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cp】Stellar Legends 恒星传说 哈利波特auX历史同人 第二章

“为过去铺上一层面纱,一挥魔杖,让一切重新开始,”
“不不,你根本不明白,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你没见过瑟兰迪尔的十六岁,他是多么漂亮而神奇,他带着两百名随从,在那个小峡谷里,面对着索伦的两万军队如同一把势不可挡的黑剑般猛地穿梭过去,年轻的主将就骑着白马在队伍中央,他高高扬起头,亲吻着圣十字并高呼伊露维塔的名字,太阳直直照在他脸上,白金色的长发和铠甲凝为一道耀眼的光,他骄傲地站在天地间。而绣有他古老家族徽志的黛绿色旗帜在他身后飘扬。”

第二章 : Elector 上帝的选侯
“他的脸多年来萦绕在我的心头,那双不可思议的眼睛,如同冰川呼出的雾气,还有那想必在他二十来岁已沧桑毕露的美,垂下的长发太阳下近乎白色。”
古代魔文和占卜课是我学生年代最擅长的两门,教授占卜课的女士来自古老的诺顿家族( Nortun )她以一头石榴花般的红色长发迷倒了大半年轻的狮院学生,挂满叮当金镯的纤细手腕里永远躺着一枚晶莹的水晶球,诺顿女士穿着艳丽的丝质长裙来回踱步,她那根独角兽骨的银色魔杖一碰,在学生全神贯注又惊讶的“哇”中,水晶球内就出现迷雾般朦胧的色泽和映像,于是我们朦朦胧胧地听着她的讲解并寻找具有象征意义的图像,仿佛我们已成功窥探命运长河的一角并牢牢抓住,这时她却沉默不语并似笑非笑看着我们,
“要记住,”她的脸已有些模糊,“占卜学真正的玄妙之处不在于通过小伎俩来解决你后天的考试或教师的问答,”她的幽默赢得后排正以此为目的尝试的学生们愣了下,随后拍手叫好,
诺顿女士对此不置一词,她又向前走了一步,使自己站在教室的中央,她用一种郑重其事却轻柔的语气开口,
“在于能让我们提前窥探命运的重大契机,能牢牢抓住自己所珍爱的事物并在事情尚且有回旋余地时做出改变,”她平静地目光扫视每一个人的眼睛,蓝色的眼珠像极了占卜用的紫晶石,
“很不幸的是,绝大多数情况我们并不能把握住这些机会,更很少参透的到,绝大多数人只是用自己的后半生遗憾后悔罢了,”她的语气很轻很轻,像是一片飘落后就立刻被吹走的羽毛,审视的目光落在后排的洛基身上,诺顿女士仅仅和她最优秀的学生对视了片刻,随即就错开了,
洛基心中猛地跳了下,但随着诺顿女士若无其事地带开话题,他很快也把这件事忘在脑后了。
霍格沃茨的学习生涯算是洛基一生中少有的轻松时光,他享受着抱着厚重的一打打书,在课间和同学一同穿梭在古堡内,每一天自刻着华美浮像的四柱帷幕大床上醒来,他跟随着一群蛇院学生忙碌的生涯就开始,这群纯血的家伙或许都是些清高自大又极为虚伪的装腔作势之辈,(这是贵族的通性)但毋庸置疑他们都极其注重荣誉,因此斯莱特林蝉联学院奖自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四年的时间有多快,在漂浮咒升级到变形咒,从初级魔药到背下整整三十几种的变形汤并完成,还有教师学生之间日渐熟念的关系,他开始和其他学生一起为变形课教授以及魔法史教授取绰号并捉弄他们,就像洛基的父母做的那样,
毕竟霍格沃茨将承载这他七年的回忆,所以这里并不仅仅只有学业,早在之前洛基就被告知整个奥丁森家族都来自于格兰芬多,所以他本也该和索尔一样穿着火焰般炙热的红袍成为狮院的一员,忘了说,这四年来索尔长得飞快,他日益在人们所描述的奥丁年轻时魁梧健硕的体格上飞奔,他是当之无愧的战士,尽管他在魔法史,天文课,魔咒课这类需要要笔杆的科目只得了个不算好看的成绩,但他的黑魔法防御课和校园联赛都是令人刮目相看的高,在过去的三年中,他的童年小团体,
西芙·奥平顿(Sif Orpington),范达尔·勒夫金(Fandral Lufkin),霍格·布特(Hogun Boot)和沃斯塔格·纳齐博(Volstagg Knatchball)重新在狮院相聚,并依旧关系紧密,他因为奥丁的好名声和他自己的热情以及英俊高大颇受欢迎,逐渐在格兰芬多的长桌上早晨还会有些女生的信纸翩翩飞来,索尔向来以此为豪也从不拒绝任何邀请示爱,但他从没和他们之间任何一个人正式交往,这种恰巧能让自幼与索尔定下婚约的西芙保持在一个又嫉妒又为自己拥有这样的未婚夫骄傲的心态,但这种平衡在三年级被打破,索尔公开牵起一个拉文劳尔女生的手并吻了她,后者叫雅恩珊莎·福斯特(Jarsaxa Foster)是个麻瓜女孩且出身平凡,索尔总是坚持叫她简(Jane)并忽视西芙难看的脸色吻她,简以相对出色的成绩在拉文劳尔颇为出名,这名拥有一头棕色卷发和温暖的杏黄眼睛的姑娘在一场联会后和索尔坠入爱河,并且无可救药地坚持牵着格兰芬多王子的手,恰好出身高贵的索尔正乐于扮演一个违背父母婚约追求自己爱情的年轻贵族,而事实证明他的确充当了这个麻瓜文学中追捧的王子角色一辈子。
洛基和索尔字分院后相处渐渐疏远,最终维持在一个恰巧不令人感到尴尬的水平,索尔保持着每周一次来到斯莱特林的长桌前邀请洛基共同就餐或参加聚会,洛基也不太拒绝,他打多任由索尔把手搭在他肩上并喋喋不休地抱怨这西芙和简之间的拉锯战有多么令人苦恼,他和索尔的黄金四人帮关系比童年稍微融洽些,不过那是基于他们彼此的漠视和暂时没因冲突而撕破脸面的情况下。
而洛基,从初入院时腼腆内向的黑发男孩也逐渐蜕变。
哪怕在后来掷火者掀起第一次暴动和魔法界上层贵族对抗时,他当时的同届学生仍旧如此评价到,他是学生时代绝无仅有的人物,根本无人能与他相提并论。
呆在奥丁森家的年纪,这个清秀而轮廓分明的苍白男孩并不被重视,那些贵族男孩甚至暗地里叫他 “小公主”来讥讽他阴柔的长相,但这一点到霍格沃茨就彻底改变了,
他是一位真正天才级别的人物,到不是说他刚上变形课时就能飞快地把针变成花瓶或是背出长长的草药篇章,因为当他发现自己可以做到一切后,他那颗安静跳动又野心勃勃的心就会涌出一大波血液,他要做得更好,乌木魔杖轻轻一挥,宽大的黑袍衣袖滑倒肘部,扑闪着翅膀的白鸽就在烟雾中出现,随着羽毛落满教室并引来阵阵欢呼,白鸽恰好飞好一圈,乖巧地停在桌上,洛基的魔杖再一碰,又变成了原先的花瓶,再变为针,而哪怕是苛刻的教师都纵容了她天赋异禀的学生,这个英俊的男孩侧头笑了笑,睫毛又密又长,翠绿的眸子深不见底。
他在不久前久开始疯狂长个子,现在已经堪堪和索尔并肩了,成绩,外貌,家世,才华,无一不促成他极富魅力的身份,并将他推向众星捧月的高度,
他的身边也开始笼络了一群自己的小团体,但其中只有安格尔伯达得到了他的青睐,披散着深棕色长发的吉恩特抱着书本挂着笑站在洛基身边,银灰色的眼睛好像融化的银子,她浅瑰色的嘴唇因为男孩弯下腰对他说的话而弯起,洛基的声音低沉悦耳,“让我为你变个戏法,想想我们多久能击败他们?”
这时他们四年级是一节寻常不过的黑魔法防御课,门后能通往霍格沃茨的任何一个地方,而今天被分为几组的学生们需要找到自己的对手们,并一一击败他们。好动热血的男孩子早忍不住掏出魔杖跃跃欲试,索尔甚至对洛基和安格尔伯达吹了声口哨,他毋庸置疑拉着简的手,
“我想,你不到半天就能取得胜利了.”洛基的眼睛微微笑,他拿起乌木魔杖率先走入门内。“一言为定.”
洛基大多时候是遵守承诺的,他本该如此。
+++++
“你是个蠢货,萨迪奥的鲁克斯,”锁子甲士兵压低的嗓子,他伸出半个身子向下眺望城门,天青色等旗帜左右对称悬挂在城垛上,白色的十字架闪着光,黑压压的人群在底下来来往往.
“早过了轮班的日子,伊露维塔在上,是什么样的胆小叫你还留在这里,”他推搡着身边的矮个士兵,“快快陪我去喝一顿,正午的太阳把奥克的灵魂都能烤焦,”他们话被远处隆隆的车轮声打断了,守城的士兵踮起脚趴在垛石上眺望,一辆红色的马车缓缓进入视线,四匹健硕的枣红色大马摇晃着脑袋向前迈进,金色的铃铛随着他们的鼻息晃动,驰车人是两个衣着考究的蒙面人,丁零当啷的风铃挂在马车上随风飘荡,所到之处马蹄下尘土飞溅,五湖四海进城的商人士兵们好奇地抬头打量这支奇特的队伍,随后看到为首的红色旗帜上的花纹后又低下头,纷纷自觉退到两侧让道,甚至有不少人嘴里默默念叨着祝福的语句,“Alikusalam…”
“是什么大阵势?南多的小公主算是来接受王储分封啦?”锁子甲士兵低者脑袋瞄进城的马车一边和矮个子鲁克斯咬耳朵,“刚登基的多瑞亚斯王呢?他不是才击退了征服者索伦?这也太快…"他们的声音戛然而止,巡视的卫队队长已经神情严肃地出现在他们身后。
“吾王才在伊露维塔的保佑下击退那篡位者的偷袭,索伦只是个夺取埃瑞詹王位的封臣,他妄自带领两万士兵在吾主自格林伍德的封地的途径之路下偷袭,又被吾主带领的五百人部队击败,伊露维塔在上,他是一位最英勇不过的君主,一位年轻有为又强壮健康的国王,除此以外,不容许你的碎嘴玷污王室与伊露维塔的名字!”士兵们低头哈腰地允诺,随后又低着头弓着背等他离开,鲁克斯龇牙对队长的背影吐口水,一边转头对士兵压低声说,
“可你听说没有,国王带着一个奇怪的面具,银色的花满花纹的面具和盔甲,他们说他气急虚荣时的声音和颤抖的手,那症状像个麻…麻…"
“别说出那上帝诅咒的名字,该死的,你这晦气东西,”锁子甲士兵气急败坏地捂住他的嘴,
“别瞎想,那只是那帮碎嘴婆姨的猜测。”
————
市井之内一位黑袍男子正逆着人群向中心走去,洛基极力压抑着被当成异类的怒气,他这会儿像个流浪汉一样,头发上沾满了木屑,黑色外套的一半也都是火星燃烧过的样子,然而霍格沃茨最英俊迷人的男孩出色的相貌仍叫人侧目,他一把将宽大东的黑袍撩上半截一边藏好魔杖,巫师将散落的黑发齐数撩至耳后一边等着眼打量着座城市,他很久没再进入过麻瓜的世界,而这次必定是转换的箱子出了问题,眼前这个城市的华丽和喧扰震得他头疼,他并不愿意再次多滞留片刻,眼下再次找到奥利凡德的店再回到霍格沃茨才是关键,想到这里,四年前的那个夜晚重现出现在他脑海中,还有留着一头白金色长发的少年…
他的路被一大群涌过来的人挡住了,洛基漂亮的眉毛皱在一起,他刚轻声开口想借道一过就被身后纷纷议论的话和女孩尖细的哭声打断了,他回头,看见人群中央坐了个红发小姑娘,穿着精贵而考究,此时正伤心地掉眼泪,泪水顺着她布满雀斑的脸流下,
小女孩不知感应到什么抬起头,她睁着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看向巫师.
————
宫廷内进出禀报的士兵一波又一波,镀金描绘的石柱旁细细的熏香飘来,直直升到精美描画的圆形穹顶上,那里坐落在五霞彩云中间的金银圣树宝石的枝叶正闪着光,大殿内跪着一批使者,王座上坐着一位年轻的国王,他正神情严肃地责问着失职令宗族王储走势的仆从,
瑟兰督伊的声音微微提高,他被南多王储走丢的消息气的头脑发胀,他的下唇崩成一条线,闭上眼,手指在王座上扣声,每一下都敲得使者吓得心惊胆战,
没人敢直接顶撞年轻的国王,在1182年阿蒙兰克王欧洛费尔在埃尔达内站正酣时,服用了一些异教徒进贡的万灵药治疗伤口,不久突发起高烧,在最后抵御一次袭击后没到十天就一命呜呼,留下年方十四岁的王储瑟兰督伊,由二十位以加里安男爵组成的委员会成为王族监督委员会,拥护这位阿蒙兰克二世登基。
此刻阿蒙兰克二世抬起头,他的视线落在宫廷大门和远处走来的士兵身上,他听见了小女孩和陌生男子的声音,且已能断定那是南多宗室的孩子,陶瑞尔
他注视着一袭走向自己的士兵和为首的黑袍男人,此刻正将小女孩抱在怀里,他有一头乌黑的头发披散着,国王的心头猛地一跳,
洛基没想到自己再一次和这个麻瓜城市的交集是和一个走丢的孩子,恰似四年前的他自己,巫师的俊美容貌和气度吸引了年轻的小王储并促使她放弃害怕走向自己,最后巫师好心地送她归去,并逐渐意识到对方的身份,他心里暗暗叫坏,但只能跟随士兵一同回去王宫报告,
他走近富丽堂皇的宫殿,对着王座上的人鞠躬,指指自己手中的女孩,然后才半压着眼抬头,他听不懂身边士兵在说什么,王座上的国王也望过来,他头一次和国王对上目光,瑟兰督伊的眼睛像昨天一样历历在目,洛基凝视着那瑰丽的霜蓝色,他不太记得当时的心绪—是某种震动,是惊讶和感觉还没有准备好,
他凝目低眉,上前行了屈膝礼,
“尊贵的多瑞亚斯王,神圣的阿蒙兰克陛下,”











注释:
瑟兰督伊:——摘自维基百科
第一纪元末,许多辛达精灵迁居林顿。第二纪元1000年,在巴拉督尔建造之前,他们开始向东迁徙。[1]瑟兰杜伊和他的父亲欧洛斐尔最终抵达了仍有西尔凡精灵生活的大绿林,欧洛斐尔被推选为王,建立了林地王国,定居在阿蒙蓝克。后来欧洛斐尔又率领族人迁徙三次,最终定居在黑森林山脉附近。[2]辛达精灵很快和西尔凡精灵融合,接受了他们的语言,并以西尔凡的形式和风格取名。[3]

固将阿蒙蓝克定为国王封地,
最后一段参考《波斯少年》巴高斯和亚历山大的初见。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