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cp】 LONDON HAS FALLEN 伦敦沦陷 03

Chapter Three:

黏稠而炎热的空气中,洛基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带着色彩的回忆在脑海中像全息影像一样一幕幕浮现,他自小是最顽劣又不省心的那一类,所以从草坪上的高尔夫聚会到三一学院外伦敦彻夜飙车,如果不是那张烫金的邀请函…随后金色的灯光渐渐闪烁,他还没从草坪树叶青涩香气里缓过来,高大而富有压迫性的王储就背着光走来,还不是国王的瑟兰督伊用浅蓝色的眼睛凝视着他,于是他又死心塌地地走近默克伍德的王宫,和王储一起站在聚光灯下,尾戒在交握的手上璀璨如黄金。
也不是那么死心塌地…因为洛基恨那些条条框框,像恨那些无时无刻不在闪烁的聚光灯一样,但他看到国王回头亮的惊人的眼睛,和他背后空空如也的大厅,那种沸腾的厌恶又渐渐平息下来,他想起温莎公爵身边的美国女人,一种强大而疲惫的叹息又在他心中响起,

喧哗的声音渐渐在他耳边平息,换为一股柔和的安宁在他脑海里盘旋,巨大的安全感像海绵一样包裹住洛基,他感到疲惫的身躯都渐渐伸展,睡意像海浪一样袭来。我想就这样睡去…

“洛基,”冰凉的液体落在他脸上,

“洛基,”潮水般的睡意一点点驱散,

低鸣声渐渐消失,转换为破损的风声,还有拉链划开,皮鞋踩在草坪上的闷声,他费力地睁开眼,国王正半靠着舱壁,或许只能称得上残骸,搂着他,用一块不知道那里找出来的毯子,而默克伍德国王那头打理的油光水滑的长发也散乱开,他额角有一处不小的伤口,几缕烧焦的黑烟在他焦急转为惊喜的脸后升起,

在原地休息了片刻后,国王半搂着伴侣蹒跚离开,机舱里的驾驶人员的尸体已经冷却,而随后不久,摩托车轮摩擦草坪的声音出现,一群黑衣车队迅速驶向两人消失的残骸边,个别人停了下来,摘得头盔走进飞机内,其余人则跟着耳机指令继续,他们腰间都别着一把枪,黑色的枪管发着寒光。

也不是那么想睡去…洛基望着瑟兰督伊,他比从前看上去老了些,但他仍然小臂曲线绷的紧紧的手依旧牢牢抓住洛基,和平常一样,永不放开。

+++++
距离莱戈拉斯和同胞兄弟碰面已经过去几小时,几小时内人群连续爆发出三次哗然,直到最后一次高大的金发警署公然站在指挥台上,气势汹汹地指挥警员有条不紊地抓住起哄人员并威胁要把他们丢出门才平息下来,为此莱戈拉斯终于对这个叫索尔的总警署多了一丝丝的欣赏。

他用George Cleverley的手工皮鞋跟蹭着地面,烦躁又苦恼地抵着胀痛的鬓角,在不久之前莱拉德正软磨硬泡地劝他的女友先一步跟随护卫队前往大使馆,暂时脱离SAM威胁区域,在送走了泪眼婆娑的婷多米尔后,就剩下莱拉德,莱戈拉斯和阿拉贡三人狼狈地站着面面相觑,勉强保持场面的平静。他的这位同胞弟弟向来对自己的男友保佑敌视,于是此刻莱拉德扫了一眼十指紧扣的哥哥和总负责人,扯扯嘴角在对面坐下翻出口袋里的烟,
“你猜什么,原先我以为至少得经历一番艰苦卓绝的奋斗,”莱戈拉斯毫不客气地瞪了弟弟一眼,顺便忽视阿拉贡讪讪的笑把手拉的更紧一点,“据我所知,还没有什么法律能阻止Omega去找他的Alpha,况且我们又不活在勃朗特的小说里,”

莱拉德先是一惊,眯起眼睛看同胞兄弟,默克伍德国王的长子是个Omega,但这也没阻止他成为一个和身为Alpha的莱拉德一起爬树打架的小伙,他们一块长大,拔高身量,锋利了轮廓,直到有一天埃尔隆德带着留学归来的养子出现…他们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直到莱拉德忽然咧嘴笑起来,然后用最认真的眼神把眼神转向黑发男人,“这是欧洛斐瑞恩家族最珍贵的财富了,”阿拉贡也珍重其实地望着他,没松开莱戈拉斯的手,“你把莱戈拉斯带来佛尔克范哥,就得负责把他安全带回去,至于别的,我剩下回去再解决,”他忽视莱戈拉斯气呼呼的嚷嚷,“向我保证,阿拉贡,”

那稳重的黑发男人站起来,用最真诚的语气回答,“我向你保证,一生如此,”

莱拉德抓起桌上的水灌进喉咙里,注意到正站在警厅中央的索尔正在盯着他们看,他挪开视线,装作没看到,也没那个心情,
“希望情况好转起来,不然三个凑在面前的默克伍德王储,足够凑齐一场盛宴,”
+++++
伦敦司空见惯的阴雨绵绵带来一片铁灰色的天空,洛基回头看见瑟兰督伊正在别扭地调试他的手机,随后不耐烦的国王从背后扒下米粒大小的移动追踪器,丢到垃圾桶后拍拍手离开,一边拉着洛基敲开锁着的地铁门,一边对依然闪亮的监控摄像比了个六,
“感谢HBO,至少我得比斐迪南大公死的晚些,”国王一边感叹一边接过洛基的手把他一把拽上断截的电梯,他们朝小路从地铁穿过,然后直接去佛尔克范哥的军机六处,暂时看起来没有更加安全的所在,积水弄脏了手工皮鞋,大公还跑得不紧不慢,他一边抬头看着天花板缝传来的灯光,一边不动声色地拉过伴侣,洛基叹气,一边主动从伴侣身侧摸出手枪,

“话别说太早,”手枪上档发出冰冷的机械声,“或许我应该告诉你,不然日后没机会了就可惜了,”没等国王回答就有一道手电筒照下来,随后是劈头盖脸的子弹亲吻地面,国王屏息沉默片刻,把洛基推进仄道,
“呆在原地,”

保险栓叮当落在地面,随后火光映亮了阴暗的过道,枪声迅猛地交火起来,弹道凶猛地在身边擦过被惊险避开,背后又传来通讯对讲机和脚步声,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枪声响起,瑟兰督伊惊地回头,戴面具的全副武装Alpha已经倒在地上,正中眉心的弹孔渗血,洛基正喘息举着手枪正面而站,
“我前不久参加了集训班,”他的伴侣风轻云淡地介绍,大公喘息着为他抚去带着血渍的黑发,一边挣扎地上前吻上去,片刻之后两人又赶紧分开,随后迅速跑向出口。
+++++
“规划口是佛尔克范哥的地铁口连向整座城市的中转电站,我们的士兵现在已经掌握西区老城道部分,现在正在抢救东区,”总警署把两位王储和负责人带进了指挥室,那金发男人如是介绍,一边指点屏幕上不断跳动的红点,“这三个位置是已知的索伦具体对接点,已经有警署前去,但暂时还没发现贵国首脑,”莱拉德对此耸肩,“他的两个儿子在十几年前的爆炸案里炸断了腿,但却没丢命,历史遗留问题,”

“那我们算是跟丢了?毫无线索了?”莱戈拉斯把自己丢进椅子,眼睛直直盯着大屏幕,阿拉贡在前不久才低声告诉他飞机坠机问题,默克伍德方面堪堪恢复联系,而至今与父亲失去联系已有三个小时。气氛一时陷入僵持的死寂,索尔忍不住回头看着两位金发的王子,无名的思绪占据了除了特发事件以外的焦躁之情,他们长得完全不像洛基…

“有默克伍德方面特机,是专线,距离佛尔克范哥只有一刻钟的路程,”画面和对话框突然截进,随后是埃尔隆德的声音,“查询用电量,我们的专家勘测到了两个高消耗的用电点,这在现在绝不寻常,”他皱眉的画面出现在大屏幕上,“时间快不够了,必要时你们两应该提前回来,”还没等两人辩驳,又是一幅突然跳出来的监控录像,“目标人员核实,”带耳麦的女人毫无感情地报告,“东城地铁入口,”

画面被调大,是国王不甚清楚的画面和手,隐约看得见王后跟在他身后,莱戈拉斯顿了顿,随后缓缓吐气,心情顿时轻懈许多,“可这个六是什么意思?”

一旁沉默许久的阿拉贡突然抬起头,他似乎想到什么,紧紧盯着模糊的画面一阵,然后脱口而出,
“军机六处!国王是左撇子!”
+++++
“希望最糟糕的情况不会发生,”在经过一番盘问后瑟兰督伊和洛基终于稳当地来到了隐蔽的公寓,高大的非裔保镖扛着枪站在门外,而冷静的接点人员正有条不紊地和总部联系,在这当口,瑟兰督伊有条不紊地为自己找来了一杯威士忌,酒精暂时麻痹了他后颈擦伤地疼痛,他又顺便给洛基倒了一杯,“再不济我们儿子和女儿还安全带在默克伍德,除了不知道跑到哪里的埃勒瑞尔,”

洛基只是微笑,唇角的弧度清浅温柔,“我亲爱的瑟兰…”他咏叹调般地开口,“鉴于日后也许没有机会我只能对你坦白,莱戈拉斯和莱拉德都在佛尔克范哥,而埃尔隆德家的养子正在和你的大儿子约会,我已经同意了,”

“噢,维拉,”瑟兰督伊明显强忍怒气,他几乎咆哮,“我从没同意过,而且这下我势必得活下去好好拜访一下埃尔隆德!”他刚想上前一步询问却被监控大门的图像所吸引,十余个穿着阿斯加德警服的军人正从前门探寻,“是国家护卫队?”

“我恐怕不是,陛下,”画面一下子亮堂起来,带着擦伤的陶瑞尔和莱拉德以及莱戈拉斯出现在画面上,外加一位陌生的黑发男人,瑟兰督伊不需要问就知道他是谁,但此刻恐惧冲散了他们成功对接的喜悦,
“现在才过了五分钟,无论如何队伍不可能那么快赶到,”随机后门开始响起枪声,门外的保镖顿了一下,然后提枪离开,连一旁的工作人员也严肃地起身,“而他们监控的方式就是我们的CUV系统,”

瑟兰督伊右手无名指上的细长金戒指烫的他甚至皱起眉,而洛基微凉的手恰轻轻握了他一下,他回头,看着自己的伴侣认真地注视着自己,眼睛亮的惊人,
“我本来计划这次会面后就飞去贝尔法斯特的滨海公寓和你分开一段时间,但是现在,”他闭上眼睛,把额头抵着国王的下颚,“我改变计划了,如果我们都能活下来,那一直当你的辛普森也没什么毕竟上帝对我一点也不公平,而我总得烦恼又忙碌,”
国王平生第一次感觉到眼眶些许酸涩,他搂过洛基的头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力气之大几乎把洛基的手捏碎,
“我明白,”他用自己的心一同回答,随后声音被翻滚的枪火声和王储的尖叫一起吞灭。

————TBC


这次之后居然还得有一更????拖延症的仰天长啸啊!!!下一次又轮到更虚荣年代于是我又不知道这篇完结何去何从QAQ

评论(1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