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cp】Then We Fixed It (制片人Thranduil x 演员Loki)

 Chapter Two:

 

1:

拍摄进程:第一周

 

【 在纽约光怪陆离的灯塔高楼上栖着一个男孩,他半弓起身,然后像一只大鸟一样猛扑上窗,人群尖叫声中他却脚下生风般跃起,墨绿色针织斗篷滑过一道曲线,在远处的灯光照在他脸上的那一刻,黑色的鬈发垂落在肩头随着动作轻晃,他笑了笑,单手扯开帽檐,露出一张年轻英俊的脸,璀璨的光芒闪着和他虹膜同样的翠绿,在他朗朗笑声中齐飞向天,随之他像一阵风一样跑远。 】

 

[出片头:天堂特派员]

 

Loki抱着剧本坐在演员椅里,他一边舒展筋骨一边打量远处的Kenneth,导演坐在监察相机前看样片,时不时和左右制片灯光协商下一步,甚少分一个眼神过来,剧作人员大多各忙各的,身下几个临时实习生站在角落叽叽喳喳,时不时对独自一人的高个年轻人投来倾慕热烈的一瞥,最近顶级老大制片人不在,据说他得在几个片场来回跑,于是所有人都放松了些。

 

他心烦气躁,把剧本拉过头顶,拿起手边的矿泉水灌了一口,冰冷液体划过他的食道让他觉得平静些,一边十指飞快地滑开锁屏,消息那栏仍然一片安静,最近一栏是上午七点Amora那栏赫然而立的绿色对话框,她今天的行程归Lorelei,这是做他们这类B级演员最常见不过的事,往往一个宣传或经纪人手下总得同时好几个演员,然后她们则永远快步奔走在片场秀台为之寻找片源和秀台。

—“和Lorelei在白色之夜,准备好周末在那家尼格尼帮你庆祝,但除此之外,保持状态,千万别让我在午休看见剧组给我的告状!”—

 

思索片刻,Loki刚要打字回复,“你准备好了吗,Loki,”他抬头,远处带着圆框眼镜的剧组助理朝他挥手,“就在刚才你的新搭档进组来了,我们得直接拍你的第二幕了,”他闻言赶快起身,结果胃里突然猛地抽搐了一下,让Loki难耐地皱了皱眉,他缓了片刻低声安慰女人没事,然后就像往常一样上阵。

 

当然不是像往常一样没事。

 

这算是Loki,或者说这一行大多数年轻人的通病,在他还没当上演员时,他习惯减少一些饭量来保持自己消瘦精神抖擞的状态,而在他当上演员后,他则习惯早晨的空腹让头脑保持清醒,美曰其名:让血液去它该去的地方。他一直秉持的原则在某一次演唱会一半晕过去后,被Amora尖叫着送往医院告终,于是此后女人都像随时警惕炸弹的侦察兵一样守着他。

 

于是现在,在没有Amora监督他早饭的情况下,这枚地雷突然爆炸了,然后炸得他四分五裂。

 

新进组的搭档Camo是个拉丁黑裔,之前和Josh一同进组试镜,他们交情不错,本来双双打算共同参演,是个小有名气的Hip-hop,之前还在Billboard和Loki叫板过,粗大的金链和大色块皮衣,教科书一般的说唱暴发户,他本身只是客串跑场,外加好友加盟,此时对Loki抢了Josh的位子已经万分不耐,此刻只干瞪眼等着。

 

“先在缓一下,找找感觉,”一旁的Kenneth耐着性子等了半天,灯光以及让他额头上出了薄薄一层汗,他试图缓和气氛。

 

不过效果不大,Loki弓着背在试衣间喘气,他胡乱在外套口袋翻到了上次留下的胃痛药,感觉很受伤,仿佛自己又是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娇气男孩,疼痛渐渐消退,但缓过来安眠成分却进一步在他脑袋里膨胀,他又一度感觉脑海里炸成金黄一片,面前黑人在眼里晃,一连几个镜头都卡壳。

 

于是连Kenneth也泄气,他从前听说过Loki,也被对方试镜表现打动,但他仍在拍摄开始前就打定Josh作为主角,不仅是因为几次合作,更因为Loki出了名的短耐力,完全爆发式的随机状态而担心不已。他此刻踌躇地望着试衣间位置,却被门外走来的稀客吸去了关注,他看见楼下停了一辆银灰跑车,而身长挺拔的金发男人戴着墨镜从车上跨下。

 

Loki再度回到试衣间,他翻出手机求救似的给Amora拨电话,烦躁和焦急让他把手心的汗糊在屏幕上,台词稿掉在地上,他正要去捡,被另一双鞋踢过来,

“这是你把Josh踢走的原因,就靠那么点本事?”Camo靠在门上,Loki毫不客气地朝他翻了个白眼,准备绕开,结果被他一把抓住。

“拜托,上次把你从Billboard上踢走也就要那么点本事,所以滚开,”

“xkboy上有你的裸照吗?”

他的心被狠狠揪起来,Loki当时就气的咬牙,他冷笑一声,然后弓着背站起来,用涂了黑色亮漆甲油的手指抚上对方的脸,“要试试看被娘炮揍哭的感觉吗?”他呛声,果不其然,Camo脸色一变,立马往下扯外套。

 

奥利奥还挺耐打,他们扭打在更衣室地板上时,Loki揪着对方的头发这么想,显然Camo不那么想,他被Loki骑在身上,此时正奋声痛骂,准备揍向剧组目前最昂贵的脸蛋。再玩下去就要出事了,Loki心想,并准备出声和解,这时更衣室的大门轻声滑开。

 

是消失了很久的制片人,Loki吓得腿都软了,他慌慌张张地和Camo对视,只看到相同的几个字:五雷轰顶。太棒了,在新片开始的第一周我们都没见面,而刚出场我就送了和同剧组演员打架的大礼包。

 

Thranduil只分享了一个眼神给Camo,用那双浅克莱因蓝的眼睛,天地可鉴几秒之前他还梗着脖子和洛基吵得面红,接着他畏惧地一哆嗦,立马灰溜溜把帽子拉过头顶溜出去,速度快的Loki甚至没能反应过来。

 

Thranduil插着口袋,他默不作声地站在门槛边,从大衣的夹带里取出一个黑面珐琅的香烟盒,打开,取出一支香烟然后顿了顿,他抬头看了眼Loki,后者微微惧怕地缩了缩,于是Mirkwood就默认似的将眼送到自己嘴边,另一只手握住一个黑色芝宝打火机点燃,烟味闻起来有点像焚烧电子文件,他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屏住呼吸,让烟从嘴里冒出来,拂过他高挺的五官,把窗外呼啸的寒风和摇摇晃晃的巴士笼在迷雾里,Loki猜他从前一定练了很多次,因为他看起来又阴郁又神秘,在宝蓝色风衣下看起来像一个挺拔俊美的鬼魅,好莱坞与华尔街资本家的代表,举手投足都是成熟男人的魅力,要不是对方是来骂他的,Loki简直想和他睡一觉。

但现在他一句话也不敢说,生怕最近头脑不清醒一句话砸了饭碗,于是他只敢眼巴巴看着老板,剧组的幕后大金主。

 

“我可没有和他搞在一起的意思,您知道了,男人之间解决问题的方法。”他挤出一句话,然后说完的瞬间想给自己脸上来一拳。

 

2:

 

如果世界有那种“百闻不如一见”的排行榜,Thranduil一定是其中一个,与别人臆想中他天天只需要穿得和个007一样四处玩乐不同,他自认为再没有谁比自己更兢兢业业了,顺便一提,就他来看,那壮汉情爱动作片自Sean Connery后就彻底落幕了,除了皇家赌场还有位惊鸿一瞥的美人。

 

去年的行情太差劲了,所以他侥幸凭借手头那几部被业内骂得狗血淋头还赚了个满盆,可惜今年情景有不同了,DC和Marvel争相把一部接一部的英雄大片叠罗汉一般地往上砸,HBO和Nelfix在有限的几寸屏幕也撕得不可开交,而他,在面对这几部在自己看来都是凑数爆米花的商业片上,天天和管理层以及制片组吵得不可开交。

 

所以即使是Thranduil,表面风流气派,天天还精心挑选领带夹,只用蓝血品牌的围巾手帕,有着old money family气度还天天坚持自己开车在一众钢铁森林里穿梭的Thranduil,在面对日复一日的季度报告,桌上的除了材料就是材料,枯燥,毫无生机,本来最被他不屑一顾的公司机构里———他突然感到恐怖,因为他可能再也没法拍出年轻时那样的电影,只能等着一大堆脏话台词,名牌包包和靓男俏女的烂片流水线般地生产出来,然后他面无表情地签字,亲手打上丝带,装到荧屏的商业柜里去,等着一大群人在聚光灯下口齿不清地说一堆口水观后感和致谢,而他则慢慢在毫无激情的人生中腐烂。他依旧有钱的要命,但再也没法像过去一样把白日梦一般迷幻绚丽的世界剪进小小的胶卷了。

 

于是Thranduil面无表情地把Legolas面前的柳橙汁换成牛奶,那杯蠢的要命的黄色饮料换到了他面前,而对桌的Elrond只是推高了鼻梁上的细框眼镜,顺便抚了一下高的吓人的发际线,

 

“你得承认你不再那么年轻了,虽然不客气,但我的老朋友,你可能陷入中年危机了。”他们坐在曼哈顿大楼顶层的自助餐厅,压过天顶的铅云刚刚吹散,而窗外的道路上无数车辆来来回回,城市的灰烬与灯光融合一道,喧嚣而繁忙。Thranduil内心刚涌起一股惆怅,瞬间又被Elrond两个儿子手机里的摇滚音压过,Elladan和Elrohir今年十二岁,此刻正沉迷摇滚嘻哈,Elrond轻咳一声,瞥了一眼手机,华丽嘶鸣的金属音伴随强光,他两个儿子头低着头正念念有词聚精会神地跟唱。

 

“唱的挺不错的,听说他现在正在你那部新片当男主?”他随口一问,把双胞胎的视线都吸引过来,

“当男主,”Legolas咯咯地笑着,一边把手里的邪神兵人举高,在餐桌上飞来飞去,

“真的假的!Mirkwood叔叔?Loki在《极速风流》后就消声觅迹了,我的朋友们都快哭死了。”Elladan挖着焦糖炖奶,在Elrond具有警告意味的一瞥后换成贵族式的慢条斯理。

 

Thranduil也斜了一眼正在播放的视频,高挑的主唱在露天广场上穿着一件松垮的T恤,银色的吊坠垂在他锁骨边,台下的人歇斯底里跟着他欢呼,他点点头,“演得就..”“棒极了!”Legolas闪着大眼睛,他大幅度挥舞手几乎把牛奶杯打翻,“会邪神一样的魔法!绿色的眼睛!还很帅!”简单的一句赞扬立刻把三个男孩联络到一起,他们兴致勃勃地展开讨论,Thranduil实在看不下去,他命令式地抢走Legolas手里的兵人,“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再说话,顺便这是我第几次警告你,别把玩具带上餐桌,”男孩伸长手抢了几次没成功,立马咧开嘴变了脸。

 

偶尔平静的早晨变成一场闹剧。

 

直到穿着定制套裙的Celebrian风尘仆仆地从晨间祷告会赶来,一场闹剧在终结,Elrond端庄的妻子颇警告意味地瞪了Thranduil一眼才把抽泣地小Legolas还回父亲的怀抱,Thranduil叹气,最后妥协答应带Legolas去片场见见他的“邪神”.

 

所以现在,他开完越洋会议,而助理Taurel则带Legolas逛完玩具城,他驱车前往片场,要知道开机至今他一次也没去,毕竟在他看来这漫画英雄电影实在没必要多关照,结果是,他看见自己的男主角和客串说唱手在更衣间打成一团,前者居然第一句解释是他们没有搞在一起。

 

天地良心,Thranduil快被气笑了,于是他烦躁地站在门槛,和矮自己半个头的摇滚歌手对视。

 

在一周前刚刚签约下Loki时,他因为觉得好角色比所谓的“安全选角”更重要,于是他出场定下Loki,期间后者追出片场激动地和他道谢,但直到Thranduil回到办公室翻阅对方近期简历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签了怎样的麻烦,Odinson的绯闻,ins上的出柜,还有相当,相当不稳定的片场发挥,当时以一个成熟商人的直觉,他内心给这片子打了低分,等让Taurel拨通Josh的电话,才意识到事情难以改变了。

 

褪去烟熏妆的摇滚歌手有着苍白的皮肤,浅绿色的虹膜心虚地扫了他一眼,然后低头拨弄修长手指,他黑色的甲油被认为和男主有相同之处,没有染回来。但仍然看起来几乎和摇滚乐队的主唱是两个人。

 

“我所希望你能意识到的是,Mr.Laufeyson,在一切基础之前,至少我不希望见到一个随时随地能为crazytown提供线索和剧场,”

“这....不仅是我的错,但无论如何,不会再有下一次,”他头低的更低,Thranduil省视着他,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我看过样片,Kenneth认为你最近状态不佳,那么,能请问有何问题于其中吗?”Loki有些惶恐,“不能算问题,只是之前发生的一切事把我...搞得有些乱,而我正在调整。”

 

“呵.”制片人叹气,然后摇头,“先生,我得说,我们在工作,而这里的一切,”他指了指片场,“都需要人们的配合,这不仅仅依赖于一个人的努力,虽然主角的确是最为重要的,”他深吸一口烟,使自己平静了些,然后把烟灭掉,“我会需要一个相当,相当勤勉且让我放心的合作对象,而我正日渐怀疑之前我做的是否是正确决定。”

 

Loki抬起头,他想了想怎么回话,但他感觉手心在出汗,他意识到Camo那么积极地离开的确有些原因,“是的,我正在努力解决这些,包括演好——"

“我不想要'努力',我想要'肯定',而这是我仅要求的,我对这部片子的投资也不算少,总不能让我血本无归。”

 

他有些惊讶,并且手心里的汗出得更多,“我不会把这搞砸,我向您保证,绝不会,更何况这电影才更开始,很快...”

“问题就在这里,这电影才刚开始,我认为一切都还有空间,”Thranduil盯着他,一字一字地说道,

“这和你之前拍的那些片子不一样,至少在这里,我们不搞片场恋情和花边消息来博眼球,”

 

怒火猛地一下烧起来,Thor的脸在脑海里一晃而过,胃里突然窜起一阵刺痛。

“那我得这么说,Mr.Mirkwood,无论现在还是过去,我都认真对待...”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冲过来抱住他的大腿,金发小男孩穿着Burberry风衣望着他,“邪神!”Loki愣住了,他望了一眼突然出现在片场的小男孩,又望了眼面前的制片人,隐约推测对方的身份,口中的话突然被打断,然后Thranduil也惊讶了一下,他伸手要拉住男孩的手,

 

“嗨,”Loki缓和了下脸色,他看着男孩躲过Thranduil的手,气恼地抱着他的大腿不松手,然后抬起头,浅蓝色的虹膜和柔软卷翘的睫毛,甚至比合作过的小模特更好看,Loki仍觉得胃里有些火在烧,但他挤出一个微笑,“你叫什么名字?”

 

“Legolas,ada也叫我小叶子,”小男孩低着头,奶声奶气地回答,“你是邪神吗,我超爱你的,”Legolas害羞地不敢看他,他的父亲则板着脸站在身后注视着一切。

哦,好吧,粉丝专属,于是Loki扬起笑脸,“是的,我甚至随时能变魔法。”

然后他眼前晃了一下,出现星星点点的黑色,随后天昏地转,失去了知觉。

 

我丢脸丢大了,意识到自己因胃病晕过去的Loki这样想。

 

三:

Amora和Lorelei在秀场准备了许久,女经纪人打量了妹妹竭力把凹凸有致的身体塞进闪片晚礼服去,“加把劲,好好表现,”她一边踮脚抹去对方化开的妆,“你新一季的Chole代言和秀场资源,今晚都在这间屋子。”

 

她们坐在真皮沙发上,满地都是西伯利亚毛毯白花花地盖在地上,女人们细尖的高根落在地上,还有四处的嬉笑声不绝,Amora一边和前卫设计师打交道一边轻啄杯中龙舌兰,火辣的味道让她清醒很多,她望了一眼手机,Loki最新的短信只打了半截就没了回音,此后只用她的询问,女人心中一闪而过焦急,她回头望了望社交名媛间的妹妹,棕发模特正笑眯眯地和一位说唱手打招呼,Lorelei慢条斯理地把快落下去的肩带拉起来,满意地看着对方吃惊又移不开的眼神,

 

哦,拜托....她干笑着走过去,水晶灯闪的她眼镜酸胀,突然被人拍了下后肩。

 

“Amora?你怎么在这里?”她回头,一直以来Loki几年最痛恨却迟迟不忘的金发男人站在她面前,Thor穿着利索硬挺的银色西装,一缕沙金短发垂下,手边挽着个鬃棕发女人,画着最精致不过的妆容,礼服勾勒出姣好的曲线,女人缓慢而意味深长地视线在Amora身上转了一圈,然后收回到Thor身上。

 

四:

 

被制片人从医院载回公寓,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之前的小男孩已经提早被助理接走,Legolas差点哭花了脸,而Loki和Thranduil坐在初见时那辆兰博基尼上,

 

他是急性胃出血,剧组也因为制片人的电话放了一天假,金发男人沉默地看着他走下车孤零零进了青年公寓,才开口,

“看起来我的确该多来几次片场,”这句摸不着脑勺的话轻飘飘地吹入Loki耳朵,他因为头疼和茫然脸红着和对方道别,然后进公寓,上电梯,开锁,开灯,把自己摔进沙发,动作一气呵成。

 

楼下的兰博基尼熄灯后停了一会儿,男人静静望着暗灰色的强砖一会儿,车后镜把大都市繁华的灯光折射在窗前,指针又滑过一个角度,他长长叹息,随后再度打开引擎离开。

 

———TBC

评论(2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