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瑱

【兰博基尼cp】 Then We Fixed It (制片人Thranduil x 演员Loki)

 简介:二流演员Loki正处事业低谷,决定在接家庭喜剧烂片前最后一搏,他瞄准MW的新戏放手一搏,碰巧得到制片人Thranduil的欣赏,而默克伍德先生亲自操刀塑形小明星,让这部电影为自己大赚一笔....总之,我又想写傻白甜了。

并且以本文致敬WHW顶级同人文《Performance in a leading role》

 

Chapter One:

 

1:

参演MW巨制是完全出乎Loki意料的事情。 

 

他住在伯班克五年,开着70年代的道奇,出身RADA也没为他敲开事业的金门,在不痛不痒地接了几个舞台剧,加上片段文艺片客串,真可惜,除了给观众留下了片刻的惊艳,Loki什么也没捞着,他梦想参演斯科特的史诗大片来着,现在依旧只能在午夜场的大屏幕前,和梦寐以求的愿望隔着最本质的区别。 

 

但此外,Loki算个小有名气的摇滚歌手,他为客串的一些独立影片写过歌, 并且油管和Billboard上的金曲也不少出现他的名字,对于圈子里同样才华横溢的歌手,他们缺少的大多是一个把天分展现给世界的机会,Ronald Howard瞄准了他,决心在自己的新片里借助他火焰般疯狂的节奏让自己的两位赛车手间碰撞更强烈,但实际上,他也只让Loki和其中的一个碰撞了,那就是Thor Odinson。 

 

与Loki完全不同,Odinson是曼哈顿举足轻重的家族之一,所以Thor从小住在价值一亿美金的豪宅,开私人游艇和跑车长大,身为Odinson家族的长子,他却一意孤行长大后成为了业余赛车手和演员,他身形高挺健美,有着一头灿然的金发,看起来更像澳洲海岸长大的阳光男孩,这圈子里不乏喜欢同性的人,而Loki是其中一个,他十六七岁时就觉得男性杂志封面的健硕肌肉对他有磁石般的吸引,刚出道不久就正大光明在推特上出柜。于是一切发展的顺理成章。

 

他们在片场打得火热,无疑Loki的单曲和Thor的表演都让这部片子最后所向披靡,可在他两还维持着BFF(Best Friends Forever)时,片子就先行杀青,然后一切变动让Loki措手不及,Thor挥挥手一身轻地回到皇后区,但Loki所有的片源歌单被打入冷宫。那段时间他陷入僵局,偶尔在酒吧演出,就在这时,他的经纪人兼助理一通电话把宿醉未醒的Loki吵醒,Amora把他叫到办公室,一边递给他一杯醒酒茶一边坐下,

“鉴于你最近的空窗期,上头决定给你签下一个长工,家庭喜剧片,为期三季,”她宣布,一边不动声色地转动手上的原子笔。

 

Loki瞪大眼,即使宿醉的头疼在身体里叫嚣,他的身体也先于语言做出反应,他猛地站起来,差点碰到面前的茶杯,

“你没在开玩笑?”他愤怒的吼叫,“那些片子会把我彻底毁了的,你猜怎么着,每年抽出几个月飞到比弗利的小公寓和一群B级片演员聚在一起,然后就这么过几年,直到有一天我迈进了三十,而所有人对我的印象还是第一季戴怪兽头套的男孩,”

 

“恕我直言,那是红透过的大佬最好的抱怨,但就我们现状的境况来看,这不算差的,”

 

“哪怕《风中之寂》这样的片子也没有?我以为Jim对我的表演还算满意,”

 

“或许他是,”Amora犹豫了一下,她看着面前的青年,面露难色,“但实际上,票房对文艺片的反响并不算好,而你正得靠这些吃饭,”她摊开面前的合同,叹气到,“而之前公司刚刚签下百万美元之夜里赢得头筹的Benjamin,我恐怕你的新歌也即将被盖住风头了。”她见Loki哑口无言,有些不忍,但还是硬着心肠,

“你得清楚,在一个机会把你展示给世界之前,你往往得等上很久了……而一时的妥协并不算耻辱,”

“可在《极速风流》时可没人这么说,所有人都认为....”

 

“你也知道这一切的原因的,你惹了不该碰的人,有人正为此生气呢,但Thor呢?Thor一次也没帮你出头过,或许他也没在意这些,”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狠狠攥着手中的笔,“Amora,你知道这就像个怪圈,一旦接下去就很难转变,而我已经二十七了,”

 

这下Loki又一次把难题抛回给Amora,他面色苍白,完全看起来是睡眠不足又虚弱的样子,向来整齐的服装翘起一只袖子,此时正眼巴巴地看着Amora,

 

“实际上...”Amora被他的绿眼睛看的有些心软,她不自觉地拉开抽屉,“实际上....也不是完全没法挽回,”然后他看见Loki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些,

 

“你知道,MW正准备请Kenneth操刀,他们明年打算上新片,改编小说,实际上带了一点神话意味在里头,我不能说那片子有多奥妙无穷,但至少有些意思在里头,而Josh似乎对那角色颇感兴趣,”

 

“等一下,你是说....”

 

“你知道公司不想让演员私底下竞争这些,但我看过剧本,早在Josh之前就有人在肯尼斯耳边提起过你,而这一块,带神话的浪漫色彩的,我想你能演绎地很好,”

 

“况且据说MW的CEO Thranduil Mirkwood可能是这片的制作人,有这么一个大佬当靠山的片子投资上不会心软,他们正准备用这片挤掉对头TLM(The Lonely Mountain)新人参演的《流浪者之歌》,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瞄上这部,但如果能成功,一定能成为你事业的新跳板,”

 

但Loki打断了她的话,他一下子从座椅上站起来抱住Amora,全然一改宿醉的萎靡模样,亮晶晶的绿眼睛深情地看着Amora,她一下子意识过来,这小混蛋在这儿等着我呢,

“我会把握住这个机会,我可讨厌那对橡木盾兄弟,谁能容忍拥有这么奇怪姓氏的兄弟在抢走我的第一后又毁了我的电影!”他结结实实在Amora脸上亲了一下,又绅士地拉起对方的手,无视女人气的通红的脸,

“把剧本邮件给我,我准能拿下他,”说罢他把笔丢回桌上,迈开长腿准备走出办公室,然后半路又停下来,“无论如何,周末得务必带上Lorelei聚一聚,如果我能成功拿下这角色,就如她的愿请她在那家康纳餐厅大餐一顿!”在Amora出声回应之前,他已经三步并两步离开屋子,Amora气恼地缓了缓,随后转头骄傲地看着身后墙上挂着的海报,Loki正穿着白色西装深情款款地望向远方,那是他们第一次创作出成功,被提名奖项时的宣传,

“但愿吧,”她小声嘀咕。

 

2:

Loki弓着背,他把剧本放在仪表盘上,全神贯注地把自己投入到剧情里,把矿泉水放在副座上,像运动员做最后的冲刺一样专注,他在为半小时后的试镜做准备,在此之前,因为Amora的高效率,他在当天就重新拿到了剧本,由助理为他连线肯尼斯后,他就完全把世界抛在脑后,专心致志地当起了坑剧本机器人。

 

这算是Loki为数不多的好品质,他算才华出众,但绝非天赋异禀,并且为人傲慢,但对待演戏和歌曲,都是一顶一的投入,他天生就该干这行,从前Amora大多数嘲笑“即使世界灭亡也没发把入戏的Loki拖出来,”的确如此,这点也成为他虽然不算顶级出色却在合作过的剧组大多口碑不错。

 

Loki把车停在曼哈顿的第五大道边上,头顶的皂芙树嫩绿而浓密地投下阴影,尖锐的刺却从翠色绿叶里生出来,在阳光照耀下变的几乎透明,他眯起眼靠在靠椅上休息,一边打量繁华的街道,美利坚繁荣的心脏,宽敞街道两边的玻璃折射着明晃晃的光,他没有来地有些走神,

 

他自认把剧本吃的透彻,奥兰多式的传奇人物,游走在光怪陆离的世界和人群中,得靠完成仙宫之母指派的人物来洗清从前的罪名,Loki对这小角色没有来有了些好感,他闭上眼,感觉到鲜活的人物在心中闪烁,

 

我能把那角色演活了.

 

于是他心满意足,停下来最后整顿仪表休息,Amora跟着她的妹妹Lorelei四处走场去了,女人兼职两人的经纪人和助理,但Loki和Lorelei早已习惯独来独往出入片场,所有小角色打拼上来的人都这样,不像那些大人物,Thor拍戏时总得带上一群金发辣妹忙前忙后……

Thor……想到这个名字他的太阳穴猛跳,内心翻滚起酸涩和怨恨,那些助理客套的公事化回答和男人在片场勾在他肩上的手,和从来没有过的回信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Loki深深呼出一口气,然后气恼地把笔丢回副座上,世界又不围着你转,况且我他妈才不是追着你跑的小姑娘,

 

他正怄气,突然阵阵轰鸣使耳膜震动,Loki才转头就看见一辆灰银色超跑疾驰而来,流畅锐利的车身像水中跃然白鲨般气势汹汹夺路而去,在身边一晃而过,愣了几秒才看着这辆巨兽携风离开视线,车主带着墨镜极快地闪现,隐约看清一头浅色金发。

 

3:

撇开高贵出身助力这一因素 ,Thranduil Mirkwood不能不被视为凭借自身手腕爬上顶端的传奇,他的私人助理Tauriel这样评价:如果你说乐观人士,那他一定不是,有时你和他说一件好消息,他会把这变成一个坏消息,顺便从无论何处扣除几个铜板,然后大门紧锁回到他腐朽冷漠的王国里去。

而他的的CTO Galion则言之凿凿地把他描述成一个冷酷无情的暴君:“看看他所有的日程就好了,他不是喜怒无常,而是心情从来没好过1⃣️,”但无论如何评价,他确实是个泰然自若,头脑顶尖的大老板。

 

Thranduil 今年37岁,身高6英尺4英寸,身长高挺,留着一头埃尔达标准的璀璨金发,表情阴郁,他是欧洲裔,来自某个富裕岛国王室,家族姓氏是Mirkwood,他谨慎,高傲,听的比说的多,在拥有良好家族人脉的情况下坐拥自己的商业帝国,从北加州的拿帕葡萄酒庄园到好莱坞3000多位雇员的制片公司,从某些标准看,他已经非常成功了,

 

他在这一行工作近二十年,现在转型成为董事和制片人,负责为大小影片雇人和开支票,《天堂特派员》虽然是今年的新剧,但实在话是他也并没有对玄幻小说改编的半商业片有极高期望,他手下还有好几个片场,虽然他的独子,今年五岁的Legolas对此充满期待,

 

清早他照常来到试镜点,而他之所以把试镜定在市中心是为了在结束后之前前往公司开股东大会,且不必把他崭新的Monza Lisa丢在路边,Thranduil在车这方面和其他富豪一样情有独钟,亲自驱车,在较空闲的周末听着引擎咆哮驰过城市,他带着还算不错的心情从车上下来,把车钥匙抛给接侍,摆正斜纹领带又大步走进电梯,他板着脸像往常一样走近片场,感受到每一个人投来的敬畏而小心翼翼的视线,Thranduil早已习以为常,他将风衣递给助理,一边接过早已准备好的红茶,

“准备开工,”他宣布到,然后大步走进放映室,像往常一样完美地不出一丝差错。

 

4:

 

Loki在面试酒店外重新看到了那辆兰博基尼,而和所有男人一样,他完全没发把眼睛从这个漂亮家伙上移开,

“哦上帝,资本家啊,”他小声嘟囔,一边掏出手机准备来一张,青年弯腰或踮脚站在车前咔嚓几次,最后看了看表,走进酒店,而在此同时,酒店侧面前来停车的侍者与他擦肩而过,

 

“看到个大蛮牛,今天曼哈顿最耀眼的伙计,”五分钟后,一张被抹去车牌的照片已经上传ins,而Loki则走入剧场,所有人都把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了。

  

他表演的不赖,从穿上戏服走出来的那刻起,剧本只有几页纸,短短几分钟就能念完,但他加了一些自己的东西,而所有人都安静地看,Loki完全就是剧本里那个狡黠而极富魅力的特派员,他举手投足都带着某种让人不自觉的喜欢和微笑。而在此时此刻,在经历近五年的空窗期和颓废后,站在这间不算宽敞的试镜室里,Loki穿着戏剧化的绿色长袍,五个月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某种魔法再度注入他的身体,他感觉自己又再度活过来了,这种喜悦像火花一样点燃他。

 

换做在五年前,他才从RADA毕业就片酬邀约接踵而来,凭借足够出挑的脸蛋,观众都爱死他的绿眼睛和歌喉,在《极速风流》刚刚上映的时候,所有鲜花和掌声都齐齐拥在他面前,但随着Thor的离开,他意识到确实有什么改变了,他的确惹上了什么大人物,然后他的片源变成了客串,商业烂片,最后连约谈都归于寂静,并且只有小小酒吧里稀少的听众,上头也不在对他抱有希望,准备替他签下长期片源....可现在一切都能改变,只要他拿下这个片子,一切能改变。

 

 

5:

 

Thranduil花了一个上午呆在摄影室内,撑着头注视着Kenneth和其他执行制片人站在场外和各色演员交谈,随后一同走回摄影室,挨个看着他们一个个穿上戏服,站在空地中央重复一摸一样的台词,

实际上对他来讲,面试这么一个商业片角色算不上多重要的事,但早餐的Legolas已经吵了半天要新试镜的录像和前面,他迫不及待看“我最爱的角色活过来”,想到Legolas扒住他衣角眼巴巴地样子,他的内心软了许多,私人助理去后台讨要签名,Thranduil则百般无赖地在此等待。

 

在他看来,任谁戴上那顶滑稽的尖角头盔都不至于都有意思,肯尼斯则永远一个耐人寻味表情,他们等着一个金发的大男孩走下舞台后,助理送上来满的咖啡,一个高挑的黑发青年在拐角处走上楼梯,然后凭借长腿一迈,轻轻松松地跨上舞台,他先是转身朝背后的助理微笑把剧本递回去,看起来想脱稿上阵,出乎意料的是,那顶滑稽的金色头盔戴着他头上倒不显得违和,他转身,让墨绿色斗篷在身后转出一个漂亮的弧线,他转过身,露出一张略显天真的脸,极富英伦味的精致,唯有一双绿眼睛透露出点点怀意。

 

然后这个漂亮的男孩开口,Thranduil意识到对方是谁,Loki Laufeyson在前几年初露头角时锋芒四射,而他的每一张专辑都被Elrond家的两个叛逆孩子回放千百遍,但近几年来无论是演戏还是新歌都后劲不足,来来回回也只能在文艺片和商业片中翻腾,看不出深浅。

 

Thranduil正想着,灯光一下子暗下来,他隐约看见Loki的金色头盔闪现微弱的光,然后是一束照在黑暗中央的亮光,接着他听见斗篷沙沙的拖地声,而随后是整个绿色的斗篷背对着众人出现,他满满转身,雕塑般丰锐的侧脸随着抬头露出了,随后是整张脸,Thranduil大概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在Loki第一次出现就着迷的原因,在光线折射下他能看对方浅绿色漂亮的眼睛。

根本不用台词,Loki仅仅是站在那里,那角色就一定得是他的了。

 

6:

 

Loki兴致勃勃地将头盔取下来,他站在一边,准备等待最终结果宣布,内心都是满足,但当所有人一一鼓掌,但他看见Kenneth一脸微笑地走向站在墙角的Josh时,他的脸色变的苍白起来,Kenneth扫了他一眼,眼底带了几分抱歉,刚才的满足一瞬间像空气一样抽走,

“可...”他发现喉咙像塞了一块钢铁,粗糙的说不出话,舞台上的灯火烤的他浑身发热。

Kenneth正要和Josh握手,却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摄影室内大步迈出,那人顿了顿,所有人都像按了暂停键一样停下来,包括正缓慢走向出口的Loki。

 

“Loki Laufeyson会成获得这个角色,”那男人穿着不俗,有一头浅金长发,看起来气势逼人,他顿了顿,浅色的眼睛扫过Loki,再扫过周围的一众,

“而我会成为这片的制作人,”

 

 

 

 

7:

———L

———“想吃什么lol!”

———今天上午12:37

 

 

 

Amora的手机震动了下,她回头,一边像座机那头的客户抱歉了下,一边伸长手,她划开屏幕,愣了好几秒,眼睛慢慢瞪大。

 

 

 

 

 

 

 

 

 

 

 

注释:

1⃣️:原句描述《黑道家族》导演大卫·切斯。

2⃣️:Amora&Lorelei:阿莫拉和罗莱拉,皆出自Loki个人漫画《仙宫特派员》,是来自阿斯加德的一对姐妹,都和Loki与Thor成为过情人,Amora甚至在某个主世界和Thor成婚生下Magini,在大多数情况下被视作狡猾且魔法高深的小反派。

3⃣️:Josh的原型大家可以搜下,据说曾经也试镜过Loki嘿嘿

【兰博基尼cp】 LONDON HAS FALLEN 伦敦沦陷 03

Chapter Three:

黏稠而炎热的空气中,洛基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带着色彩的回忆在脑海中像全息影像一样一幕幕浮现,他自小是最顽劣又不省心的那一类,所以从草坪上的高尔夫聚会到三一学院外伦敦彻夜飙车,如果不是那张烫金的邀请函…随后金色的灯光渐渐闪烁,他还没从草坪树叶青涩香气里缓过来,高大而富有压迫性的王储就背着光走来,还不是国王的瑟兰督伊用浅蓝色的眼睛凝视着他,于是他又死心塌地地走近默克伍德的王宫,和王储一起站在聚光灯下,尾戒在交握的手上璀璨如黄金。
也不是那么死心塌地…因为洛基恨那些条条框框,像恨那些无时无刻不在闪烁的聚光灯一样,但他看到国王回头亮的惊人的眼睛,和他背后空空如也的大厅,那种沸腾的厌恶又渐渐平息下来,他想起温莎公爵身边的美国女人,一种强大而疲惫的叹息又在他心中响起,

喧哗的声音渐渐在他耳边平息,换为一股柔和的安宁在他脑海里盘旋,巨大的安全感像海绵一样包裹住洛基,他感到疲惫的身躯都渐渐伸展,睡意像海浪一样袭来。我想就这样睡去…

“洛基,”冰凉的液体落在他脸上,

“洛基,”潮水般的睡意一点点驱散,

低鸣声渐渐消失,转换为破损的风声,还有拉链划开,皮鞋踩在草坪上的闷声,他费力地睁开眼,国王正半靠着舱壁,或许只能称得上残骸,搂着他,用一块不知道那里找出来的毯子,而默克伍德国王那头打理的油光水滑的长发也散乱开,他额角有一处不小的伤口,几缕烧焦的黑烟在他焦急转为惊喜的脸后升起,

在原地休息了片刻后,国王半搂着伴侣蹒跚离开,机舱里的驾驶人员的尸体已经冷却,而随后不久,摩托车轮摩擦草坪的声音出现,一群黑衣车队迅速驶向两人消失的残骸边,个别人停了下来,摘得头盔走进飞机内,其余人则跟着耳机指令继续,他们腰间都别着一把枪,黑色的枪管发着寒光。

也不是那么想睡去…洛基望着瑟兰督伊,他比从前看上去老了些,但他仍然小臂曲线绷的紧紧的手依旧牢牢抓住洛基,和平常一样,永不放开。

+++++
距离莱戈拉斯和同胞兄弟碰面已经过去几小时,几小时内人群连续爆发出三次哗然,直到最后一次高大的金发警署公然站在指挥台上,气势汹汹地指挥警员有条不紊地抓住起哄人员并威胁要把他们丢出门才平息下来,为此莱戈拉斯终于对这个叫索尔的总警署多了一丝丝的欣赏。

他用George Cleverley的手工皮鞋跟蹭着地面,烦躁又苦恼地抵着胀痛的鬓角,在不久之前莱拉德正软磨硬泡地劝他的女友先一步跟随护卫队前往大使馆,暂时脱离SAM威胁区域,在送走了泪眼婆娑的婷多米尔后,就剩下莱拉德,莱戈拉斯和阿拉贡三人狼狈地站着面面相觑,勉强保持场面的平静。他的这位同胞弟弟向来对自己的男友保佑敌视,于是此刻莱拉德扫了一眼十指紧扣的哥哥和总负责人,扯扯嘴角在对面坐下翻出口袋里的烟,
“你猜什么,原先我以为至少得经历一番艰苦卓绝的奋斗,”莱戈拉斯毫不客气地瞪了弟弟一眼,顺便忽视阿拉贡讪讪的笑把手拉的更紧一点,“据我所知,还没有什么法律能阻止Omega去找他的Alpha,况且我们又不活在勃朗特的小说里,”

莱拉德先是一惊,眯起眼睛看同胞兄弟,默克伍德国王的长子是个Omega,但这也没阻止他成为一个和身为Alpha的莱拉德一起爬树打架的小伙,他们一块长大,拔高身量,锋利了轮廓,直到有一天埃尔隆德带着留学归来的养子出现…他们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直到莱拉德忽然咧嘴笑起来,然后用最认真的眼神把眼神转向黑发男人,“这是欧洛斐瑞恩家族最珍贵的财富了,”阿拉贡也珍重其实地望着他,没松开莱戈拉斯的手,“你把莱戈拉斯带来佛尔克范哥,就得负责把他安全带回去,至于别的,我剩下回去再解决,”他忽视莱戈拉斯气呼呼的嚷嚷,“向我保证,阿拉贡,”

那稳重的黑发男人站起来,用最真诚的语气回答,“我向你保证,一生如此,”

莱拉德抓起桌上的水灌进喉咙里,注意到正站在警厅中央的索尔正在盯着他们看,他挪开视线,装作没看到,也没那个心情,
“希望情况好转起来,不然三个凑在面前的默克伍德王储,足够凑齐一场盛宴,”
+++++
伦敦司空见惯的阴雨绵绵带来一片铁灰色的天空,洛基回头看见瑟兰督伊正在别扭地调试他的手机,随后不耐烦的国王从背后扒下米粒大小的移动追踪器,丢到垃圾桶后拍拍手离开,一边拉着洛基敲开锁着的地铁门,一边对依然闪亮的监控摄像比了个六,
“感谢HBO,至少我得比斐迪南大公死的晚些,”国王一边感叹一边接过洛基的手把他一把拽上断截的电梯,他们朝小路从地铁穿过,然后直接去佛尔克范哥的军机六处,暂时看起来没有更加安全的所在,积水弄脏了手工皮鞋,大公还跑得不紧不慢,他一边抬头看着天花板缝传来的灯光,一边不动声色地拉过伴侣,洛基叹气,一边主动从伴侣身侧摸出手枪,

“话别说太早,”手枪上档发出冰冷的机械声,“或许我应该告诉你,不然日后没机会了就可惜了,”没等国王回答就有一道手电筒照下来,随后是劈头盖脸的子弹亲吻地面,国王屏息沉默片刻,把洛基推进仄道,
“呆在原地,”

保险栓叮当落在地面,随后火光映亮了阴暗的过道,枪声迅猛地交火起来,弹道凶猛地在身边擦过被惊险避开,背后又传来通讯对讲机和脚步声,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枪声响起,瑟兰督伊惊地回头,戴面具的全副武装Alpha已经倒在地上,正中眉心的弹孔渗血,洛基正喘息举着手枪正面而站,
“我前不久参加了集训班,”他的伴侣风轻云淡地介绍,大公喘息着为他抚去带着血渍的黑发,一边挣扎地上前吻上去,片刻之后两人又赶紧分开,随后迅速跑向出口。
+++++
“规划口是佛尔克范哥的地铁口连向整座城市的中转电站,我们的士兵现在已经掌握西区老城道部分,现在正在抢救东区,”总警署把两位王储和负责人带进了指挥室,那金发男人如是介绍,一边指点屏幕上不断跳动的红点,“这三个位置是已知的索伦具体对接点,已经有警署前去,但暂时还没发现贵国首脑,”莱拉德对此耸肩,“他的两个儿子在十几年前的爆炸案里炸断了腿,但却没丢命,历史遗留问题,”

“那我们算是跟丢了?毫无线索了?”莱戈拉斯把自己丢进椅子,眼睛直直盯着大屏幕,阿拉贡在前不久才低声告诉他飞机坠机问题,默克伍德方面堪堪恢复联系,而至今与父亲失去联系已有三个小时。气氛一时陷入僵持的死寂,索尔忍不住回头看着两位金发的王子,无名的思绪占据了除了特发事件以外的焦躁之情,他们长得完全不像洛基…

“有默克伍德方面特机,是专线,距离佛尔克范哥只有一刻钟的路程,”画面和对话框突然截进,随后是埃尔隆德的声音,“查询用电量,我们的专家勘测到了两个高消耗的用电点,这在现在绝不寻常,”他皱眉的画面出现在大屏幕上,“时间快不够了,必要时你们两应该提前回来,”还没等两人辩驳,又是一幅突然跳出来的监控录像,“目标人员核实,”带耳麦的女人毫无感情地报告,“东城地铁入口,”

画面被调大,是国王不甚清楚的画面和手,隐约看得见王后跟在他身后,莱戈拉斯顿了顿,随后缓缓吐气,心情顿时轻懈许多,“可这个六是什么意思?”

一旁沉默许久的阿拉贡突然抬起头,他似乎想到什么,紧紧盯着模糊的画面一阵,然后脱口而出,
“军机六处!国王是左撇子!”
+++++
“希望最糟糕的情况不会发生,”在经过一番盘问后瑟兰督伊和洛基终于稳当地来到了隐蔽的公寓,高大的非裔保镖扛着枪站在门外,而冷静的接点人员正有条不紊地和总部联系,在这当口,瑟兰督伊有条不紊地为自己找来了一杯威士忌,酒精暂时麻痹了他后颈擦伤地疼痛,他又顺便给洛基倒了一杯,“再不济我们儿子和女儿还安全带在默克伍德,除了不知道跑到哪里的埃勒瑞尔,”

洛基只是微笑,唇角的弧度清浅温柔,“我亲爱的瑟兰…”他咏叹调般地开口,“鉴于日后也许没有机会我只能对你坦白,莱戈拉斯和莱拉德都在佛尔克范哥,而埃尔隆德家的养子正在和你的大儿子约会,我已经同意了,”

“噢,维拉,”瑟兰督伊明显强忍怒气,他几乎咆哮,“我从没同意过,而且这下我势必得活下去好好拜访一下埃尔隆德!”他刚想上前一步询问却被监控大门的图像所吸引,十余个穿着阿斯加德警服的军人正从前门探寻,“是国家护卫队?”

“我恐怕不是,陛下,”画面一下子亮堂起来,带着擦伤的陶瑞尔和莱拉德以及莱戈拉斯出现在画面上,外加一位陌生的黑发男人,瑟兰督伊不需要问就知道他是谁,但此刻恐惧冲散了他们成功对接的喜悦,
“现在才过了五分钟,无论如何队伍不可能那么快赶到,”随机后门开始响起枪声,门外的保镖顿了一下,然后提枪离开,连一旁的工作人员也严肃地起身,“而他们监控的方式就是我们的CUV系统,”

瑟兰督伊右手无名指上的细长金戒指烫的他甚至皱起眉,而洛基微凉的手恰轻轻握了他一下,他回头,看着自己的伴侣认真地注视着自己,眼睛亮的惊人,
“我本来计划这次会面后就飞去贝尔法斯特的滨海公寓和你分开一段时间,但是现在,”他闭上眼睛,把额头抵着国王的下颚,“我改变计划了,如果我们都能活下来,那一直当你的辛普森也没什么毕竟上帝对我一点也不公平,而我总得烦恼又忙碌,”
国王平生第一次感觉到眼眶些许酸涩,他搂过洛基的头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力气之大几乎把洛基的手捏碎,
“我明白,”他用自己的心一同回答,随后声音被翻滚的枪火声和王储的尖叫一起吞灭。

————TBC


这次之后居然还得有一更????拖延症的仰天长啸啊!!!下一次又轮到更虚荣年代于是我又不知道这篇完结何去何从QAQ