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cp】 Then We Fixed It


《 Then We Fixed It 》| Chapter Three
Thranduil & Loki
穆瑱


1.

[ 拍摄进程 : 第二周 ]

Kenneth终于喊了卡,在场的所有人慢慢稀稀拉拉散开,Loki直起身子,看见Camo也立刻舒气,他正想开口,Camo头也不回地立刻走向离开,Loki耸耸肩,他注意到Amora正朝监控屏靠近去看样带,一股泄气疲惫的精神抓住了他的脊背,最终他的脚步还是转向了自己的拖车。

他们在拍摄初步阶段,年轻的天堂特派员是一位转世的神诋,还是曾经罪大恶极的那种,他需要完成许多来自天堂的人物来抵消前世的罪,此刻刚进行到来自天堂的使者寻找到他,并且试图唤醒特派员曾经的记忆。Loki唰唰地翻着剧本,上面全是早被他画得密密麻麻的批注,他已经把明天的戏份背熟,但再往后熟悉或更深层次的挖掘却让他集中不了精力。

就现在,门被打开了,Amora带着一瓶水钻进车子,然后重新关上门。

“怎么样?大明星,早晨赶完戏份确实是个大大大挑战,但恭喜你完成了,”她看着Loki懒洋洋地拧开盖子,“说真的,你最近还好吗?我是指精力什么的,”

“Kenneth是怎么评价的,你不是刚才在看监察屏吗?”

“唔....还不赖,”她顺应着Loki的话继续,

还不赖(not bad),这两个字绝对是英文里最害人的单词没有之一,组合起来就像挂在天花板上的炸弹,足够把任何有野心的人因为出于安慰而压得很低。

一只手搭上了他额头,Loki的思路被打断了,“嘿,我得确认你没事,这像是从前没见过的.....这样的状态,我们得沟通,是剧本?还是个人休息?还是......还是和在Asgard一样的情况,”她最后的声音语调低了下去,显然包含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Loki微微愣神,眉心中夹杂着一些阴翳,“不,不..和那无关,Kenneth很棒,只是....”他皱起眉,“好吧我会调节好自己的,毕竟我并不是个敏感的姑娘。”

“那正好,”Amora一点犹豫没有,她直接拽着Loki起来,“调整一下自己,我们得去请Mirkwood先生吃饭,以答谢上次他送你回家。”

“什么?这才真和个姑娘似的,更何况他根本不需要被我请客,作为演员我的本职也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Amora打断,女人猛地回头,踩着高跟鞋向前走了几步,一边用手指点他,于是Loki只好被迫后退,

“不,我说不,也别和我提戏份问题,因为我知道你今天的戏份已经拍完,而也别和我提像不像个姑娘或者Mirkwood先生愿不愿意,因为,我,已经,安排,好了!”她一字一字地说,


所以在万般无奈中,Loki Laufeyson,片场小王子,被当头扣上帽子又Amora在众目睽睽中拽出了片场。

2.

“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个毫无必要的问题,”Thranduil抬起手不容置疑地止住她,“身为制片人,我的职务之一是关心演员,这不代表我需要私下接受他们的客套饭,”

Taurel的白眼能翻到天上去,她服侍这位大帝多年,的确从没一回能看见他从高傲的天堂走到凡间的经历,
“可是,头儿,Loki是相当真心诚意地道谢,而且他也不是什么会让你惹上麻烦的女演员。”Loki这个名字就是一个安全词,足以让隔壁沙发上休息的三个小混蛋听到,然后他们尖叫着奔跑过来,一把抱住Taurel,差点踩着她的细高跟,

对,Thranduil Mirkwood,另一个身份是Elrond的挚友,负责在Riverdoll夫妇外出时抽出点经历照顾他们无比活泼好动的双胞胎儿子,有个定语是Loki Laufeyson狂热爱好者的那种。

“Loki!他请你吃饭吗 Ada?为什么不答应他?”Legolas一边抱住Taurel一边别过头热切期待地注视着父亲,“答应他,答应他,然后我和Elladan还有Elrohir可以共享荣光!”

听听,共享荣光,Thranduil付给Legolas的早教私人教师一小时300美金的高薪,就为了让他的儿子在此刻,为了和他心目中的邪神多见一面,但Thranduil没有因此生气,他还是很高兴Legolas这一点点小进步,因此他只是微微摇头,在简单的几句解释后重新把关注放回公文。

“这是什么?计划招别的艺人和Camo一起合作副歌?”他挑起眉询问助理,在得到答复后他陷入沉思,而一旁的Legolas还在和Elladan嚷嚷,“Loki ,Loki ,拜托了Ada,我超想见他的。”

对于任何一个五岁男孩来讲,持之以恒地用嚷嚷或者别的方式来取得父母的关注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聪明如Legolas,他超出同龄人的不凡之处在于他一般看得出父亲的不满,于是在他神情暗淡嘟囔着几欲落泪时,他的父亲反常地重新把关注放在他身上,并且沉默一会儿,再度开口,

“那么Legolas,你认为这样的要求得做出什么样的行为来回报呢?”金发男孩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在信誓旦旦地许下一连串保证后,他唰地一下子蹿出去和Riverdoll双子准备,Thranduil在他们离开办公室后依然能听到小孩子的欢呼。

“把Loki作为另一位人选,”他把文书递给Taurel。

所以现在,这一切的发生就有缘故可寻。

Loki,左边坐着助理Amora,右边是刚才尖叫着冲进房间问他要签名的Riverdoll兄弟,对面是Thranduil Mirkwood,他的助理,以及上次已经结识的小Mirkwood先生,Legolas,后者则在见到Loki就殷切地问候他。他和Amora在到达预定的好莱坞边上的餐馆还没做多久,就被一辆车接到这里,显然价格不菲的一家高档餐厅。

在刚进门时Loki低声靠向Amora,这里环境优美,没有闪光灯,但每一寸大理石都反射着昂贵的色泽“我的预算不会超出吧,”Amora的微笑僵在脸上,走在他们签名的Legolas悄悄回头,于是她猛地掐了一下Loki,“上帝,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需要考虑的是这个?闭嘴吧先生。”

于是这顿饭在粉丝见面会,老板和下属僵持的道谢,两个女助理的窃窃私语中开始,Loki吃得心惊胆战,并不是说他没有志气,只是当每一道无比精美的菜肴被送到他面前,他都感觉左裤口袋的钱包隐隐作痛,作为一个才复出不久的男演员,他看到的只是一张张绿色的美钞,反观Thranduil以一种惬意稳妥的神情享受。

“那么,一切拍摄是否顺利,Mr. Laufeyson?”他用干净的手帕抿了抿嘴角,对上Loki微微慌张的眼神。

Thranduil除去上次送奄奄一息的Loki回到公寓的接触,和Loki还有另一次接触,就在那事情发生后三天,

Thranduil并不是那种相当刻薄的人,特指那些会因为鼓手一个调子的谈错破口大骂甚至砸翻桌子,这意味着他并不是彻底的Flechter式人物,当然他骨子里自带的矜持和高标准相当多,于是有时他也会成为这类人物,比如某段僵持不下的状态他冷着脸宣称找Loki和Camo谈谈,理由简单,两位因为之前的矛盾显然配合的略显僵持,于是他像领着学生的教导主任一样带领他们走出片场。冷着脸开口,

“你得意识到,只要你参加的是一项不仅是特效和不仅追求一千万美元的票房的合作,制片人和导演都会为你提出这样的要求:绝对不能把片场外的感情带进电影,这比刚刚毕业一脸僵硬的新人还糟糕,”他在彬彬有理地数落了一通后停顿下,看了一眼被摔歪一个角的剧本,Camo眼疾手快地捡起来藏在背后,

“而下一次无论我看到是谁,只要还出现这样的剧本,我会直接请他出门。”门“砰”地一下被关上,Loki缓缓吐气,Camo正准备坐下,他刚要把捏出汗的剧本扔到桌上,门又突然打开,Thranduil那张雕像一样的脸重现出现,Camo又一次像本能反应被触动一样跳起来,他看着Mirkwood大帝慢条斯理地伸出手,取下门背后看起来就很昂贵的大衣,

“忘了我的大衣了,享受今晚吧,先生们。”他随后又飘飘然地离开。

在这样的经历下,重新面对Thranduil还算和颜悦色的开口,Loki确实心惊肉跳,“是的,一切顺利,”

“那很好,你尝过这里的鱼子酱吗,味道不错,”没有,我从没有花1000美金就为了十克不到佐料,

在一片寂静的表象里他们和平地共进晚餐,表现为Thranduil在戏剧与电影和Loki的交谈,简单的三个孩子对Loki的崇拜和走掉的翻唱,进餐,吐槽菜,谈电影,再重复一遍以上步骤。

“看过工会了吗?”

“是的,就在昨晚,跳着看完全部,”

“那天我在现场,并且碰见了一个人,”他轻描淡写地举起酒杯,“Nick Fury,我想你们挺熟悉的?”

Loki抬头,他感觉刚刚喝下去的水僵硬地和食物凝结住,堪堪塞在喉口,胃又冰又硬,看着Thranduil侧了侧头,贴身裁剪的衬衣使他看起来身形高大挺拔,但灯光下一双清浅的蓝眼睛盯着他,Loki眨眨眼,他听见自己用有些干涩的声音开口,

“不, 我是说当然。”

“我们谈到了许多东西,有这次提名的Andrew,还有他最近的电影,Nick问起了你,”Thranduil纹丝不动,“他谈到了你当年在Asgard辞演的事。”

Loki靠后了些,他感觉一种集合了沮丧与压抑恼火的情感包裹住了他,他完全地靠在椅子上,忽视一旁Amora关切的眼神,不可否认,在几年后的现在,这些混账至极,但又无可挽回的事还在困扰着他,他以为几年已足够为自己过去的错误买单,但事实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然后拒绝了他。

“哦,是的,”他听见自己有些迷糊的声音说,“我该怎么讲呢,先生,Nick在我快被冷藏的那段时间决定拉了我一把,但与此同时,他又给了我一个烂透顶的角色,”

“即使是好莱坞,比弗莱,或者随便哪个戏剧学院,我想也不会有第二个Laufeyson出演这个角色了,”他主动把外套脱了下来,“Nick知道我几年前出柜的事,”他不顾Elladan在一旁惊呼,“于是把我塞给Bill,当然我想他认真写是能写出点东西的,但他没有,于是他给我设计了一个蠢到家,像个叛逆期的站街基佬一样的角色,”

“我试图忍受了这一段时间,可这太难了,你得在一个情景剧场像个傻子一样笑,还得在柔光灯下像二流女演员一样穿暴露的衣服,”他拍掉Amora的手,

“所以,在半年后,我当着所有人的面砸掉了摄像机,然后指着他们说,赚这些令人羞耻的钱的我不要脸,而捧红我只要求这些低俗东西的你们也不要脸,总而言之,这剧烂透了,”他终于停顿了下,在一桌人惊讶的眼神中继续,

“结果是,Amora费尽心思在我家又办了一场聚会,而我,在Asgard头头面前说,我绝不再演这种东西,Nick点了点头,于是我进入了几年的封杀期,故事结束。”他耸了耸肩,“不必担心我会在剧场有多不太平,相信我,Mr. Mirkwood,再不会有一个人比我更渴望这部电影成功了。”
一片寂静。

Amora递给Loki一张纸巾,他在擦去头上的汗水时低着头,酒精一丝丝从他的思绪退开,但恐惧与茫然则取而代之,他保持着低头的动作,没有再开口。

“哇哦,”Legolas突然小声赞叹,Loki还没抬头,就停Thranduil开口,用他一贯低沉的嗓音,灯光下他身边笼着一层银白轮廓。

“而我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这也是我对Nick说的,Thranduil正注视着他,浅蓝色的眼睛光芒如炬,“现在我后悔了,我因该告诉他,这样的勇气,能力与决心,足够拍出远超过他那些爆米花片的电影。”Loki没反应过来,但Taurel已经压抑不住睁大眼,因为Thranduil即使是这样的态度就很少了。

“而现在我则希望和你更深一步的合作,比如,和Camo的副歌,MW带给你的绝不是Asgard同一等级。

他在Loki和Amora状态外的神情中示意Taurel把合同递给Loki。

虽然合同还包含了很多细枝末节的琐碎,但对于Loki 和 Amora ,这已经十分意外了。


3.

《好莱坞报道者》( The Holleywood Reporter ):这次圆桌吐槽会组了个局,以下的几位大咖制片人分别在前几年先后斩获金球,戛纳,工会甚至奥斯卡的头等宝座,且不论去年他们的口碑收视如何,这群大佬———真正的,能在工会和学院派杀出一条血路的硬汉,这几部今年都将班上大屏幕的巨作又把他们召唤到了一起,在此之前,让我们先看看这些票房无冕之王背后的秘密!


Thranduil Mirkwood
37,《 天堂特派员 》第一制作人
Thranduil Mirkwood的名字作为商业巨头对好莱坞太熟悉了,向来在史诗传奇和人物传记游刃有余的Mirkwood大帝近几年开始投资试水漫画小说改编,不过2010年的《绿林往事》和2013年的《 冷心人 》都曾以无数座桂冠奖杯为他加冕,而他今年改编畅销书的《天堂特派员》将于11月陆续登陆北美和欧洲的各大院线。

Tony Stark
32,《机器人大作战》独立制作人兼导演
《纽约,纽约》和《纸醉金迷》都是Tony口碑极高的作品,同时这个曼哈顿天才还凭借旗下工作室发行的单曲在去年霸占各大榜单,擅长摩登时代配以电音摇滚的“钢铁侠”以独有的风格捕获世界票房,而今年,他将和好友Jarvis共同合作《机器人大作战》。

....


“什么意思?显然,无论是Loki,还是Lorelei都将发达了,”Amora抬起头,她稳稳一抿咖啡,一锤定音。

而她面前的另外三人:两位女士和一位.....绅士作风到极点的男士,显然都在状况外。Lorelei正翘着腿,一边别过头慢条斯理地喝对桌的男人调情,后者的眼睛都快因为她松垮垮的肩带和呼之欲出的傲人身材突出眼睛,Loki则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桌面前的台词本念念有词,只有坐在他俩中间的女士才眼睛地推了推眼睛,用毫无波动的口吻开口,一边把面前的报刊翻的哗哗响,

“这很有意思,你看编辑着重突出了什么?‘曾',我敢说圈子里看他不爽的人不少于一打,同样这位Stark先生也是,注意他的用词“肯定”,“按照我的安排”,典型的自大狂,孔雀人格,同时上月在纽约扩建的大厦也证明这一点,这样的人...”她几乎滔滔不绝地开始分析,然后被Amora挥舞着喊停,

“抱歉,Verity,先把你的职业习惯收收,这里那怕被说出花来也扣不出一美分来,此外,今天我们的主旨再明确不过,”她翘起手指用调羹敲击酒杯,试图唤起神游在外的两人的注意,“专心的Laufeyson影帝,风情万种的Lorelei超模——麻烦把你的肩带拉高点,拜托,你总不至于一刻也缺不得别人的关注,”Lorelei把嘴撅的老高,而Loki则正襟坐挺。

“得先向未来的第一超模庆祝,Lorelei拿下了Nars的春季眼影盘代言,”闪着银色光泽的大耳环映衬着Lorelei漂亮的蜜色脸颊,她微微向Loki靠去,

“还有Loki,可得说他打破僵局,《天堂特派员》肯定能把一切带回正轨,知道圈子里怎样形容Mirkwood大帝的吗?‘陛下,这已经是您面试的第37个演员了,'‘只要不达标,我能一直面试到137个!”

Loki则坐在姐妹面前笑眯眯地回应,他穿了件蓝色休闲西装,这意味着短暂的小聚后他将继续前往片场赶场,“老实来讲,几年的空窗期让我有些招架不住,你知道,像Mirkwood大帝一向彪悍和精益求精的作风,当然的确学到很多,他是个相当有才华且严谨的人.”
“基督耶稣,你非得用‘空窗期'这么引人遐想的词?当然我知道没有剧本的每一天你的大脑几乎萎缩在那瘫痪的躯体了,但是,”Amora抱住胳膊,“要公平些讲,Mirkwood是个暴君来着,条条框框忒多,除了是个比T台模特更硬挺的型男他可没什么,所以他和你在片场甜言蜜语了吗?”

“绝不,他看起来就是个Flechter式人物。”

Loki彻底放弃把话题从自己身上转移,他看完表盘,指针兜兜转转指向8,于是原本打算寒暄几句的话全部省去,毕竟没有比进入工作状态更直接的Loki,他立马就拉起笑的仰起头的Amora一边拿起剧本,而顺便在密友脸上留下一个吻,Verity甚至还没把视线从松饼上移开,“再谈吧,等电影上映,我不仅会看,还会贴在整间办公室,现在你就可以安心去片场了,”她和Lorelei挥挥手,目睹着Loki迈开长腿一边拉扯着助理走向车。

Lorelei和Verity沉默了一阵,直到那辆黑色道弟奇离开视线,戴着眼镜的女心理医生才无视模特的若有所思的神情开口,

“重新见到他充满热情很难得,”点头,

“你遇见了贵人,这才拿到了代言,而这位贵人恰好是Amora不希望你在此提起的,那肯定和Loki有关,”她插起松饼塞进嘴里,“别睁大眼睛,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说真的,你们从来没发现这一切有多明显吗?”

“哦....真理小姐...曼哈顿之夜是是有个大佬....可.”她几乎一秒就立即结结巴巴了。

Verity的喉咙里透露出若有所思的声音,“说下去,我该认识他吗?”她微微停顿,“现在电视剧都不这么演,有权有势,甚至不图回报,”

Lorelei听起来有些泄气,她低着头,支支吾吾,“只有这一次,他主动拉着我们和Nars负责人介绍,Amora都没法拒绝,更何况我们也没透露出Loki的情况...”她别过头,避开Verity略微恼怒的眼神,

“让我猜猜?和Loki有关,大概恰好是金发壮汉,还是个万人迷....哦瞧瞧,我说中了,那必须加上一条是个不会收拾残局的二代,而且很巧姓Odinson.”

“Thor Odinson的确回来了。”


---TBC



要去美国啦!宝贝们新年快乐🎉剩下的话以后再说吧!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