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cp】守护神咒 坠入x战马 衍生cp 五十粉点梗

标题:守护神咒
作者:穆瑱
配对:罗伊(坠入)x尼克尔斯(战马)无差 (兰博基尼cp衍生)
简介:亚力珊卓是个住在医院里的五岁姑娘,她有个漂亮朋友叫罗伊,直到有一天,她看见罗伊的病房里有一位高大的军官在探望他。
补充:为了方便写文尼克尔斯不是只骑马俑刺枪的简单装备,而罗伊也不是美国人。

记忆中,亚力珊卓是去过德文郡的。

那是她五岁在后院子的橘树下踩楼梯摘果子,然后不慎跌落下来摔断了一只手,就被家人送进了乡村的医院,此后住了很久。

那时大概是1915年,她现在有些记不清了,只知道那时一战已经开始不久,德国人用钢铁造的大炮和血雨腥风般的炸药轰开欧洲一度宁静的日子,接下来噩梦般黑色的战斗机就长久地隐藏在灰黑色的天空和乌云中,一阵寂静后,血红炙热的火花就会再度在已化为废墟的土地上炸开,防空洞里的人面色惨白地望着彼此,静静地听着,“砰,砰”的声音又重又沉地敲在防空洞上,细碎的灰尘落在哭泣的小姑娘的头上。

她记忆里是没那段时间的,这都是从医院里其余窃窃私语的护士空中听来的,穿着素白裙子的护士们总三三两两地聚集在门口眺望远处,十来个人围着一张再小不过的报纸头抵着头看。亚力珊卓对战争的概念则都是从一个朋友,她有个朋友,住在底层靠近花园的病房,有一天亚力珊卓的纸条飘进了他的房间,那是一个年轻的漂亮男人,友好地从帷幕中伸出手把纸张还给她,
“嘿,亚力珊卓,你知道你的名字是按照亚历山大大帝的名字来取的吗?”
男人瘫在床上,他的双腿用白色的纱布吊起来,于是他只好半倾着身子叫准备离开的小姑娘,
“想听听他的故事吗?”

她年长的朋友叫罗伊,罗伊是个相当漂亮风趣的人,有一肚子永远讲不完的故事,对于仍旧是个孩子的亚力珊卓,整个气氛压抑又枯燥的医院里只有这间靠着花园的病房才有一点意思,她喜欢翘着腿,靠在罗伊的病床上,一边数着罗伊一根根长而敲的睫毛一边望着窗外的橘子树,罗伊则会用低沉缓慢的声音给她讲故事,偶尔她回头,看见罗伊一边玩她的长辫子,而罗伊的眼睛就变成一种漂亮的令人惊叹的乌蓝色,于是亚力珊卓梦中的蒙面英雄也长了一双乌蓝色的眼睛,他们有时花上一个下午靠着窗边听罗伊讲故事,傍晚时,亚力珊卓又要被看护带走睡觉,这时罗伊就微笑着与她告白,但每一次亚力珊卓回头,都看见她的朋友望着自己床角的双腿和孤零零的房间出神,这时,他的眼睛又浮上一层薄薄的灰绿,仿佛一片抹不开的浓雾,

直到一天,她按照惯例起床,为她穿衣服的护士小姐安妮今天显得格外漂亮,她特意把自己的金发按照海报上的时尚女郎那样盘卷起来,又在护士外套里穿一条红色的裙子,画了口红的女人眼睛亮晶晶的,她手脚利索地为亚力珊卓收拾妥当,又说,
“今天皇家骑兵队35中队的士兵来村子里,他们得在这里歇息一阵,有很多上过战场的年轻军官都要来,他们得带着伤员住在医院附近,”她兴冲冲地说,然后又解释,“你知道军队和骑兵是什么样的吗?我等下偷偷带你出去看看好不好?只要你这两天听话地自己照顾自己,”亚力珊卓那时什么也不知道,她只觉得自己不能按时去找罗伊听故事,安妮看她兴致不高地耷拉着脑袋,又担心她一个人留在医院乱跑会让逃出去的自己被护士长受罚,于是她急忙哄亚力珊卓,
“我会给你买橘子糖,在集市上吉姆大叔家的那种,”亚力珊卓妥协了,她在心里向自己的漂亮朋友道歉,就跟着安妮去集市了。

一向空旷安静的村庄一下子热闹起来,不算宽敞的石子路两边挤满了人,自从战争开始后经济一下拮据起来,平时打补丁裙的姑娘们都换上压在箱子底下的陈旧碎花裙和问好友借来的红底鞋,她们一个个捧着花,高惦着脚朝道口张望,亚力珊卓也被安妮牵在人群前面,拉着她手的安妮手心全是汗,不只她,还有很多别的护士都溜出来,她们抹着亮晶晶的口红光彩照人地张望着。

那时远处传来一阵沉闷的,惊雷一般地声音,还有大地隐约地颤抖起来,亚力珊卓害怕地抓紧安妮的裙角,护士则小声安慰她几句就继续抬头瞻望,亚力珊卓有些害怕地朝后挤挤,有被兴奋地姑娘们推搡着向前,这时她看见远处一根根银色的旗杆慢慢冒出地面,随后是飘扬着的蓝色军旗连成一片,然后是一辆辆超级大的军绿色卡车慢慢出现,有几位带着高帽的年轻男子坐在车上,他们背后银色的枪杆闪闪发光,这时她耳边的人群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巨响,所有人兴奋地大喊,姑娘们的鲜花和朴素的锦带都到处飘扬,亚力珊卓身边所有的人都一个劲地往上拥,她看见为首车上有个军官脱下帽子并英挺地朝众人挥手,金色的阳光落在他同样金灿灿的,梳的一丝不苟的大背头和胸膛上的军衔上闪烁的令人睁不开眼,他脸上锋利的线条英俊无比,一种精巧优雅和冷冽的气息结合在他身上,唯有那双宝石蓝的眼睛最为明亮,他身边的另一位军官梳着两撇小胡子,眼神尖锐而深邃,个子与他不相上下,他们喊出口号,随后整支军队都爆发出整齐划一又嘹亮的应答。

亚力珊卓在人群的欢呼声声和推搡声中出神地望着渐渐靠近的军队,她不自禁地跟着人群一同欢呼起来,一只翘起定着石膏的胳膊也不挺挥动,身边的裙尾和衣边不挺地拂过她的脸,不久她觉得抓着她的手一下松开,亚力珊卓害怕的往前一扑抓了个空,她打量着自己已经被挤到集市中间的位置,
“安妮!安妮!”她又害怕又焦急地叫唤,但不一会儿声音就被盖住了。一瞬间害怕像夜间披了斗篷的鬼魅版抓住她,小姑娘慌乱地自处乱跑,她一下撞在一个高大的身影上,

“你在找谁,我的小淑女?”那人转过头,蹲下身来看着他,是军车里的年轻军官,声音又好听又耐心,他耐心地拭去亚力珊卓脸上的泪痕,一边微笑着拍拍她的背,亚力珊卓望着他的蓝眼睛,她突然发现,军官的眼睛变成和罗伊一样的乌蓝色。

这是亚力珊卓认识尼克尔斯的过程。

后来尼克尔斯上尉为走丢的小女孩卖了一整袋橘子糖并一边抱着她一边拍着她的背,亚力珊卓才停止哭泣,她跟着尼克尔斯上尉,还有尼克尔斯军队里的士兵打招呼,在她抽抽泣泣地介绍自己的名字和医院后,尼克尔斯上尉大笑着打断她,他请女孩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汽车缓缓地开向医院,背后的军队威风凛凛地踏着步子。
“你知道吗,亚力珊卓,你的名字是根据亚历山大大帝取的,”他朝她眨眨眼,然后和军队一起前去医院,亚力珊卓被平安无事地护送回医院,由一整支军队,她到大门是看见了着急的护士长和哭花脸的安妮,安妮本来蓄着泪的眼睛一下瞪大,她狼狈地接过尼克尔斯上尉递给她的手帕和亚力珊卓的手,然后亚力珊卓看见她的脸变得红通通的,她细声和上尉道谢,视线一刻不停地黏在军官身上。

午饭过后,望着一大袋橘子糖出神地亚力珊卓才想到她的好朋友罗伊,她伸长脑袋望着楼下正和军官们交涉的护士长,飞快地用完好的那只手抓住袋子兴冲冲的冲下楼,她想和罗伊道歉,然后一边吃着橘子糖一边继续昨天亚历山大历险的故事,她还准备和罗伊谈谈尼克尔斯上尉。

她飞快地下楼,午后暖洋洋的余光照在楼梯上,她踏着光格兴冲冲地跑下去,跟着光一路穿过走道,穿过绿色墙纸的走廊,穿过堆橘子的车,然后冲到罗伊的病房前,她丢了一颗橘子糖到嘴里,甜滋滋的味道在味蕾散开,她蹦蹦跳跳地向前去,看见白色的门在拐角处出现,然后准备冲进去,

“我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沉稳悦耳的男声止住了她的步子,她凑出脑袋大量,一边回想着有些熟悉的声音,意外地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她朋友的床前,金色的头发一下子让她想起来,那是尼克尔斯上尉,他背对着亚力珊卓站在空荡荡的病房内,在她朋友的床前,
气氛安静了好一会儿,她才听到罗伊的声音响起,不同于平常和自己讲故事的声音,罗伊的声音冷漠清晰地响起,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尼克尔斯,”他平淡无奇的声音让亚力珊卓有些害怕地躲在门后,她看见上尉的头低下了,他缓缓地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的军帽丢在罗伊的床头,
“你知道我从不会这么对你…"他缓缓地回答,语气低下而沉默,这下她朋友棕色的脑袋也靠后倒在枕头上,
“我曾经给你写了信…在你和罗西离开之前,但你一次也没回过我,然后,你就和罗西一起漂洋过海,去了美国,”罗伊棕色的脑袋转了转,他别过头不看上尉,房间里只剩下风扇转动的声音,死寂的僵持在房间里弥漫着,
“亚力珊卓?你站在门外做什么?”路过的护士长叫住她的名字,躲在门背后的小姑娘一僵,她看见她躺在病床上的朋友动作一顿,探出脑袋来,尼克拉斯上尉也转过身,
“进门来吧,亚力珊卓,我看见你的辫子了,”她的朋友用平淡的声音叫唤她的名字,她走近房间,怯生生地打量尼克尔斯上尉和罗伊,罗伊看到她手中的橘子糖,摆摆手,
“是我的小姑娘要来听故事了,”他冲亚力珊卓笑笑,亚力珊卓的眼睛打量着站在一边的上尉,然后自觉地坐在罗伊的床头。
+++++
尼克尔斯上尉是罗伊从小一块长大的朋友,他来自一个尊贵的贵族家庭,而罗伊则是乡绅的孩子,而后罗伊离开家乡,去了大洋彼岸的美国成了演员,而后来受伤,又被送回这里疗愈。
“罗伊是个出色的演员,”尼克尔斯坐在另一张病床上说,而罗伊则低着头看亚力珊卓的画,
这点亚力珊卓是知道的,她还知道罗伊有过一个漂亮的女伴,似乎是尼克尔斯口中的罗西,罗西曾经在很久之前跑来医院探望罗伊,她闷声趴在罗伊身上哭了一阵,眼影湿漉漉地花开,但随后她又踩着高跟鞋抹去泪上了一个打扮时髦男人的车,亚力珊卓看见他们在车里接吻,然后罗西就再未出现。

但尼克尔斯却经常出现,

他并不做什么事,只是坐在罗伊床边的椅子上,有时罗伊为亚力珊卓讲故事,他则也插一两句,他也懂得很多,知道罗伊故事里那些晦涩的典故,还有绚烂的神话,
他的故事中,有五位神勇的勇士,他们共同挑战邪恶的总督,要为自己或他人报仇,他们各有神通,结合在一起成为在强大不过的团队。
他的故事中,年轻的亚历山大大帝带着他蓬勃的野心,与他同样年轻的朋友用铁骑踏平帝国。

尼克尔斯还是个温柔的人,

他常常在清晨出现,带着一束橘子花或随便那里找来的书,他微笑着和亚力珊卓打招呼,并把自己的帽子借给女孩,罗伊总是对这些事物不屑一顾,但又不做声地收下,他看着尼克尔斯带亚力珊卓在集市转圈,为他送上意料之外的小玩意或是特别的书,尼克尔斯教亚力珊卓跳伦敦的交谊舞,他便在一旁无声地凝视,有时会和尼克尔斯一起哼一些亚力珊卓没听过的曲子。
但他也不主动和尼克尔斯搭话,偶尔会有士兵把前线的报告送进病房,尼克尔斯就会起身到外面的院子讨论,回来时又是一脸轻松的神色,仿佛之前的一切从没发生,但罗伊却板着脸不说话,有时亚力珊卓朦朦胧胧睡去,又听见他们轻声交谈,
“前线的德国在伊普雷大胜?”
“黑格爵士误判了,我们很快要打过去和他们会合,”

“得等伤员先好一些,我需要新的物资,还有尾随的36中队回合,”
但等亚力珊卓醒来,他们有对此缄默不提,罗伊仍旧给亚力珊卓讲亚历山大大帝以及五位勇士的故事,而尼克拉斯上尉坐在一边。
但那故事的结局急转直下,亚历山大大帝在他终生的伴侣赫菲斯提安死去后,抱着尸体哭了三天三夜,随后他举办了一场有史以来最华丽的葬礼,倾举国之力为他的朋友哀悼,他的身体状况也急转直下,在赫菲斯提安死去的几个月后追随离开,而他偌大的帝国在随之二十年也分裂消亡。
五勇士也一个个死去,他们或者为了掩护朋友,或者为了和强大的敌人拼搏,或者在逃亡途中死去,仅剩下的蒙面人也被他心爱的女子出卖,他乌蓝色的眼睛变得暗淡,在城塔上摇摇欲坠,最后毫无还击地在总督的院子里被抓住,

亚力珊卓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直到一天晚上,罗伊在尼克尔斯走后截住她,男人一本一眼地告诉她自己需要在药房第三排的药罐,他本身温柔的乌蓝色又夹杂着一丝灰绿。
“你得给我带来哪个药瓶,我才能继续这个故事,我才能…像蒙面者那样活下去,”
亚力珊卓看着她朋友的神色照做了。
但她看见了辐射科穿着放射服的医生,看见了窗外夜色中点燃的煤油灯,看见了梦中颤颤巍巍掉下去的灯,而她的椅子,也和梦中一样,颤颤巍巍地跌落。
她醒来时尼克尔斯上尉坐在她身边,而罗伊也在,罗伊的眼睛布满血丝,似乎是哭过的神色,而尼克尔斯的神色则是是异常严肃。
他们在安慰女孩后准备离开,
“为什么你故事中的每个人都会死去?”她在两人离开前哭着问,罗伊眼眶内的泪水几乎落下,而尼克尔斯却突然转身,他抱住亚力珊卓说,

“因为每一次牺牲,每一个失去都是为了再次重聚,他们希望蒙面者能击败总督,而魔法也会帮他,”他目光定定地看着亚力珊卓,
“你记得我告诉过你的北欧神话吗?后面的故事是,在蒙面者溺死之际,他呼唤了他的朋友的帮助,他呼唤了最伟大的魔法之神洛基的名字,而洛基是火神,他拯救了他的朋友,并用烈火烧死了邪恶的总督,然后他们一起离开,”尼克尔斯抚摸着亚力珊卓的脸,上尉的眼睛在灯光下变成纯粹的翠绿,
“每一次你呼唤魔法,他就会降临在你身边守护你,”
亚力珊卓终于破涕为笑。

“因为你是个懦夫,罗伊,”他平静地站着门栏边,望着病床上的罗伊,
“你从没有选择让自己更有利的路,也拒绝接受生命中所有的不如意,”罗伊猛地抬头,他死死盯着尼克尔斯,却说不出话,
“你让亚力珊卓为你偷取玛咖,就因为你现在卧病在床,你知道多少重伤的士兵期望战场上的玛咖吗?多少人直接割去双腿也要活下来,”一种锐利的直视击败了他,罗伊说不出话来,他只能睁大眼睛望着尼克拉斯,
“很多士兵,都在自己的身边带上心爱人的照片,多数人会死去,带着一张焦黑的小照片,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参加这场该死的仗吗?你口中永远不会胜利的战争?”
“我不是什么盲目的爱/国/者,我所做的一切开始不过是为了对得起我的姓氏,我怕得要死,但后来,我所有身边战壕里的同胞兄弟都是农奴的孩子,可在战争中我们都一样,我们都为之一个目标努力,我想要我爱着的人能活着,等战争过去,我还能回到我的家乡,我还能回到伍斯托克,我还能看见我们儿时的老城和村社,我还想活着去找你,那个逃到美国的演员,”
他打不上前,一把抓住罗伊的衣领,
“我该死的怕得要死,我就带了一件东西上战场,你在我十五岁时,送我的locket,里面有你的照片,我该死的抓着这条项链在战壕里躺着,在我痛的要死的时候,在我快要去见上帝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得活着去见你,即使你是个胆…"
罗伊抓住他的头发狠狠吻住他。
“你要是活着回来,我就和你一起去伍斯托克,说到做到,”他哽咽道
+++++
尼克尔斯上尉还在小镇里呆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罗伊的心情快活很多,有时尼克尔斯推着他外出,直到傍晚才回来,在亚力珊卓伤好了后他们又双双对过去的事情想她抱歉,后来带她一块儿出行。

尼克尔斯在三月时必须出征了,他的伤员好的大多,物资也准备充足,他刚刚为自己购置了一匹德文郡最好的战马,准备带他一起上战场。

上尉和罗伊获得了一个新的locket,是斯图尔特1⃣️,那个蓄胡的严肃军官送他们的,那代替了上尉十五岁时一直带在身边旧的那个。上尉在领走之前,亚力珊卓一直送他到森林口,并严肃地宣示自己会保护好罗伊,上尉胯下马,温柔地对女孩笑了笑,
“记得我们的魔法吗?只要你说出口,我会一直守护着你,”
亚力珊卓大哭抱住她。

等女孩回来,罗伊正看着一枚有些陈旧的locket出声。

而后不久亚力珊卓就跟随父母离开德文郡,离开英国逃亡,但一九一七年的冬天,当她和其他难民守在收音机边听到德国投降的消息,她和其他难民一起在破旧的帐篷里失声痛哭。在尼尔拉斯上尉离开不久,诺曼底登陆战役使得整个欧洲战场的局势瞬间转变,随后胜利的消息就送到人民耳边。
此后十几年的宁静内,二战又继续爆发,更为残酷的战争中亚力珊卓长大,她在哪些血雨腥风内躲闪着寻求生存的机会,她仍旧记得儿时德文郡里遇见的上尉和病人,还有那个魔法咒语,或许是天命,有一次她被困在塌陷的餐厅内,数十位纳粹围绕着搜寻,她念叨着儿时的咒语,在地狱般死寂过后,她意外地活了下来,望着周遭空荡荡的房子,儿时的感动和回忆涌上心头,她的确感到尼克拉斯说的那句话的意思,是爱,在守护着她。

一九三七年,二战结束,亚力珊卓回到德文郡定居,此后不久,她收到了一份来自伍斯托克的来信,里面夹着一颗橘子糖。

------END

注释:1⃣️:斯图尔特,本尼在(战马)中扮演的少校名字

评论(1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