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cp】 Then We Fixed It

《 Then We Fixed It 》| Chapter Five(part one)
Thranduil & Loki
穆瑱

 

[ 拍摄进程:第三周]

 

当第三周周二结束的时候,Loki的单人戏份以及与Camo两首合作歌曲正式结束,故事交代完了特派员的身世,周二的晚上他们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会,为了向Camo告别,同时为了第二天出发前往维也纳,世界著名的音乐之都进行接下来戏份的拍摄,当Kenneth遇上挑剔又不差钱的制片人Thranduil时,他们一拍即合地决定前往这个阳光和煦的历史之都,(“我简直以为自己参与了《罗马假日》的拍摄,”Loki大笑,“赚翻了,外加一个免费旅游,”Amora给了他一个肘击,Loki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偷偷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和导演交谈的制片人,Mirkwood正好回头看了他一眼,Loki飞快地回过头,脸因心虚而迅速蹿红),在那里,Kiol将遇上他的第一个委托人,电影的小女主角,五岁的瑞典女孩Eva,而故事将进入主线。

 

毫无疑问,在那一晚后,他们以火速搞在了一起,才怪,事实上他们只是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继续疏远而客气地在剧组偶遇,然后打个招呼就头也不回地离开,Loki认为他本来会因为这种状况而感到沮丧和尴尬的,他甚至在抓耳挠腮后发了一份措辞不安的道歉信,然而Thranduil似乎完全没有看到,消息石沉大海,但Thranduil出入剧组的频率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了,为此Loki除了和剧组众人一样一头雾水,心中焦虑只有一天比一天增加。

 

某天他在特效室外看见了那个占据他几天心绪的身影,高个,金发,穿着昂贵的令人发指的大衣,并且带着生人勿进的傲慢,身边正好空无一人,于是Loki犹豫了片刻,出声叫住他,

 

“Mr Thranduil ,” 那人愣了下,然后回头,Loki注意到对方高挺的鼻梁上夹着一副细边金色的眼镜,不用说也知道价格不菲,而镜片把他那双浅蓝色的眼睛衬托出无机质的质感,Loki强忍住脸上的滚烫,把视线和他的脸错开,哦,他还戴了一枚胸针。

 

“您看到我之前发的道歉信了吗?”Thranduil皱起眉,他重复了一遍Loki的话,后者怀疑他只是为了给自己难堪,但依旧硬着头皮解释,

 

“那封有七百字的,有关那次我们去broadway经历的道歉,Mr Mirkwood。”

 

Thranduil盯着他足足看了一分钟,Loki才忍住在他难耐的眼神中开口,然而才松懈一口气又被打回原形,“那没什么意思,”他说完这句话就轻飘飘地离开,留下Loki在原地瞪大眼睛。

 

那没什么意义,这是什么意思,对于RADA最好的首席毕业生,莎士比亚与克里斯汀的忠实粉丝,Loki在脑海里可以飞快地把这短短几个字转换成无数个剧本,那没什么意思,我一定会开除你,那没什么意思,反正我也不在意,那没什么意思,反正我是你的制片人而我不会接受,那没什么意思……

 

于是,在几天魂不守舍,几次被Camo和Amora疑惑地出声提醒后,真正的转折还是在Camo的道别宴上出现了,那时Loki已经和他打成一片,特指已经到了互相邀请合作下一部专辑的地步,他们找了好莱坞附近的一家酒馆,Thranduil,在Loki意料之中还是在宴会开始前片刻前来了,,他穿了一件相当,相当充满金钱味(但很性感)的黑衬衣,还用一根手工丝带把一头灿然金发扎起来了,身后跟着一群同样衣着得体的男人搬着东西装点会场那个,活像出手阔绰的Gatsby不过他只是和Kenneth以及其他几位执行制片人微微寒暄,除去一个沉稳的陌生棕发男人,看起来比Thranduil微微年长了些,从Thranduil和片场高管对待他的态度可以判断出,对方身份不凡,但他们拿着一杯酒走到宴会角落去了,Loki有些失落地转过头,错过了那人,Elrond意味声长的一瞥。Loki和Camo互相勾着对方趴在一张桌面(临时拉来充当酒台),高谈阔论地晃悠着两杯啤酒畅谈,是的,和谐的以至于感动的剧组众人完全无法想起他们的初遇,而只看到两个勾肩搭背的醉醺醺男人,

 

“听着伙计,演戏没什么意思,当然我不是正对你,”Camo一口吹了一杯黑啤,把外套甩到地上,“但真的,写歌就绝对超级辣!等到你杀青,飞来波士顿,我们一起大干一场!”(“大干一场!”酒量很差的Laufeyson笑眯眯地回应,他试图学Camo的样子把外套凶横帅气地甩下来,但他那双湿漉漉的绿眼睛和以及因被酒精而麻痹的身体没帮上什么吗,他动作夸张地脱掉一半,剩下半件外套松垮垮地耷拉着,如果他足够敏感,换在平时他就会意识到制片人先生已经放下他那杯轩尼诗白兰地,把视线转移过来了。

 

宴会进行到后面时Kenneth变戏法地办出一个大蛋糕,橘子味的,他笑呵呵地宣布今天是某位造型师小姐的生日,那个惊喜的幸运儿被人不知所措地簇拥到队伍前头,随后DJ换了一首更加热情洋溢的歌,橘子味蛋糕被分成小块,大家都狂欢似的涌在一起,热切讨论,身体亲密接触,而Loki,喝得头脑发昏的Loki,他当然不会像吸了大麻一样上前和别人狂欢,相比之下,他盘踞在不知道从剧组哪个角落找出来的塑料板凳上,专心致志地对付那块橘子蛋糕,他的助理Amora刚刚被一个紧急电话喊出去,没人现在有权利勒令他控制甜食摄入,Camo瘫坐在他身边,他没抢到凳子,只好盘腿坐着喝酒,在Loki佩服又惊讶的眼神一杯喝一杯。

 

(“怎么了,你看起来不在状态,”一旁谈妥进程和去维也纳行程的Elrond压低声音询问,Thranduil正缓缓朝他转身把视线收回来,他沉默着,把酒一口饮尽,“没什么,”他以一种比平时更低沉的声音说话,)

 

蛋糕挺不错的,居然有一点小时候Laufey烘培的味道,Camo的声音在耳边很遥远的地方回荡,房间里非常热,灯光有些扎眼,Loki’有一搭没一搭地和Camo聊天,一边慢腾腾地把蛋糕送进嘴里,他感觉有些腻,但Amora还没回来,剧组的门还关着,而Thrandul….Thranduil仍然背对着他,和身边的陌生人若无其事地交谈,他心烦意乱起来,恰好Camo在一旁嚷嚷,

 

那就是有什么了,Elrond没搭理他,他朝Thranduil原来实现的方向望去,黑发青年依靠在桌台,之前儿子提起的经历和刚才Thranduil的表现混合在一起,他愣住了,随后摇了摇头。

 

“什么?”Loki凑过身靠近对方,“你脸上有蛋糕,超恶心,伙计,”那大块头大声嚷嚷,一边四处找纸巾,Loki想提醒他不应那么麻烦,这样非常Gay,但他喉咙很干,而且浑身不舒服,于是他只是眯起眼靠着墙上,看着Camo忙前忙后,终于对方找到了他要的东西,Camo露出一个傻兮兮的表情,要把纸巾递过来,他走过来,要开口….Loki看见他的动作停住了,视线越过自己,到达身后,他转过身,

 

面前的人一头金色长发白得晃眼,是Thranduil,Loki的酒一下子醒了,周围所有人都像按了暂停键,三人对持,Camo察觉到两人间的气氛,他不知是尴尬还是醉酒而脸通红,下一秒似乎要钻进地缝里去。Thranduil和Loki对视着,谁也没开口,直到Elrond走过来,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触碰Thranduil

 

“你有点喝醉了,”他笑着提醒道,一边握住对方的手腕,Thranduil的脸色微霁,而Thranduil那双眼睛被衬托的蓝的惊人,里面满是浓厚的,Loki都不懂的复杂侵袭,背光而立,Loki听见彼此前缓慢厚重的吐息声,他的喉咙像被酒封住了,但一个瞬间, Thranduil猛地转身,毫不留情地大步离开,“嘭”地一声,门被重重摔上,他稳稳甩开Elrond,在大庭广众下掉头就走。

 

“啪嗒”,随着关门声,一个手机掉在地上,是刚进门的Amora的,Camo被钉在原地,嘴长的老大,其他人窃窃私语,只有Kenneth在远处意味深长的笑。微量酒精让他四周的事物轮廓模糊,彩灯被拖出长长的光影,大伙都不敢出声,Amora犹豫着挪动步子,只有Kenneth站在一旁泰然自若,但他的脸色已经显露懑然,Elrond握着酒杯,深呼吸以后刚要开口,

 

“操/他的,操,”唐突的声音伴随着酒杯被粗鲁丢在桌面上发出刺耳的碰撞声,向来最温文尔雅的主角气急败坏,他急匆匆地伴随前一个人的脚步离开,步伐凌乱神色匆忙以至于他完全怒视了Amora使给他的眼色,又是一声重响,好奇,恍然大悟,震惊,百般心思都被隔绝门外,只有喧哗的背景音乐一直在放。

 

场面一度死寂,但很多人看起来已经要尖叫了,有人掏出手机,又在Elrond的视线注视下收回去,过了一会儿,Kenneth才示意般让助理出声,在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话气氛融洽起来,Elrond拿了杯饮品往Kenneth那边走去,经过Amora时回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女人的心凉了半截,她摸出兜里的手机,颤颤地打出几个字。

 

大门那边,Loki追随着Thranduil一直到洗手间处,中间经过一扇没有关紧的窗,没有暖气的过道中,寒风钻进他礼服的缝隙中,Loki冷的哆嗦了下,但好歹他脑袋好歹活络了些,转角处就是洗手间,有个人在那里,冷质白灯打在那人的西装裤脚上,再往前,露出Thranduil那张尊贵又毫无血色的脸。听到动静,Thranduil下意识回头,他用已经平静下来的眼神注视着Loki关上了门,没有开口,Loki感觉到压抑的气氛在他们两之间流淌,他看见Thranduil若无其事地摆弄了下手上的欧珀戒指,突然的底气和无名之火窜上他头顶,迫使他说出这样一段极具价值的开头,

 

“说点什么,毕竟你刚才…”Loki靠在门上,Thranduil用称得上平淡的眼神注视他,”刚刚的闹剧,这几天以来的事,随便来点什么,“

 

“不,”好极了,他终于开口了,尽管不是自己想要的,Loki盯着他,试图再憋出些别的,

 

“我为我刚才的行为道歉,”“因为喝醉了?”这话从Loki口中透露出讥讽的口吻,但Thranduil不为所动。

 

“不会再有下一次,也不会再有人记得之前的事,”Thranduil松开手从大理石水台起身,他看起来和平时一样,光鲜亮丽,面容严肃,并用相符合的严肃的口吻宣布,但Loki,不用看镜子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头发乱糟糟,颧骨因醉酒而染上该死的红,刚才因为热还扯送了领结,就为了听对方屈尊降于般几个字的施舍。

 

“哦,是的,老大,你需要的就是假惺惺地道个歉,然后之前的事就算过去了,这还没完,上周那些事也都算过去了,除了整个剧组都要用别的眼光看我了”他听见自己的每一个尾音都在飙升,尖锐到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的确,酒精给了他相当大的勇气同时,Thranduil的表象终于有了松动,他盯着Loki看,皱起眉,看着Loki笑着转身,然后准备出门,结果被Loki一把抓住。

 

“你是个懦夫,哪怕你是个该死的有钱人,你知道吗,”对方用那双发红的眼睛狠狠盯着他,随后一把推开Thranduil走出去。

 

……..

 

闹剧完全搅和了他的心情。

 

Loki从后面自酒店后门走出来,光鲜亮丽的酒店后门是一条暗淡无光的小巷,老旧的楼梯台阶上积着水,溅了Loki一腿裤的水,他心烦意乱,外套落在场内,手机的屏幕亮着,Amora连发了他十余条简讯询问他情况,可他懒得回,真的,走出来的瞬间他就想明白会如何,

 

如果这位出身尊贵的制片人在酒醒之后想起争端,仁慈的话他大概会给一笔恰到好处的封口费,Loki则在剧组非议中拍完,然后他的经纪公司又突然“听到风声”,决定“给他放一个假期休息,”然后完结,又或者对方本质是个暴君,在酒醒之后怒不可恕,急切地给他一笔钱打发,直接通稿把他赶出去,剧组换人,然后结局依旧…..无论如何,他的结局惨淡。

 

Loki低下头坐在阴冷的台阶上,他把手插进头发,手机在一旁嗡嗡地叫,他不理睬,良久伸进衣服拿出只剩下三根的烟,Amora管的很严,可他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又摸索了半会儿,找到一个打火机,来回试了几次也没成功,他看了眼已经有些磨损的打火机,边缘刻着Thor的花体字,Loki嘲讽的笑了笑,毫不犹豫地丢出去,“叮“银色的小物件在黑夜里划出弧线,随后掉在远处,彻底没了声。Loki低头坐着不动。

 

手机安静了片刻,又重新开始震动,Loki本想置之不理,可电话另一头的对方偏偏有他不接不停止的坚持,于是他站起身,突然手腕一下被握住,他感觉一股熟悉的味道飘过来,可身后的人不由分说把他拉上台阶,狠狠吻他。触碰让Loki下意识逃开,他想推开对方,但自己的一只手腕牢牢被牵制住,后脑又被另一只手扣住,吻得蛮横,充满索取般直来直去,血腥味伴随刺痛传入口中,可他下意识软了腿,于是被推到墙边,节奏又变得缓慢,那人闭着眼靠近,古龙水的味道自他颈间散开,灯光下几乎纯白的长发从他大衣里溜出来,他小心翼翼得探索,像托着最珍贵的稀世珍宝。

 

他们站在半黑的后门,阴冷与潮湿,头顶的雨台有水滴滴滴答答的声音,灯光在几米处微弱的晃,而他冰冷的手,被另一只更宽厚的手掌握住,戒指冰冷的触感抵着他的指骨,将他拉入风衣内,拉入温暖的怀抱。

 

他的眼睛有这么绿吗?看起来美得惊人,

 

足有两分钟,Thranduil才放开对方,他低下头用指腹按压对方微微肿胀的唇,并微板起Loki的脸使其与自己对视,刚才小演员眼睛里的坦荡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不知所措,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松软下来,那个盘踞他脑海里几天的想法,终于在这个时刻,由Thranduil头一次表示谦卑地,放缓语气说道,

 

“这样的考虑是需要花费很久的时间,鉴于从前你我的经历,也鉴于现在我们的处境,”他抚上Loki僵硬的背,

 

“那现在呢?”Loki不敢抬头,他拒绝和那双眼睛对视,他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充满迟疑和犹豫,身体也不自在地顿住,但他清楚,伴随着心跳的飞快,他遇到了这样的时机,人一生只会遇见几次的那种转折点,听到命运”砰,砰,砰“地靠近,感受到对方的热息在他耳际吐露,太近了…..可他是无法抗拒的,因为Thranduil全部的视线都聚集在他身上,而他的声音听上去那么充满诱惑,又那么真诚,满是Loki从来没遇见过的,爱于沉迷,

 

“我考虑了很久,发现自己无法拒绝这个念头,而我是个忠于内心的人,于是我想询问,是否有这样的机会。”

 

腹部传来疼痛,心脏开始不连贯的撞击胸廓,每一次吐息渐渐沉重,Loki抬起头,他在Thranduil的眼睛中看见自己,意识到自己扯出一个轻柔的笑。

 

“当然,”紧握的手重新松开,转而攀上对方的肩膀。”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吗?你决定好面对了吗?“

 

这本该是个令他记忆深刻的夜晚,但不知道为什么,Loki只记得灯光照的他晕乎乎,而他们在洗手台的灯光下试探着靠近,然后亲吻,

 

“当然,”

 

“和你一起。”

 

人的一生中,意料之中或措手不及,会有这么几个时刻,命运之神突然冲在你面前,用魔法棒狠狠敲击你,“嗨,你准备好了吗,”他们会虚张声势地问,有时你会无比茫然,手忙脚乱,但还有一种情况是,你的身边恰好站着一位你信任,并且认为可以终身托付这种情感的人,或许你们才认识不久,但没关系,你回过头,他正用鼓励的目光看着你,于是你深呼吸,勇敢地给出答案。

 

Loki想,他等到了。

 

他们回去前,Thranduil打了个电话,他没有回避Loki,并一直握着他的手,但因为Loki脑子很乱,他只听得出那头大概是助理之类的,他们共同走回去,Thranduil在进门前拉住他,(“深呼吸,我们一起面对,好吗?”)Loki在对方鼓励而温柔的目光中平静下来了,他推开门。出乎意料的,场内的人几乎走光了,那通电话的作用,只有Camo,Amora,几个执行制片人,Kenneth,和Elrond,他刚知道的,Thranduil的合伙人兼挚友。

 

“哦,上帝,”Camo捂住自己的嘴,“你们在一起了?真的?”他一顿一顿地转头看向身侧的经纪人小姐,后者第一次毫不掩饰地给他一个白眼,

 

“不敢相信,你的天赋就是把显而易见的事情再说一遍,”她快步跟上Thranduil和Loki的步子,“我以为身为经纪人,我们约定好了,你的行为,你的身体至少得在约束范围内。”她几乎咬牙切齿了,

 

“我很抱歉,但现在,”Loki指指Kenneth,“我们显然得把谈话延后了,”

 

“来吧,Mr. Laufeyson,我为这么认识你难过又高兴,但你们干刚刚给了我们一个非常,非常棘手的问题,”

 

“我们会解决的,(We will fix it)”Thranduil打断他,他握着Loki的手走向Kenneth。

 

当晚,在送给Camo一个永生难忘的告别宴会后,剧组高层加急了紧急会议,宣传和通告改了几个方案,终于在最大制片人的强硬态度下低头,鉴于事出突然,他们双方都有意立刻找一个最佳方案解决冲突,他们签署了几个合同,“绝不能在宣传期内公开,”犹豫片刻,双方正式达成一致,而演员则坐上黑色兰博基尼的副驾驶,扬长而去。

 

第二天清晨,伴随则金色余晖,剧组顺利抵达维也纳,而这场罗曼史,也正式拉开序幕。


——————TBC

 

 

絮絮叨叨几句:

要知道我最近非常,非常忙,但一个多月没更,让我内心无比愧疚啊(*^_^*),所以送来短小精悍,但有大进展的一更,为了迟到的情人节,清明节礼物(这还能一起????)也为了夏校顺利申请成功,那么久不写文非常生疏,看了看前文觉得Loki塑造的太柔弱了,希望第一次尝试没有用力过猛哈哈

还是忍不住分享下,我呢,最近遇见了一个很独特又太好的人,想想和这么平凡的我差距也太大,但还是忍不住试一试,谢谢他,还有某位小仙女姐姐一直的陪伴呢,如果有机会有更多的进展,我们顺利进入一个学校,甚至更多进展的话,送上万字pwp不是开玩笑!

祝福大家,也请大家祝福我哈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