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cp】The Riot Club 喧嚣贵族

标题:喧嚣贵族 The Riot Club
作者:穆瑱
配对:ThranduilxLoki无差
警告:有令人不适的强/吻,且非瑟兰督伊
简介:改编自同名电影,有隐藏的abo,不良富二代基妹砸了一家属于超低调富豪大王的店
弃权声明:一切不属于我,除了ooc,迟来的七夕彩蛋一发完❤️

“76年的彼得绿堡!”他在起哄声中干了哪杯酒,
“请问篙雀的正确进食方法是怎么样的?”
“莫迪凯长寿还是玛土萨拉长寿?”
“什么是罗马浴?”
“切尔腾纳姆金杯赛马和越野障碍赛马哪个先举办的?”
“剑桥的三一学院和牛津的三一学院哪个更悠久,”酒热一股脑儿地冲上他的脸,他一把推开笑着的希腊裔同伴的手一边大步冲向草坪中央的喷泉,那帮富豪子弟还举着手电筒朝他凌乱的照着,偌大的剑桥校园重要只剩下他们刺耳的笑声,还有玻璃瓶碎在大理石壁灯上的声音,
“可别现在回答,洛基,快点还有四十秒!”他们一边追逐一边穿过草坪,然后洛基迅速地转身,所有人都一股脑围上来,九个高大的男人像母鸡看护小鸡般围着他,
“快点,还有三十秒,一个个按顺序回答,”他们雀跃着把视线聚焦在那张小纸条上,背后还有几人窃窃私语地对着答案,洛基满脸潮红地看着他们,他难耐地把脖子上披着的那条绿围巾扯下来,丢在地上迎来再一片嘘声,

这可得让我为诸位介绍下前因后果,The Riot Club,这可是剑桥最著名的阔绰子弟俱乐部,上一届提前辞职的英国首相是在这里认识他的伦敦市长幕僚,在上上一届摄政王还在这里开始他的仕途发展,早在20世纪初期就建立的俱乐部有一个绝对严苛的入会标准,“他们得是最聪明的,最富有的,最优秀的人,这是一群未来首脑的集会,”本届会长如是说,这也就限定了,2000多人的剑桥学院,只有10人才能进入喧嚣俱乐部,换句话来讲,他们走上家族规定的道路前最后一块放肆之地,

“哦该死的篙雀,必须是它们围上围嘴吃,

当然像洛基·奥丁森这样的贵族之子,进入喧嚣俱乐部是最毋庸置疑的事,他的兄长索尔·奥丁森是上一届最传奇的会长,当年他带着他的死党开着一辆骚红色的劳斯莱斯在深夜巡逛伦敦是一代传奇,顺便和现任美国首富托尼·斯塔克喝嗨了周围五十里所有的酒吧,他们拿水晶杯在吧台当保龄球,然后丢下一大捆钞票扬长而去,这奠定了一直延续至今的喧嚣俱乐部在附近酒吧的黑名单,

“快快快加油兄弟,”布雷斯特一边咬着手电筒一边十指飞快地按着手机,他准备约上他所有的女伴在他樱草山上的豪宅周末来一次聚会,那头女伴才发了个暧昧勾人的短信,还没等他笑的手电筒掉下前,洛基已经皱着眉说出下一个答案,“莫迪凯,毋庸置疑,”

事实上,换位思考下就可以理解,如果你有个姓氏后加上Master尊称的父亲,他喜欢在开学第一天就气势昂扬地带着全家高抬着头审视他小儿子的宿舍,“这像个兔子窝,洛基,都容不下转身,”他一边忽视宿管僵硬的笑一边指指点点,“哪怕是作为校董,我也必须要你换个环境,不允许因此混迹在一群散发着铜钱臭的中产阶级中,就换到索尔当年的宿舍,”洛基在一边靠着墙单手松开紧的让他窒息的领带,他听到这句话后,才轻笑着抬起头,
“您没有想过我不想住在索尔呆过的地方吗?”他看着奥丁的眉头紧紧锁在一起,绿眼睛中的笑意几乎荡开,洛基得意地欣赏着父亲愤怒地视线,他们冷冷的对视让气氛陷入僵持,

“让别人用呕吐物淹没你,”他在嘈杂的欢呼声中又答对一题,深夜刺骨的寒冷让他下意识打了个颤,洛基眯着眼再猛灌一口威士忌,火焰般的炙热顿时在他的喉咙里燃烧,他扯掉自己的西装外套,正拿着稿子的苏尔特下意识吞了吞口水,他别过头想不让自己的视线太过火热地盯在洛基湿透了的衬衫下,若影若现的紧实腰线,

“哦,洛基我的宝贝,让你父亲来处理好这件事,毕竟你是个omega,而所有父母都会担心这一点,”弗丽嘉适当地开口缓解父子两之间的矛盾,她温暖的手握住洛基的,随后洛基咬牙僵持片刻也低下头,顺应奥丁阔步走向宿管安排,顺便和早已等在外的原先宿舍主人交涉,那个内敛的beta小鸡啄米般点头迎合,洛基过强的自信心让他抬不起头,内疚的羞愧爬满他的内心,
是的,和整个奥丁森家族不同,洛基·奥丁森是个omega,

“再提醒我一遍问题,”他大声的询问哄笑七倒八歪的贵公子们,最后他一锤定音,
“切尔腾纳姆金杯赛马,”随后哄闹的伙伴揉乱他的头发宣布他入会,喷射的香槟几乎让他睁不开眼睛,随着扑通声,醉倒的希腊裔会长被人丢进喷泉,只剩下喧哗的吵闹声在空无一人的校园里飘荡。

于是在他们结束冗长的开学典礼,他们很快就开始自己的俱乐部庆典,众所周知,臭民昭著的喧嚣俱乐部的入会通知即新生的宿舍大扫荡,所以当洛基和往常一样回到宿舍,迎接他的是被喷漆彩蛋“装点”过的宿舍,他入会的也就无可更改了。
最初的时候喧嚣俱乐部只在校园折腾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洛基实实在在地享受了一下俱乐部身后的自由,比如站在天台用扩音器读王尔德的情诗,比如穿的奇形怪状在大厅游荡,再比如在合唱队面前淋上一整桶红酒,所有的终结是苏尔特提出希望为了庆祝新生入会来一次聚餐,美曰其名是欢迎会,但由于被列为附近酒吧的黑名单,他们又不得不赶到五十里开外的郊区筛选餐厅,
于是他们选中了一家外表不起眼的餐馆,并且乘着跑车前来的贵族们还衣着光鲜地在餐馆前集体合照,伴随着他们同样昂贵的车,这有个前提,每年俱乐部会征收个人一万英镑的会员费,用于香槟,最主要用于事后赔偿,此外,他们还会在萨尔德街集体定制西装。当洛基听到“青年领袖峰会”的名号也忍不住闷笑出声,可当他们走过不起眼的一楼进入包厢后,他也惊讶地瞪大眼睛赞赏,
“绝对算是意料之外的世外天地,”他如是赞叹苏尔特的办事效率,谁也没想到,这家不起眼的乡村餐馆居然有个宽敞华丽的聚会包厢,还考究地用墙板和水晶灯模仿镜厅风味,叉枝水晶灯和金盏蜡烛以及橱柜内玲琅满目的瓷器绝对是名家臻品,大手笔的装潢绝对超过整家餐馆的年收入,让洛基怀疑是某个低调富豪的私人包厢。

所有的疑虑在鸡尾酒和威士忌混合中想泡泡一样消失,很快在酒精的作用下烟消云撒,只剩下满桌大笑和越发放肆的行径,蜡烛东倒西歪地倒在托盏中,自制的深水炸弹让所有人都沉浸在迷迷糊糊的醉酒中,连抑制剂下的信息素也开始翻腾。
+++++
不过他们的确猜到一件事,这的确是属于某位富豪的私人包厢,不过瑟兰督伊绝对不拥有低调的品质,作为默克伍德公国王储的他只在学生时期逗留在伦敦,这也不能阻止某位享乐主义的王储特地买下一家餐馆作为私人聚会场所,他还特地把二楼按照自己品味打造成包厢,平时并不对外开放,所以在他离开伦敦后餐馆经理也就肆无忌惮地出租包厢以盈利了,但他万万没想到,素来行踪不定的王储居然真的会因为自己校董事身份回来参加新一届开学仪式,
废话,阿尔达王室集团早就有意将商业重心移到欧洲了,
于是新生入学仪式当天,坐在二层校董专席的瑟兰督伊小口抿着他的波尔多葡萄酒,一边面无表情地扫视剑桥大厅内长桌前密密麻麻的新生,好友埃尔隆德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一边接力讨好他的校方代表也叨叨不止,在两种杂音中间,他早已凭借多年来的习惯找到一种大和谐,顺便是不是恩,啊地应和几声,让某位校方因为他气势汹汹又具有侵略性的信息素颤了颤,
虽然社会发展至今三种性别的限制已经逐渐缩小,人们在公众场合自觉用抑制剂,omega早可以上学工作,但随意扩散信息素仍被认为是很粗鲁的行为,现在只有一种解释可以说明这位贵族先生的举动,不耐烦,你快闭嘴。
#真是超高冷啊,校董先生。

埃尔隆德早就见怪不怪地继续他的讨论,他和瑟兰督伊初步计划谈判下基本条款和市场后就会离开,所以出席新生会只是顺便,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讨论,
“你认为在这里立足的北欧家族需要我们拉拢?”“恩”
“你觉得他们掌握的资源比这些英国佬(重音)更好?“恩”
埃尔隆德身为和瑟兰督伊从小相识的朋友已经能完美地从他的恩中翻译出其中情绪,于是自从他与心爱的凯勒布里安成婚后,他甚至对常年孤身一人又冷淡的瑟兰督伊多了点包容和理解,比较他已经迎来了双胞胎儿子的诞生,瑟兰督伊还在单身的孤独中徘徊,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都带上几分让人汗毛直立的关怀,他把话题扯出生意,就这北欧贵族继续,
“说到北欧贵族,今年奥丁森家的小儿子入学了,”一旁被冷落许久的校方代表赶快殷勤地指着洛基的位置,瑟兰督伊懒洋洋地随意丢过去一个视线,正好看到洛基掏出私藏偷渡的香槟和周围的朋友分享,
黑头发,看起来挺白的,他把视线盯着那瓶模模糊糊的香槟,好像酒品还可以,但是看的不清楚脸
这时候洛基似乎被人叫了名字,于是他抬头,看向靠近校董席的长桌,露出一双闪亮又深邃的绿眼睛,带着酒醉的一丝丝红晕,
恩?
瑟兰迪尔的手抖了一下,水晶杯内的红酒在他的衬衫上留下一片酒渍,他清楚地感觉到内心漏跳了一拍,
埃尔隆德一回头,看见瑟兰督伊发红的耳朵尖。
+++++
酒过三巡,从开始小打小闹的玩笑到越发尖锐的下流话,他们一边跺脚一边把酒杯扫落在地上,这群出身高贵的Alpha们想随意街头的酒鬼一半肆意开服务生的玩笑,有大胆的已经伸手去够满脸通红女侍者的手,后者惊慌失措地端着盘子冲出房间,剩下一群人哄堂大笑一边回忆自己从前的艳遇,而身为omega的洛基却像是酒醒了般紧闭双唇,毋庸置疑之前的举动和开omega的玩笑已经直接冒犯了他,
“等下我得给你们带来个惊喜,”那个希腊裔的Alpha结巴这说,“我请来了最著名的女士,她随后就到,然后我们坐在桌前一边喝酒,而她会在桌下…"他刻意停下去只用几个露骨的眼神扫视同胞们,
有人兴奋地站起来做着夸张的动作,其余的起哄,
“最好的Blow job,爽翻了!”
洛基只觉得一片翻江倒海的恶心,他下意识地看向手机,准备发简讯给索尔,然而在他划开屏幕的片刻,电量耗尽的黑屏则映得他面色惨白,

楼下的经理都围在吧台前低着头,一位身穿风衣的高大Alpha面无表情地坐在吧台前,谁也没想到瑟兰督伊会心血来潮带上埃尔隆德在离开前再度聚会,然而包厢已经出租,而楼上传来的笑声,跺脚声更让瑟兰督伊的青筋挑动的越发狰狞,他向来有强烈的独占欲,埃尔隆德也爱莫能助地摇摇头,经理看到远处门外走来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顿时冷汗都直淌下面颊,他三步并两步冲上去,压低声音与其交涉,
“感谢你的光临,但请你去别处做生意,这里不欢迎你。”瑟兰督伊较好的听力让他一字不差地听到对方话的内容,以及其余侍者的窃窃私语,伴随着又一个酒杯落在地上的声音和笑声,一位略显狼狈的女侍者从楼上冲下来,瑟兰督伊猛地站起来,在埃尔隆德可以阻止他之前冲上二楼,其余人面面相觑片刻,随后或安慰女孩或跟着冲上去,

“哦,我亲爱的维娅女士说她被前门堵住了,我让她从安全通道进来,用不了多久,"希腊裔Alpha的话让所有人都兴奋起来,洛基却再也忍不住冷着脸站起来,他走向大门却被拦住了,
正是布雷斯特,
他长得和洛基眉眼间有些想,但更为粗糙,他用一种遗憾的语气补充到,
“别急着离开啊,洛基,听说伊顿多是Chicky boy,”他忽略洛基气的通红的脸,“而且在场的各位也并非都喜欢女士吧,身为新加入的成员,你留下来不是更好吗?”恼羞成怒的巴掌狠狠扇向他的脸,洛基正要快步离开又被人从背后拉住,布雷斯特顶着红肿的脸恶狠狠地看着他,“反正你是个omega,所有我们这种家族的omega只有一条路,日后你的伴侣肯定也在这里,还不如现在省去你和你家族的时间,”他强硬地吻向洛基,洛基尖锐的咬住他的嘴唇并胡乱地推开他,他的眼睛变得通红,洛基咬牙切齿地朝他怒吼,“再敢碰我一根手指,我想你承诺,我哥哥索尔,或者无论什么人,一定把你满嘴的牙齿一颗颗打下来,"布雷斯特耸耸肩一步步向前,洛基竭力挣脱背后的钳制,他看着那张恶心的脸逐渐靠近,还有作呕的信息素,“闻闻你自己,难道你不想这样吗?”周围又响起刺耳的笑声,
突然一声惊雷般巨响,紧闭的大门被一脚踹开,一位高大的Alpha面色阴沉地站在门口,随后一步步走进来,他的信息素有倾略性而强势无比,较为弱小的几个Alpha几乎要顺从本能跪下来,
“你们在,干什么?”他一字一字恶狠狠地说,一下子把洛基从钳制中拯救出,他一边快速脱下自己的风衣披在被汗湿透的洛基身上一边死死盯着其余的九个人,霜蓝色的眼睛中掀起的惊涛骇浪一下子唬住他们,气氛僵持的可怕,布雷斯特愣了好一会儿才结巴地开口,他试图上前几步,
“你…你算什么,敢这么对我说话和插手…我会让…"他话还没说到一半,瑟兰督伊怒极反笑,上前猛地揪住他的领结,力气之大让他一下只有出气声,背后的几人刚想上前帮忙就看到埃尔隆德和其余侍者走进来,顿时再度缩在墙角不动,瑟兰督伊把他的脸扳向自己,随后开口,
“作为餐馆的主人,还有你学校的校董,我现在通知你,你闯了再大不过的祸,几乎可以让你身败名裂,赔偿的事情我会直接和你的父母联系,但今天发生的一切,”他刀一般的眼神直直甩向环顾的几人,“一个字也不许说出去,从后也不许去继续找他,其余惩罚明日校内会有你的律师通知你,”他随后丢下布雷斯特,在Alpha喘气的时候带着洛基离开。
+++++
事情处理完已经是后半夜,洛基沉默地坐在瑟兰督伊的副驾驶位置,等校董先生播完最后一通指令并做进车内时他才开口借用对方的手机,“向来回给弗丽嘉简讯让他放心,”低着头打字的洛基如是说,“今天感谢您的帮助,”他惜字如金地道谢,在瑟兰督伊眼里像一只独自舔伤的小兽,看着这个比自己小六岁的男孩,瑟兰督伊的语气也放松下来,“许多人在入学时都会交上乱七八糟的朋友,然后在大二画一整年甩掉他们,这算是给你的一个教训,”他看洛基停下打字,于是继续,
“你并不用靠交这些自命不凡的朋友来提升自己的道路,依附家族的他们日后只会成为家族安排职位中的一个位置,除此以外日渐堕落,”洛基像是被截中伤口般抬头,他强忍着怒气和眼中几许滚下的泪水反驳,
“即使这样,他们也是Alpha,我们生来就不被几乎相同重视,我得靠双倍的努力得到他们一半的机会,可即使是这样,”他冷笑着看瑟兰督伊,“我仍旧被当作家族的附庸,”
年长Alpha定定地听他说完话,他思考了一会儿,才注视着洛基开口,
“但你依旧知道你自己的价值,你比他们有能力又优秀的多,像一只稚鹰,”他见洛基的情绪平复下来又继续,
“我看过你写的十四行诗,还有你伊顿学院的记录,只要你愿意,你的前途将远比他们光明,”瑟兰督伊想了想,又补充道,“你有良好的出身和自己的能力,远能创造奇迹,”还有一双很漂亮的绿眼睛,
洛基只是望着他,翠色的绿眼睛里闪过几许别样的光彩,他僵持片刻,随后转过头缩在瑟兰督伊的风衣下休息。洛基似乎自然而然放下防备的戒心,他感觉沉沉的睡意席卷而来,在半梦半醒的间隙,他睁开眼睛看窗外寂静沉默的伦敦城,不夜国的灯光带着冷意洒在空荡的街头,风声和马路的摩擦声轻轻飘荡在耳边,他转过头,望着瑟兰督伊硬挺漂亮的侧颜,最终沉沉闭上眼。
第二天清晨他从宿舍醒来,昨夜的宿醉和闹事都消失的干干净净,只有桌上一封信提醒他一切曾经发生过。
+++++
喧嚣俱乐部此后确实没在找过洛基,一部分原因是校园里居然有时能看见瑟兰督伊悠闲地散步,不过有时校董先生的伞下会多一个高挑修长的身影,看起来有点像洛基·奥丁森。毕竟他们都向欧洛费瑞恩先生赔了不少钱,不敢再贸然前去。
洛基此后似乎有改过自新的态度,但时不时会对耿直的老教授加以玩笑和捉弄,这时候他又会被教授气呼呼地带到校董办公室,然后他又会在教授惊讶的眼神中自然而然地霸占校董办公室最舒适的沙发,一边和瑟兰督伊打招呼,
埃尔隆德不知道为什么瑟兰督伊会改变主意留下来,不过那天看到老友异常活跃的情绪和话异常多大概猜到,果然几年后的阿尔达王室聚会时他看见瑟兰督伊挽着伴侣的手笑的一脸幸福。
至于索尔,在一年后的剑桥开放日时他前去探望弟弟,但不知为什么洛基边上空了一个位置,等了许久,他长两届的学长,现任校董之一瑟兰督伊才带着一副无奈而纵容的微笑落座,而洛基在索尔眼睛几乎要瞪出来时握住对方的手,
“亲爱的校董先生,我在看玛莎·努斯保姆的《欲望的治疗》时有些疑惑,您能帮帮我吗?”他睁着一双闪亮的绿眼睛问道。

——END

评论(1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