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cp】London Has Fallen 伦敦沦陷(二)

【佛尔克范哥】
屏幕上黑色轿车在街头上自处乱转,爆炸声,惊恐的喊叫还有各地人员七嘴八舌不同语言的讨论,大厅里挤满了各国首要幸存人员,还有一种难以忍受的压抑气氛随着悉悉索索的声音压迫着莱戈拉斯,默克伍德第二继承人的嘴角绷紧,他安静地像一尊雕像,和身侧不停用对讲机试图联系到国王和王后消息的人一起等待,

恐惧,他知道压迫自己神经的名字,而现在,他只能安静的,毫无还击之力的,被动的留在ACPO协会总厅1⃣️,默默祈求家人的安全,身边的阿拉贡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拍拍他的肩膀就不再说话,莱戈拉斯转过头,和阿拉贡无数地交谈。

一切会好起来的,他从阿拉贡安慰的眼神中看到,然后气氛陷入死寂,

大门是在这时被再一次打开,惊慌失措的警卫一拥而上,然后一个高个的浅金色脑袋一闪而过,莱戈拉斯想都没想推搡着人群冲上去,然后一把拉过被围在中心的高个子,
“莱拉德,该死的你没事吧?为什么我联系不上你了!”他急匆匆地抓过孪生弟弟的手臂,却摸到了一手温热的液体,他脑袋一跳,向后退开一步,打量着勾着背的人慢慢站直,原来莱拉德怀里还有一个人,面色苍白的婷多米尔拉着身边警卫的手要纱布,然后急匆匆地擦去莱拉德额头上渗透的血迹,莱拉德深深突出一口气,仿佛把惊慌和血腥味完全从肺叶里排出去似的,他朝莱戈拉斯虚弱地笑笑,然后尽可能大声地朝总指挥台上冷眼看着的索尔,还有大厅里的人宣布,

“刚刚得到一个最糟糕的事情,我们的卫星塔被炸了,换句话说最迟气氛中我们就会彻底失去市区的景象了,别反驳,我刚刚从那儿经过,”他指指自己脑袋上还渗血的纱布。随后多处刺耳的警报声响起,在数位数据员还没来到及反应的同时,大屏幕一下黑了,随后整个大厅爆发出恐慌的哗然。
莱戈拉斯转过身看着孪生弟弟,和他正牵着手的婷多米尔,阿拉贡似乎也反应过来不动声色地考虑,四个年轻的默克伍德人对视,莱戈拉斯注视着弟弟翠色的眼睛,

“但我们还有个更糟糕的消息,”莱拉德压低声音,用幸达语说,
“ada和nana刚刚和护卫队以及阿蒙兰克首都失去联系了,有人混进我们队伍里了,”他像读说明书一样,一字一字呀的很重。
+++++
一路上洛基没说话,

你不能指望这时候omega的身份也能提供多大便利,他们刚刚失去有一个警卫,二十四岁,年轻的费伦还在前座一边搜寻地图一边照最佳捷径,炸弹突然在远处爆炸,然后一个红点和措不及防的扫射就像他们袭来,警卫们对抗了一会儿,随后又是爆炸,在烟雾和陶瑞尔的尖叫中,年轻Alpha正面中枪倒在驾驶座上,然后身边的国王把枪塞在他怀里翻到前座挽救了几乎撞飞桥的车辆。
这也不是第一次,事实上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有敌对的狙击手等在隔壁的大楼,自动穿过了鸡尾酒的水晶杯擦过酒宴漂亮的水晶灯,结果四处躲闪的人群把高个的omega挤来挤去,在又一发子弹冲刺向他前背后的Alpha抓着他卧倒躲过,

所以现在,衣服上还残留着一股火药味,怀里的格洛克硬邦邦地对着窗外,洛基盯着远处的爆炸和飘起的烟雾,突然,头顶的高架上出现几个袭来的小黑点,然后鸣枪声响起,子弹打入天花板,一下子国王随行的两辆车尖叫声四起,开火的巨大响声震的洛基向前一冲,同时车子一下加快,
“ 国王陛下,我是说这车里还有你最亲爱的伴侣和你自己,不必要为了拒绝我的加薪这时候开乱车吧!”陶瑞尔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过来,她脱掉高跟鞋探出身射击,然后不时一下弯腰闪过栏杆和其他车辆,
“这可是对一个近十年没开过车的人最大的刁难,”前排的瑟兰督伊皱着眉,他在洛基厉声的提醒中闪过脑袋躲过突然射入车内的子弹,然后破裂的玻璃打断了他们吵吵嚷嚷的对话,后面一辆车在这时候爆炸翻起,陶瑞尔还震惊地张大嘴没反应过来就被洛基一下按下去,又一枚子弹从背后擦过,一道血痕顿时出现在西装上,然后车内彻底安静下来急速向前。
“那你真是把十年的债务一道还回来,希望你能再稳一些,至少保佑我们见到莱戈拉斯他们交代句遗言,”洛基喘着气说,

安排瑟兰督伊和洛基行程的是阿蒙兰克总部,那头常务秘书长急急匆匆地站在安全部局长身边指挥,葛洛芬戴尔将军安排了飞机和绝对可靠的司机,等待国王王后在郊外的机场先回国,同时特殊事件处理小组的队伍也乘着飞机赶来,特殊任务需要最安全的飞机,这家飞机本身就配备了几整箱的反导弹系统,本身就是为此预留的,

陶瑞尔和他们在郊区就分别,她必须搭乘佛尔克范哥警局的车辆回城搜寻滞留在城里的王子和配行的阿拉贡,为此她匆匆将国王王后交给警卫队后就丢下高跟鞋往城市方向跑去。
+++++
“我们的应急小队从密西西里出发,最多两小时就到达,会与当地政府取得联系,然后一分为二,一队护送国王,一队搜寻王子,”埃尔隆德和葛洛芬戴尔一边听着报道一边看飞行航线,
“五个国家元首已经确认死亡,上百人遇难,”埃尔隆德皱起眉,
“海军一号已经发射,确认国王和王后的飞机已起飞,”他随后微微送了一口气,“让队伍更快一点,我有些担心…”突然急转跳出一张画面,埃尔隆德疑惑地看看电脑屏幕,然后他的视线被屏幕中的人像吸引,一张熟悉的脸
索伦…
“致我们西方的朋友们,还有他们的盟友,”苍老的脸刀刻般的皱纹纵横,还有一跳狰狞的,刺穿右眼的疤痕,老人浑浊的眼睛带着可怕的光芒,
“这曾经的愚蠢举动得到了报复,从空中毁灭我的家族和基地,那么现在,我们的复仇也瞄准了你们…"莱戈拉斯和莱拉德猛地抬头,屏幕蓝色的光照在他们脸上,这张陌生的脸令他们皱起眉毛,
“而此刻,我们正在改变世界,就在几小时后,复仇之火和我们的决心就会在全世界面前闪现,等待吧,这一刻就要到来了,”画面随机熄灭,留下会议室里的人面面相觑,直到一边的数据员出口,
“埃尔隆德大人,我们失去国王的联系了…”
+++++
头晕目眩,几小时的奔波和体力不支,还有突如其来的爆炸,惊恐一波波席卷洛基的头脑,他的Alpha正在一旁但这仍然不足以安慰他,他已经发挥了自己的极致,现在,不确定的安全,随时可能危险的处境,还有莱戈拉斯仍然不知下落,一切都像针一样刺着洛基的头脑,他拧着眉抵着鬓角对抗。
“这场谋杀,我不能用其他词语形容它…至少策划了几年,我们现在一头雾水,”飞机上乘务长低声和瑟兰督伊汇报,国王皱着眉,他示意士兵递给洛基毯子,他握住伴侣的手安慰对方,这时候信息素的味道就让士兵皱着眉退后些,瑟兰督伊沉默地将毯子裹住洛基,并递上热水,多年的结合在这一刻有所体现,他释放的信息素渐渐让洛基平静下来,随后他自己脑海里的刺痛也有所减缓,
“我们在浴血奋战,但我确信这会过去,”他安慰到,霜蓝色的眼睛流露出温柔,“这次回国就好,我们就休个假,退掉外交事宜搬进行宫城堡住一段时间,”洛基还没来得及露出一个微笑,窗外飞向他们的导弹就让飞机再一次颠簸,然后乘务长快步跑进驾驶室指挥,他听见反导弹系统被打开,然后是交火,瑟兰督伊一边搂着他一边握紧扶手,他睁大眼睛望着窗外,
诸神在上,务必保护…巨大的鸣笛声打断了他,士兵模模糊糊地对话,随后瑟兰督伊站了起来,
洛基望着Alpha,
莱戈拉斯…莱拉德…,还有奥卡琳奎依的脸在脑海中浮现,
巨大的冲击和火花让世界都变的一边寂静,他记得士兵惊呼“反导弹系统奔溃”,还有“陪护飞机准备好牺牲,”然后是巨大的撞击,他的眼睛睁大,在最后一秒,瑟兰督伊从驾驶室里冲出来迈向他,他记的自己伸出手,然后是和许多年前一样他被紧紧护住…
世界再度归于黑暗。
+++++
莱戈拉斯和莱拉德从试图和外界联系中停止,他们抬起头,听到房屋外巨大的坠落声和爆炸声。

作者注:
1⃣️:警察局长协会
其实这篇文一开始是因为看伦敦沦陷的热血打开,然后所以只设定短篇,现在感觉没有美国特效果然文力不足干巴巴的哭😢,表示之前有GN要看所以才更,如果这一章没人要继续的话我要不默默坑了…?

评论(1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