquë和Lerad那两双精灵独有的尖耳朵,她藏在发下的,是和人类一样的普通耳朵,她在Alcarinquë的皱眉和摇头中才再度看向Legolas,她露出的半张脸再度令小精灵害怕紧张,他默默垂下眼看自己的脚尖,
“要说我和你,和他们的共同处,”女人用那种沙哑而魅惑的声音开口,“我们都是Loki,the god of evil的子女,”她猛然上前一步抓住Legolas的手,女人巨大的衣摆带着金属的冷意拂过Legolas的脸,小精灵眼睛瞪的大大地看她,
“而我们无一例外,被阿斯加德的国王,被虚伪懦弱的金宫人们,锁在了这里,”她那张一半美丽一半恐怖的脸正对着精灵,握住Legolas手的部分有些透明,并穿过了他,
Legolas看向他另外两个兄妹,和Hel一样,他们都是半透明的,被身后的背景隐约穿过,

巨大的震动从铁树林的尽头一直传到国度边缘的金宫,树叶上的霜雪被日光照耀得融化开,一支军队踏着松软的雪在天地中间的震动中驰骋向王宫,他们金色的铠甲泛着光照耀着地面,
火神和雷神的搏斗停止了,换为他们平静地打量颤抖的地面,穿过层层宫殿和整个世界尖锐的叫喊声,还有兵器碰撞的火花,这一点也不难猜到这震动,战斗的核心转移至哪里,
芬萨理尔,在阿斯加德的腹地,神后种满奇花异草的春日花园中,分明有不安的气息在躁动,
像所有平凡的人类一样,他们两齐刷刷白了脸,士兵们在雷电的怒吼中鱼贯冲向水晶宫,

“退下,怪物,”神后神色严厉地看着渐渐逼近自己的将领,她横着一把锐利的长刀保护着身后瑟瑟发抖的人类女子,挡在他面前的将领很高,尖锐刻薄的下巴和他同样阴翳的眼神让他布满伤疤的脸显得更加恐怖,
“我尚且可饶你一命,”Frigga强硬地走上前,蓝色的裙摆划出一个弧线,伴随着身后人类女子慌乱逃到宫柱后的脚步,她眼神略深地看了人类一眼,“我命大的很呢,”那将领挑衅到,随后极快极猛地拔出佩刀迎上去,
“我是马勒基斯,我来拿回我的东西,”他骨节随着用力而咯咯作响,锋利的刀剑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Frigga的手微微因用力而颤抖,神后拧着眉周旋躲闪,最后狼狈地被突然出现在背后的怪物钳制住,尖锐的刺到抵在她的腹部,神后卷翘的红发因汗水打湿贴着她的脸颊显得有些狼狈,
“告诉我以太分子在哪里?”马勒基斯弯下腰,他低沉的语气像是一条毒蛇嘶嘶作响,
这不难猜到神后的意思,在她露出那样决绝的面容后,还未等到最后否认坚定的话语出口,马勒基斯就准备抬手,可他眼角一闪而过的金色吸引了他,他刚一回头,巨大的肘击击中了他的脑袋,三个精灵矫健的身手片刻把他压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伴随着怪物被长剑此种大腿随后狠狠划下,悲惨的嚎叫声和落了一地的血中神后仓促地逃出钳制的范围,在摔跤前的片刻被扶住,同时马勒基斯手中的剑被丢在远处,剑落在地上发出响声,Frigga惊魂未定地抬头,和宫柱后的Jane一起,看着突然出现在宫殿中的一行人,金发的精灵身材高大,他秘银的铠甲雕刻着异族瑰丽奇异的纹路逆着光闪耀,国王额间的璀璨钻石同他冰蓝色的,深邃的眼一般闪耀,他放下自己刚刚救下的女子,并低沉着声开口,“您是否安好?”国王注视着神后谨慎地拉过呆楞着的人类女子的手,他随后继续急切地问
“尊贵的女士,务必告诉我是否见过一个蓝眼睛的男孩,和我有一样的发色?”精灵王的金发在太阳下熠熠生辉,神后猛然抬头,对视对方冰蓝色的眸,

Thor焦急地赶到这里时看到的正是白发苍苍的神王举着永恒之枪握过妻子的手,他还没来得及询问母亲的情况就被Odin带着电花的白色光线闪得退后一大步,他看见这支突然出现在宫殿中的不速之客,立在宫殿中的高大战士毫不费吹灰之力地侧身闪开,他剑锋又快准地披下Odin身侧的雕像让神王快速退开,
“吾深知这是命定的时刻,吾亦不会就此让金宫陨落异族之手!”

“在诸神的黄昏中,火神Loki的子女,会乘着火海,在从天而降的士兵和金光中,彻底改变这一切,随后所有的故事都将完全改写,”Hel看着Legolas,“这也就是我们所有人被关在这里的原因,”她的手被Alcarinquë握住,朱红色的指甲宛如美人鸟尖锐的爪,

不断挣脱被铁索紧缩的手,Loki的动作随着远处打斗的噪响而停止,他的眼睛因为不可置信而微微睁大,他看见左手边的楼梯前分明站了个人,逆着光微微喘息的精灵一步步沉重地向着自己靠近,冰蓝色的眼睛终于犹如被融化的冰川闪着炙热的光,国王的剑划过遥远的时空狠狠劈向金色的屏障,唇间相碰,抵住舌尖流畅地发出那个最熟悉又恍若隔世的名字,感受这胸膛中最用力真切的一跳,
随着霹雳声,铁钳落在地上碎成两半,宽厚温暖的手握住自己,温度顺着一具身躯传到邪神已经微微发冷的指尖,他很久没见过阳光,只到他的太阳降临在自己面前,跨越了千百年的时空,千万里的国度,像流星划过时空,而恒古的日月同辉,在寒冷漆黑的夜幕中燃烧,
“Thranduil…"

🔥终于!终于!双王见面啦!
🔥番外快更完了?我造你们想看大王怎么英雄救美风风光光地带二公主回家😊
💧小绿叶和Frigga还没有见面啦哈哈,先买个关子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