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cp】Stellar Legends 恒星传说 哈利波特x历史同人au 第三章



第三章:The King From Amon Lanc 阿蒙兰克国王

在确认那个端着蜡烛台毕恭毕敬的仆人已经认为自己入睡而离开后,洛基猛地睁开眼, 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眼寂静无声的长廊,而烛光已消失无际,只剩下香薰和棕榈树混合的气息,他迅速地翻下身,探出身子打量窗外确认巡逻的士兵正好轮班错开(他已经观察了三天),然后将宽大的黑色斗篷拉过头顶,跳下窗,
洛基在明霓国斯滞留了很久,在当天接受到国王的款待后,他并没有立即前去和阿蒙兰克二世相认,转而在弯腰接受过谢礼后就离开,他试图凭着四年前早已经模糊的记忆寻找到奥利凡德后就离开,这么做即使到现在也不会被认为是无礼的,因为所有的巫师都知道一个古老的规定,他们不能和麻瓜有过多的交流,更不能擅自在麻瓜的世界使用魔法,以此打扰改变这个世界的秩序。在魔法部的数条法规上,这明明白白写着。
但这其中出了一点差错,哪怕经过大半日的寻找,洛基依旧没能找到奥利凡德,他并不知道怎样穿梭麻瓜世界回到奥丁森庄园,两手空空的小巫师甚至无法和弗利嘉取得联系,于是他无奈地调头寻求圣城之王的庇护收留几日,洛基编造了个错过航线只能再等几日的理由,后者宽容地答应了,并以礼貌而疏远的礼节款待他,洛基被安排在王城中一栋不算偏远的小楼里,而国王似乎从无心与他叙旧,这正好应了巫师的医院,他对这个国家和国王一无所知,除了四年前的奇遇就是在护送这位走失的南多继承人时一路询问的浅薄消息,于是他白天息宿在王宫,夜间绕开麻瓜前去寻找回霍格沃茨的路。
那时的明霓国斯还没有种满药树,棕榈叶狭长的树叶在月光下闪闪发光,白色城墙上悬挂着王室浅绿色嵌弓箭的王旗,大街小巷一片安静,只有身穿黑袍的少年独自走在石板路上,他打量着这座陌生而极富神秘色彩的信仰之都,一边寻找着昨夜留下的痕迹,不知是不是异教的习惯,所有居民在午夜都已关门歇息,大街上看不见一个人影,只有老远处传来士兵巡逻的声音,洛基很快走到一个狭隘小巷里,他隐约看见自己留下的痕迹,于是他施了个荧光咒,借着魔杖细微的光搜寻,还没走几步,突然他的视线一片灰暗,背后有人用麻袋套住他,在他的魔杖对准前猛地一劈,洛基肩膀一疼就昏睡过去。
-————
他醒来时被人用绳子绑了手捆在椅子上,他挣扎着摸自己袖管里的魔杖,然后头上的麻袋被一下子掀开,他强忍着光线的不适应微微睁开眼打量自己四周,他正身处在一间约六十英尺长,四十英尺宽,举架约五十英尺高的长形宴会厅内,多瑞亚斯式的镂空花纹在烛光映射下渐变落在大地上,长厅末尾是一座整块大理石砌成的高坐,宝座上坐着一个人,他头顶悬挂着一个异常精美的天青色十字架,与朴素的宝座形成鲜明的对比,
微微头晕目眩后他凝神一看,啊,果然是白衣翩翩的阿蒙兰克王面色不善地坐在那里,他身边是忠实的大总管加里安,正面色阴沉地瞪视着他,洛基皱着眉承受着刀锋般尖锐的审视眼神,他无奈地低下了头,然后闷声发笑。
厅内还站着几名一言不发,带着面具的士兵,他们似乎都被这行事不安常理出牌的异客吓了一跳,在洛基听见刀剑声出鞘的同时,国王低沉悦耳的声音也在尽头响起,
“这真叫人惊奇,身处在陌生且危险的环境之中,不惊慌失措地求饶或一言不发地紧闭双唇,我有趣的客人,你是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还是对我们过于轻蔑?”
—客人,洛基抓住这个最重要的字眼,看来这个漂亮的麻瓜国王没有像别人那样害怕排斥,在看到自己的魔法后(他深刻确认这一点,因为魔杖确实不在他身边)
于是斯莱特林最聪明的学生沉思片刻,他抬起头,正好对上歪着头审视自己的国王,翠绿色的眼睛透露着狡黠和笑意,银舌头开始忽悠人,
“您瞧,我尊贵的陛下,我本无意伤害您或者您的国家,不然几天前的觐见就是我最好的时机,作为一位窘困途径圣地的旅人,我只愿一睹圣城的风采更不想能见到王上,为此…"他语调轻柔而缓慢,仿佛朗诵一首华美的诗篇而非作为一位被束缚住的囚犯向他的国王求情,可不想绿眼睛巫师的话迅速被国王毫不留情地打断了,
“目睹圣城的风采?还是侦查明霓国斯的防御?若是目睹的风采你又何必千方百计白天栖宿在王城掩人耳目等到夜幕降临在溜走,又为何留下那些不显眼却关键的路标?旅客,你未对我说实话,”国王反唇相讥却不显得刻薄或咄咄逼人,他与生具来的高贵气质让这一切浑然天成,在他言语的同时阿蒙兰克二世一步步走下高座,然后靠近他的囚犯,国王的身材挺拔高大,势必又六英尺,所以他弯下腰,用霜蓝色的眼睛凝视狡猾的囚犯,试图绿色的眼睛里挖掘出什么秘密,
“不难看出你有些智慧且反应迅速,但仅凭这些小聪明和把戏是无法瞒过我的,”他的眼神猛地一变,刀锋般刺向洛基,“在我的圣地王国,我不允许谎言与欺骗玷污这里的一寸土地,我大可把你直接关到无人能寻到地牢然后慢慢挖索,我有足够的耐心,可以等,即使你花费一切时间像枯叶般腐烂在哪里,我的王国仍会在此永恒不朽,”他直起身,并高高抬起头,洛基眼角瞥到已经取出刀的大总管,他的心一跳,心知自己是被麻瓜当作了窥探敌情的刺客,但是否坦言自己的身份仍让他挣扎…
“你不是在对有人救援你或者自救抱有希望吧?”国王突然回头,洛基注意到他手里拿着一根魔杖,没错,是属于洛基的那根乌木魔杖,对于一个巫师来讲,真正匹配自己魔法的魔杖也是他们魔法的传载和珍宝,想到这里,洛基的心提到嗓子口,这根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魔杖被国王戴着手套的手握着,反复把玩,
“这相比对你是意义非浅的重要之物,若你愿意交代,我能此后确保你的安全,”麻瓜国王反复诱导,终于,巫师低下了头,
“您猜怎么着?陛下,您说服我了,”他轻轻嗓子,“但在我为您揭开一切谜团前,我需要得到保障,这只能由你我知道,”他有所指地看着四周的护卫,加里安不赞同地望着瑟兰督伊,然后洛基仿佛猜透他心思般地开口,
“我想总管大人没什么不放心的,我是个被束缚住的犯人,而吾王是为佩剑的战士,且我唯一的工具也被你们没收了,”他睁着无辜的绿眼睛看着加里安,试图让自己更具说服力,“我只是个注重隐私的人,也不喜欢被众目睽睽地盯着.”他说罢放松地笑了,明亮的眼神仿佛漂亮的绿宝石。
瑟兰督伊沉默片刻,不顾加里安的反对挥挥手,“在外厅等我的指令,你们可以辨析我的手势的,”然后国王就坚定地指挥士兵们推下,队伍整齐划一地来到了堂外,将剑重重地拔出放在胸前作为戒备状态,大总管在离开前还颇具有警告意味地看了洛基一眼,后者无知无觉地耸耸肩,在士兵们的声音彻底停止后,国王和他的囚徒又进行再一次对视,然后银舌头这才再开了口,
“一别四年,我的陛下,您的英姿更添了几分光彩,(瑟兰督伊的脸色突然很差)至今您赏赐的戒指仍被我戴在手上,能再次回到圣城并非我计划之中,但请相信,我并非出于侦查或其他鬼鬼祟祟的目的出现在您的领土上,我是出于您意料之外的,我自己的原因,”他的话只得到国王的一声轻哼,然后国王抬抬下巴示意他继续,小骗子王却话锋一转,
“接下来我所要展示的一切,即使是您,我的陛下,相比一生不会有第二次机遇,因为这本是我们的世界所禁止的,但我先来是个规矩打破者(rule breaker),所以再次我要向您请求第二次宽容,请解开我的手,并将我的物品还给我,”他平静地望着国王,看着对方在纠结的神色中挣扎,他又开口,“要知道只有最果敢的勇士才能摘取荆冠上的宝石,您是否是这样勇敢的国王,能打开黑豹的铁笼又足够使他屈服在您的威严之下呢?”
这一次他毫无保留地直视瑟兰督伊的眼睛,洛基望着年轻国王漂亮的蓝眼睛仔细地看,他刚刚想出一个足够让他脱身又足够冒险胆大的计划,但这又说不定日后能让他在史书上留下一笔,他是次子不可能像索尔那样继承一切,而他现在要确定这个国王是否足够有智慧,勇气,足够让他冒险,
他们的视线碰撞在一起,像两头蓄势待发的雄狮无声地打量着自己的对手亮出爪牙,他们小心谨慎地堤防着可能的攻击又揣测着一切动静,试图在下一个瞬间扭转局面彻底取得上风,
在这个瞬间,瑟兰督伊突然笑了,洛基皱着眉看着他,
“我十六岁时,我的父亲被一场暴疾夺取了生命,就在四年前,我登上了圣地王国的王位,野心勃勃的弑君者魔苟斯带着他两万军队滚滚压境围攻了正从领土前去册封的我,魔苟斯号称黄金战神,但最后的胜利者却是我,我们的队伍举着夺来的带着鲜血的黄金十字架进入明霓国斯,那年我只带着六百名士兵,”他目光如炬,定定地望着洛基,随后解开了巫师的手,并交付魔杖,
“那如今,我为何不能确定我能战胜你?”
——————
“这会成为你一生中做过最明智的决策的,陛下,”洛基低着头小心的抚摸检查乌木魔咒是否受损,接下来他抬起头,定定地望着瑟兰督伊,
“瞧吧,陛下,前往别眨眼错过某个瞬间,”瑟兰督伊未反应过来,一道巨大的光芒就唐突地出现在房间中,高个巫师黑袍滚滚向前缓步走来,光芒四射地好像真正的神降临,他翠绿色的眼睛呈现一种瑰丽的色彩,洛基再一挥手,半人高的绿色火焰窜上屋顶,仿佛一头巨鹿抬蹄,随后火花在房屋内跑了一周,消失在巫师的魔杖尖。洛基望着有些愣的麻瓜国王,知道自己的花架子有些唬住瑟兰督伊了,他再装模作样地把魔杖收回袖子,轻轻喉咙开口,
“您的旅客我,可不是什么行骗的江湖骗子或心怀不轨的异教徒,我是来自您不知道的魔法世界里的巫师,梅林在上,我因一些意外出现在您的国度,而这是一条规定,巫师不能随意在你们的世界使用魔法,所以我只能避开您的侍卫暗自寻找回去的路,可不想被您发现。”
“于是我想,何不遵循命定的轨迹?如我等先祖梅林般效忠一位圣明的人类国王?”
“您的旅客拥有您不知道的力量,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愿望,哪怕是窥探敌对国家王宫里的窃窃私语或是招来出其不意的力量改变战局,只要您想,只要我能,我都会实现的,”他似乎还跃跃欲试准备再给阿蒙兰克王露两手好更有说服力,但现实是,哪怕阿蒙兰克是一位只有十八岁的年轻君王,哪怕他从未见过这样神奇的力量,他也不会妄自相信或畏惧,他依旧保留自己足够清醒的理智,于是他打断小巫师的装模作样,
“你想要怎样的回报?若你说这一切有违法规你为何冒着险帮我?”
洛基确实一下被问住了,他没想到国王的心思比自己转的快,还真不能小觑,他想,我只是想找个台阶让你放我回去而已,他定定神把手心的汗擦去,于是这一次,他的眼神变的郑重严肃了,他深呼吸一下,他做出了一个异常胆大的举动,使用了一个自己正在研究的小魔法,那本来是他用来侦查是否有巡视教师出现在宵禁时间内的天台让自己提前溜走,现在可能还有其他的运用…
“我不知道,我的陛下,因为我的命运和心是这么告诉我的,”
“—Expecto Patrodum—"
一大束银白色粉末自魔杖喷射而出,一匹高大的牡鹿出现在他们面前,连洛基也被自己召唤出的守护兽形象吓了一下,他看着这匹高贵的牡鹿低下他的头,走到瑟兰督伊身前让国王抚摸,阿蒙兰克将信将疑地伸出手,迟疑地碰碰巨大的鹿角,白色的手套摩擦鹿角发出沙沙声,然后牡鹿亲昵地蹭蹭他,最后上前一步,消失在国王身体里。
于是洛基借着国王发愣的片刻先扑通一下单膝半跪,并轻吻国王带着手套的手,
“这是我将永久庇护您的魔法,他将跟随您,若您有任何危险或召唤,无论我身在何地我都回出现在您身侧,”
国王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只是触电般立刻抽出自己的手,然后挥挥手,示意侍卫把洛基带下去,就不再说一句话.
+++++
洛基这个晚上被带到一座同样装饰华美的高塔,侍卫们就一动不动地呆在门外守卫了,洛基在一整夜的折腾后早已疲惫不堪,他没想到这个麻瓜国王这么难对付,照这个情形估计至少再等几天,不知道霍格沃茨或者奥丁森家族是否已经派人前来寻找,想到这里,他靠着高塔的窗户坐着,打量着整座华美神秘的明霓国斯城,看着霞光代替深蓝色的夜暮一点点爬上天际,他的眼皮也越来越重,最后合上眼睡着。
第二天清晨他被一大批白衣的仆从叫醒,被服饰着更衣沐浴,他被打扮得得体英俊,披上一件天青色呢绒长袍和银饰腰带,他诧异于国王答应之快,于是在茫然地跟着仆从们,“神父长”被国王召唤前去.
而天空已经变成透明的墨蓝色,嵩草的清香阵阵袭来。

【这里是作者ovo】
本章交代了基妹是怎么因为一时失足和大王搞上(划掉)陷入这段无比复杂的感情的,基妹一心想骗骗麻瓜王放走自己然而却把自己搭进去orz,国王因为很多原因戒心还很重,这里只交待了国王是怎样登基的过程,后面桃子的身份等等等我们下章再继续ouo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