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魔法茶话会

名称:魔法茶话会
作者:穆瑱
配对:ThranduilXLoki / DracoXHarry / ArthurXMerlin / Dr.StrangeXEverett Ross
简介:OOC,看到博士说多次元生物会跑出来想到的脑洞,和漫画无关,伦敦圣所迎来一众魔法师聚会,不负责任脑洞一发完💓,放飞自我不知道写什么,但请各位看官宝贝认真食用cptag!


“那么,”蓝色的几何图案凭空出现,金色的光芒中Stephen Strange拍拍斗篷上的灰从魔法阵中走出来,并径直坐在圆桌之首,他双腿交叠,友好地看着长桌边的一众魔法师,五彩斑斓的魔法球在空中游走。
“这次有新成员加入我们的会谈吗?”他扯出一个微笑,并由衷为伦敦圣所的生机勃勃感到高兴。

一:壁炉—霍格沃茨

雨下的阴沉的午后,Stephen两个月来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坐在伦敦圣所的壁炉旁,听说他的老对头Casillas最近逃出了多玛姆的控制,却立即人间蒸发,最近复仇者们也不需要他这个顾问频繁出面帮助,万幸,世界太平,而他可以坐在自己最爱的软椅里,慢条斯理地品尝伯爵红茶,随手翻阅最新资讯,

“棒极了,美国队长终于和钢铁侠和好了,”他自言自语,“而我则不用继续像陀螺那样在中间两头转,”斗篷为他再续一杯,点头似的认同,
“可我的问题还没解决,那个大块头三次半夜把门敲的粉碎,就为了找他那家长里短的弟弟,”Stephen由衷伸了个懒腰,他转头看见斗篷飘向了壁炉,

壁炉里的火烧的滋滋通红,“嗨,你什么问题,”他伸长脖子扭头喊道,却听见壁炉里的碳石没命地尖叫起来,金色的火花噼里啪啦往外蹦,Stephen猛地站起身,刚要疾步冲上去,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就从壁炉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柄扫帚,尖头正往下滴水,

“敏说的对,下雨天大魁地奇糟透了,”那人低着头,一边把头顶糟透了的斗篷扯下来,他打了个寒颤,然后扭头看着举着武器的Stephen,

“嗨,伙计,我想我走错路了,”那人翠绿的眼睛尴尬地撇着他,乱糟糟的头发间有个闪电状的伤疤,他摊开手,在Stephen发话前抓起扫帚冲击壁炉,还没等一秒又重现出现,他们大眼对小眼沉默着,

“哇哦,我出了点毛病,”男人赔笑道,在斗篷在他身边飘来飘去,触碰到他之前男人又再度消失。Stephen耸耸肩,刚准备做回沙发又被身后的声音打断,对方湿漉漉的鞋子踩在他新买的羊毛地毯上。

“实在抱歉,实在抱歉!最后一次!”他又重新钻回壁炉。

第五次,Harry Potter终于拧着眉低声咒骂撞到自己的Malfoy,他正准备掏出斗篷里的魔杖,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送到他面前,由一件悬浮斗篷,

“休息会儿吧,先生,”沙发那头的男人无奈地叹气,他收起手里的武器,伸出手,
“Stephen Strange,这儿的负责人,”

魔法界救世主赶紧把湿漉漉的手胡乱摸一把衣襟,握上去,“Harry ,Harry Potter,我很抱歉毁了你的地毯。”

二:藏书室—卡梅洛特

除去第一次见面的糟糕印象,Harry和Stephen已经快速地熟识起来,前者带来了黄油啤酒,多味豆和最新的光轮4000,啤酒和球赛总是男人最好的朋友,于是他们在以救世主正牌男友Draco Malfoy吃味的情况下熟络起来,至少保持着两周一次的畅通魔法交流,

这天他们正在藏书室,Stephen向Harry介绍这个世界,

“这是什么意思?也有一个Dark Lord,而他身后也有一群小喽喽?”Harry转过身,他们一起盯着面前悬浮的书和柱子,猩红的图案正纂刻在中央,

“对极了,”Stephen由衷地叹气,“世界总比看起来脆弱,而英雄总是不够用,”他用蓝色的魔法幻化出Casillas的肖像,

“这是我前任老对头,他杀了我老师来着,现在逃出多玛姆的怀抱钻进了兔子洞,”他稍顿片刻,“据说当初是因为生无可恋才来到圣所,鬼知道是多大的打击才让人心甘情愿变成那个熊猫眼,”

Harry被他逗笑了,他脱口而出,“那得让我见到梅林本尊或者我妈妈,不然我可不做这样的赔本生意,”

他们在雕刻着各种星球的教厅走过,拱厅上数百块石头向外凸出来,一路向下延伸,形成一个奇异的多面体,上面绘制了一些奇异的符号,它向人们讲述了一个真实的圣杯故事。

“这是我们的魔法世界对梅林的描述,虽然只有那么个片段,但我很乐意带你各处转转...”这时地面突然猛烈地震动起来,Stephen的斗篷伙计又飞上了天花板,

魔法,Stephen心想,他已经把上次和Harry相遇的经历忘的差不多了,但以确信确实圣所有时会跑出来一些奇异的伙伴,他在心底默哀,而身边的Harry已经举起魔杖。

其它物品都开始猛烈颤抖,除了天花板,连吊灯都纹丝不动,斗篷先生安静地守在那里,Stephen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和Harry注视着一个巨大的光圈出现,随后———

“除你武器—!”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年轻的男人,或者说男孩从光圈里走出来,他是个相貌英俊,大约二十三四的年轻人,长者一头棕褐色头发,穿着朴素,他若有所思地望着斗篷和惊慌失措的Harry,而后者看起来已经快要晕倒了,

他笑起来“我看出来了,我出场的有点吓人,”

其实还好,Stephen心想,他瞥了一眼面色惨白的救世主,拉拉对方,“Harry,只是一些和你一样闯进来的朋友,”

“梅,梅林!梅林在上!”对方没命地尖叫起来,立刻“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这下轮到Merlin奇怪了,他本身就是个腼腆的小伙子,涨红了脸,此刻费力地把Harry拉起来,“我不知道世界上除了卡梅洛特我的名气那么大一,”

三:玻璃窗—阿斯加德

第三次经验终于让Stephen Strange收获了一条最最珍贵的经验:永远,永远,不要随意谈论其他法师!

自从Merlin出现在伦敦圣所后,魔法世界的几位首脑争先恐后地来此拜访,Stephen为此气炸了,他甚至想贴块标签上写:闲杂魔法人员勿入,见梅林者收费,毕竟自从有来宾后,伦敦圣所里的毯子,壁炉,沙发和天花板都重新换了一遍,好在不久他们就在Harry的组织下有序离开并不再出现,而他们三个则保持两周一次的小聚,每个救世主都有自己的烦心事,于是聚会的意义除了魔法交流和粉丝见面会还多了心里咨询会。

“在Arthur离开后的几百年,我一直在卡梅洛特附近游走,但再没有一处让我停下来,毕竟没有比他更伟大的人值得我追随了,”Merlin的酒杯里注满白兰地,他微微皱眉,随后一口饮尽,挤出一个
微笑,“但我知道他会再度出现,所以我穿梭在各个时空寻找他,在这漫长而孤独的等待时光中,所幸我遇见你们,”他顿了顿,红晕为他增添了几分气色,“感谢你们,我的朋友,现在我知道该怎么度过这段时间了,”

Stephen走到Merlin身边,他理解地拍拍魔法之祖的肩,“一切总归会过去,”

他们又絮絮叨叨谈论了一会儿魔法历史,终于指针指向十二时,他们喝光了所有的红酒开始谈论Stephen的问题,“超级英雄烦的要命,因为他们总措手不及地出现,然后指挥一大堆烂活儿,”酒精使他的舌头有些发麻,斗篷试图移开他的杯子,然后失败了,Stephen愤慨地站起身,猛锤一下桌子,

“最令我生气的是那个叫Thor的外星人,就在昨天,他居然又半夜砸我的门来咨询他父亲和弟弟的事,要我说,这些神域人都没有礼貌!”Harry刚要插话,突然一声巨响在顶层砸响,蓝色的警灯在斜坡下亮起来,警笛声响起,汇成一片光和声的海洋,三个魔法师对望一眼,然后Stephen跌跌撞撞地站起来,他走到门口,打开门,尽最大的力向外吼,
“超级英雄聚会!没别的!行行好!”门外的行人只是稍稍瞥了一眼,又各自离开,他没好气地关门,然后“啪”地一下将灯打开,

一声轻笑,一抹绿色从眼前掠过,楼梯口站着一个独眼白发男人,正一脸轻松惬意地笑着望着三人,Stephen愣了一会儿才把他和Odin对上脸,他刚要制造魔法阵提醒复仇者,那人又“啪”地打响响指,变成一个高挑消瘦的年轻男人,所有人瞪大眼,看着穿着墨绿披风的邪神走下楼梯,

“不是吧,”Loki瞪大眼,“居然真的有蝼蚁不认识我?”

Stephen深吸一口气,舒缓内心对神域人最大的不满,他说,“老兄,这里可不是反派俱乐部,更何况这儿有大门,你也有魔法,不用靠砸玻璃提醒我你的到来,”

Loki还没接话,一张白纸和笔已经接踵撞上他的脸,邪神气恼地捏了捏高挺的鼻子,奇异博士平静道,
“入会需要填表格,”


Loki把他无处安放的长腿交叠搭在桌上,Stephen曾经为此训斥过他,但鉴于对方交了一笔慷慨的入会费,他决定对金钱闭嘴,但他强烈怀疑邪神只是想展示他的长腿,而也对邪神的钱包表示怀疑,他认为那必定是不义之财,但却想不明白哪里能找到那么多白宝石。

“米德加德人才奇怪了,他们总臆想出一些奇怪的故事,比如Merlin是个老头而我和一匹马生了一只八足怪物,又和另一个女人生了三个孩子,”他咕哝着,Stephen发现Loki苍白的脸色多了些不正常的通红,他猛地将眼神转向另外两个法师,很不幸,他们都露出幸灾乐祸地神情,连Merlin也不例外,

好吧,Stephen撑着头,毕竟日子这么单调,偶尔听听神出丑也不错,他举起酒杯...

“毕竟如果是我儿子的话,现在都该是个五百多岁的帅小伙了,”红酒一滴不拉地喷了干净,Stephen惊讶于自己听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八卦,若是Nick和Hulk在一起也不会更令人惊悚了,

“你....有儿子?”是狼还是蛇,Harry小心翼翼地试探,

“别用蝼蚁的睡前故事揣测我,是精灵,是精灵!”他翠绿的目光有些涣散了,“奥丁....的袜子,我爱死这酒了,这可比多卫宁还带感!”

四:大门—中土

大概是为自己的失言表示羞耻,在次日的砸门离开后Loki已经很久没再出现于伦敦圣所了,在其中Thor倒是孜孜不倦地又出现了一次,但三位法师都一致地咬死否认了,世界最近又一片太平,也很久没有新的来宾出现在伦敦圣所了。

Stephen为没有银舌头的陪伴内心默默遗憾了很久,接下来的时间他和王一起开了一家名叫Santorum商店,专门处理黑魔法,不过大多是小儿科级别的,日子平淡而安逸,直到有一天一位白袍巫师抽着烟斗敲开他的梦,

“是Strange先生吗?”又来了,Stephen生平最讨厌这些篡改他称呼的人,但在他脱口而出的反驳之前,那个奇怪的白发巫师从背后领出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奇特的银色铠甲,浅金色长发闪闪发光,Stephen被对方冰冷而高傲的气质震住了,

“我来寻找一个魔法师,Loki,Loki Laufeyson,”Thranduil顶着越来越多投到身上的视线,他问道。

五:

这段时间地球又有几件爆炸新闻,先是宇宙通缉犯Loki现身又被抓回阿斯加德,又有不知名的强大精灵战士带着几个蒙面法师把金宫的地牢大搅一通,然后像童话故事一样抱着邪神跳下彩虹桥,回到某个不知名的兔子洞。

“看在你帮我这么大的忙分上,蝼蚁,我决定告诉你一个惊喜,”邪神喘着粗气,他因兴奋苍白的脸上多了几许血色,Loki紧紧握住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强大精灵国王的手,
“再去一次纽约吧,我想那里会有你的梦中情人的,”然后他摆摆手,头也不回地和精灵王跳下彩虹桥,留下迟赶来的金宫战士在原地尖叫。

鬼才相信谎言之神的预言呢,Stephen对此嗤之以鼻,但当一周后,他以复仇者新顾问的身份出席会议,在商讨Loki逃走的会议上,坐在最远处的瓦坎达顾问Everett站起来发言时,Stephen听到自己内心停顿了一下,然后像有无数个Christine在他耳边尖叫起来,

管他呢,他想,这下他真爱死Loki了,

Everett最近状态糟糕的像一坨屎,天知道为什么冬日士兵问题还没被和平解决又多出一个棘手的事,所以当那时他站起来,以脑速跟不上语速的节奏慢吞吞发言时,对面突然站起来的高个法师结结实实下了他一跳,

“嗨,我是Stephen Strange,你有兴趣多一个助手吗,我们可以好好解决这个问题,”

尾声:

“这次有新成员加入我们的会谈吗?”

“当然!”地球蒸发的通缉犯再一次出现在伦敦圣所,Loki看起来神采奕奕,他指指身边的年轻男孩,他也有一头柔顺的浅金长发,精灵王子向众人露出一个温柔而腼腆的微笑,他浅色的蓝眼睛露出真挚的光芒,

“我的名字是Legolas,来自Mirkwood.”


———END



ps.谢谢所有看完的宝贝,我只想证明我还活着,顶锅盖逃走XD

评论(2)

热度(40)

  1. isherloki_九穆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