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Legolas梦游仙境(六)———天生一对番外(完)

金宫殿士兵鱼贯而入冲进地牢,与此同时死死在彩虹桥上和马勒基斯角逐的Thor被巨大的响声震了一下,他向后倒去回头的瞬间,看见眉头紧锁的众神之父带着军队冲劲了王宫,Frigga!突然出现在Thor脑海里的名字让他被红色光剑的火刃砍伤,随后他将敌人死死摔向尖锐的刺头雕像就反身折回,雷神随到之处激起一大片电光火石的闪耀,他红袍飞过的瞬间,几个零散的穿着秘银的士兵悄悄跟上去,他们长发飘起的瞬间露出了尖尖的耳朵,

“尊贵的夫人,我是Loki的伴侣,来自Woodland的Thranduil,他很久之前就突然消失了,我一直在寻找他…"

Frigga一边安抚着惊魂未定的Jane,一边打量一袭戎装铠甲的精灵王,对方谦逊地垂下眼用毫无一丝杂质的蓝眼睛注视他,纯净得犹如化开冰霜的极地湖水,“请您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已经等待太久了,”国王如是说,他将右手置于心头,白金色长发垂下被光芒照耀的闪亮,恰似神后那日在英灵殿看到的小男孩,Jane不可置信的眼神在Thranduil和Frigga之间来回穿越,她的红唇微张,这太超出她的理解了,从Thor这个神话中跳出的男友到整个电光火石又气势恢宏的Asgard,莫名其妙变成Asgard的谎言之神俊美而优雅,居然还有一个精灵孩子,她觉得除非是小行星撞击地球才可能带给她同样的冲击力。神后抿唇静默许久,直到她掐着裙角的手微微发白才开口,
“带他离开吧,异域人,带他逃离他本不该承受的黄昏末日,带他去安静的国度定居,”神后银灰色的眼眸温柔地望着他,婚姻之神用她最美好的祝福和最深的期望如是说,“带我的小儿子去他想要的地方,并陪着他,”
精灵王执起棕发贵妇的手浅浅一吻表示最高的尊敬,他极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向蜿蜒而下的楼梯,“愿维拉庇佑您一生安宁,”他感激地回答,直到身后神王低沉的声音伴随着永恒之枪的光芒传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止是我,还有我真正的兄弟,”Hel就着金色的宫廷长桌坐下,她深紫色的裙摆像一汪深不可测的泉水般荡漾开,死亡女神微微颔首示意Legolas上前来看,她用那只白骨森森的手轻点金色的墙面,朱红的唇蔓出古老而深邃的谜语,Legolas感到自己身下的地面似乎极小地颤动了一下,随后不停止地,像无数道地底传来低沉哀怨的声音在耳边嗡嗡,像百万架破旧的纺织车的砂轮在吱吱旋转,像从身边各个角落传来数以万计七彩的线紧紧捆住他,他能做的,只有麻木地转过头,看见原先连成一片的金色墙面已经裂开,露出一片空地,有一根粗壮的画着血红色花纹的石柱立在空地中央,
石柱中央有两块紧紧相压住的巨石,中间是一条衍生出来的黑色,粗壮的铁链,锁住了旁边奄奄一息躺着的,半透明的一匹狼,他原先金色的皮毛已经暗淡而变的灰蒙蒙了,锋利的爪子被明显地劈伤,一把银色的剑穿透他的上下颚,血顺着它的脸颊一直蔓延到金色的地面上,汇成一条小河,它疲惫地睁开眼睛,它有一双,翠绿的,和Lerad一样的眼睛。

Legolas感觉自己被钉在原地,他感觉到Alcarinquë的裙摆从身边拂过,然后精灵少女半跪在金色的狼身边,她低下头让自己的长发散在对方身上,她的额头和狼的紧紧靠在一起,Alcarinquë抱着低声安慰,狼似乎从他疲惫的身体里发出了一声很低很沉的,从灵魂深处的代表着无限痛苦的呻吟,它把自己的头稍微挪向少女一点,可惜穿过了,Alcarinquë,以及现在蹲在狼身边的Lerad,还有Hel,都摸不到他,他们无法帮他解脱他的痛苦,同样的还有现在伏在Lerad脚步的池水中,那条闪着银光的被划伤鳞片的巨蛇,它睁开他蓝色的蛇眸望着Legolas,

“他们是我真正同父同母的兄弟,在预言中,由女巫Angrboda(悲痛的预兆)和邪神Loki所生的孩子,Fenrir the wolf和Jōrmungandar,”Hel悲伤的声音已经被抛在脑后了,Legolas发现自己已经冲到了Fenrir面前,他颤抖着手抚摸那头伤横累累的狼,金色的巨狼睁开眼,让那只嫩白的,精灵的手抚摸着自己,Legolas发现冰冷的液体顺着自己的脸颊落下,他正在无声的哭,这种巨大的,压的他喘不过气来的悲伤蔓延着整个房间,他身后的巨蛇,只有半张脸的女巫,手上的巨狼,长着翠蓝眼睛的精灵,和…给了他无法触碰拥抱的金发男孩围过来,他们都没法为自己的兄弟擦去眼泪,但他们都陪着他,

“别哭了Legolas,”Lerad眼睛红红的,他小声在Legolas耳边说,“我们所有人,都一直在等你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战士的手是宽厚又温暖的,热量一直顺着相扣的手掌传到Loki心里,他被Thrandui牵着飞快地跑,喘息和落在地上的脚步声让他的心都快跳出来,邪神从没有此刻,像现在这样兴奋,Thranduil背对他的背影似乎和百年前没一点变化,除了变的更加高大宽厚,身边似乎不是嘈杂危险的金宫,而是Asgard二王子意外降落的绿林仙境,是年轻精灵王子拉着的穿梭在阳光下的时光,是站在少年在树林间狂奔的身影,Thranduil的手指搭在原先铐手冰冷锁着的地方,精灵的剑像银色的星飞向敌人的胸膛,然后是零星的血从耳边飞溅,Loki看着拉着自己向前冲的人,彩虹桥上似乎只有他们的存在,

横空飞过的电光让他一下闭了眼,随后被精灵王极快地拉入怀抱中掩护住,他听见Thranduil微微变粗的喘息声,然后指尖的魔法似乎也缓缓恢复,像春意回归大地的生命力般,Loki,谎言与欺骗之神,站在悬崖边界问他的伴侣,高大的精灵国王直直注视着他,眼神专注又挚爱,像注视着自己此生最珍爱的宝物,
“相信我吗?Thran?”他的声音和微翘的黑发被风吹的扬起,同时还有他被蹭出血的嘴角上扬,精灵王紧紧握着他的手没松开,Thranduil为他擦去脸上的血渍,
Thor赶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绿色的身影和金色的身影跳下悬崖,随后最后的衣角被风吞没从手中划过,他记得自己惊恐的呼喊,然后是云间炸开的雾蓝翠绿色魔法像烟花喷泉一样四处扩散,
不断下降的空气中Loki睁开翠绿的眼,正好对上密林王带着带着笑意的蓝眼睛,
[我可以为你做一切]
只要把早不会做的冲动疯狂不可思议的事再做一遍,就会再回年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么我能为你再做什么呢?”Legolas站在水晶宫中央,他稚嫩的童声在房间里回荡,
高挑的死亡女神和戒日女王比肩而立,相似美艳的眉眼望着他,Legolas怀疑自己眼睛花了,不然他怎么看见水晶宫彻底变的透明,天空中有驾着银色飞马车的月亮神和驾着蹦腾火车的太阳神出现,怎么会看见矮人站在夜空上敲下一个个星星,怎么会看见精灵连成一片抵抗金宫士兵,怎么会看见海洋如同奔腾的狂想曲般掀起滔天巨浪,怎么会看见流星连成一片几块砸向水晶宫,然后宫殿开始裂开呢?
“不需要,因为只要你站在这里,真正的诸神黄昏的锁链就开始转动了,”死亡女神和戒日女王同时说,她们散开的长发在空中飞扬,她们翻滚的裙角在光芒中闪烁,她们执着手,像恒古不变的太阳之子和黑暗之子,极昼与极夜的碰撞,

宫殿从他们脚下裂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oki和Thranduil降落在春日女神的黄金果园内,Asgard内部不为人知密密麻麻的空中隧道带他们来到这里,沉甸甸的金苹果压在枝头有翠色的绿叶点缀,在漆黑的夜晚下带了几颗晶莹的露珠,
火神与精灵王站在生命树前,不断壮大的树开始落下数不清的树叶,翠绿的树叶慢慢变成金色,花瓣般落在他们身侧,Loki与Thranduil像是两尊永久伫立在天地间的雕像般站立,
但他们知道,他们唯一需要的只有等待,
原本的火光冲天,雷鸣隆隆声翻滚着压迫天际,火焰中的金宫被照的通亮,映红了南边的天空,
但他们仍旧安静地站着,Loki知道,他将永久地,结束一段孤独的飘零,最后以最恒古不变的形象与他的挚爱共同踏入中州的奇幻国度,
他知道九界之王的位子有多诱人,他知道约顿海姆和阿斯加德中间的代代宿命秘密,
可那又怎样?他已经忍不住与身边的男人走进另一个故事,化作千百年后草原王宫驰骋疆场勇士口中的神话,化作大洋彼岸蒙福之地金银圣树下就着和声归家的身影,
他迫不及待花一生只为与他共同腐烂消失在时间尽头了。

花园的尽头,棕发及腰的高贵神后和他金发的长子出现在花园另一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不和我们一起离开吗?”Alcarinquë回过头,她望着站在长阶尽头的Hel如是问,死亡女神正仰头凝视着火光中安静燃烧的金宫,她半张无暇的脸与身边的火光融为一体,好似远古神话中最圣洁的女神,Alcarinquë的心头猛地一跳,她注视这自己的姐妹回过头,
“不,”Hel平静的说,远处Lerad和Legolas已经不见踪影了,
“你将拥有你崭新的故事,和我截然不同的,你将拥有你崭新的世界,”她站在Alcarinquë身侧,用她完好洁白的手拭去精灵的泪,
“你将去守护你的挚爱,你的世界,而我,则会留下来守着我的,”她冰冷的唇擦过精灵的嘴角,像宁弗洛黛尔花瓣一般轻柔地消失了,她站在火光中,仰起头,仍由贪婪的火舌爬上她的深棕色的海藻般垂下的长发,吞没她蓝宝石般美丽的眼睛,和她宫殿深处早已死去,已经解脱的兄弟,
“星空的光芒会照亮精灵的道路,
森林尽头的宫殿会降落她的守护
暮星的光芒会伴随她的左右
王冠上的启明星会一直明亮”
她沙哑低沉的歌声最后一次在火中响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rigga深吸一口气,她目光复杂地打量着Loki和Thranduil,从没有此刻她更清晰过,她的小儿子要永远离开了,但她不会失去他,因为黑发的俊美神诋将降临在每个他们相遇的梦境中,为他敬爱的母亲读上一首古老的诗歌,
Loki和Thranduil站了一会儿,精灵王感觉到爱人的迟疑,他微微牵着他走上前一些,
“brother,”金发的雷神突然叫住他,Loki愣了一下,最后他跌进一个熟悉的怀抱内,熟悉的气息与力量,Thor的肌肉,随后Frigga握住了Loki的手,
“祝你一切好运,”雷神终于无比真诚,依依不舍地说,
花园尽头跌跌撞撞出现的小身影打破了花园内悲伤的气氛,精灵王和他的伴侣朝他们的小儿子招招手,Frigga的眼角已经变的湿润,她弯下腰看着还不到自己大腿高的,怯生生的小男孩,Legolas漂亮的蓝眼睛和甜甜的笑容带着无人能拒绝的吸引力,他抱住了神后,然后在她脸颊上留下一个吻,
“愿维拉祝愿您,”他说,
Thranduil和Loki在入口边缘朝他招手,Legolas最后深深望了一眼神话,然后像当年的Loki一样的小男孩在雷神和神后的注视下跑向他的父母,Loki和Thranduil一左一右拉住他的手,随后消失在黑暗里了,
Odin因军队的惊呼而回头,他看见远处Idun的花园内那棵正在变小的金苹果树,数不清的落下的树叶变成绿色回到树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就像花园内浅笑的神后那样,安静地站在夜空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egolas,Legolas,”揉揉眼,Legolas被女管家叫醒,他茫然地注视着自己的房间,透过小小的窗,他可以望见一片汪洋蔚蓝的海,被女仆们整理穿戴好衣服并洗漱完毕后,打扮的一丝不苟的小勋爵才跑道船舱顶楼去找正在等待他就餐的家人,
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边正捧着游戏机打得热火朝天的Lerad被Loki轻轻拍了下脑袋并收走后,他才哀号着趴在餐桌上用叉子搓面前的奶酪,婴儿座里的Alcarinquë开心地拍拍手,Legolas也愉快地朝妹妹笑笑,他正在幻想自己的小妹妹长大的样子,
“怎么了,my son,你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一只手正搭在Loki座位上悠闲看着海景的大公回过头询问他的长子,Loki也把视线从小女儿身上收回来,
“没什么,”Legolas环视一周,目光一一扫过望着他的双亲,还是个甜美婴儿的妹妹,一脸无聊的同胞弟弟,红发的女管家和微笑的总管,“只是…"他眨了眨蓝色的眼睛,“只是做了个很长的梦。”

————End————


🌹终于写完啦,这个小番外正是巨长qwq
🌹故事里暗示了一些Reverie的梗,比如陪伴在戒日女王身边的暮星什么的,谁让这是一个和自己玩的这么开心的楼主
❤️谢谢所有看过这篇文,喜欢或评论过我的小伙伴,欢迎贴吧找我玩,就是穆瑱这个名字,我们下一篇文见❤️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